我答应了那拉扎,看了一眼外面车,心里也是不太愿意,可是也许是一件好事,我没阴灵车了,那有事再找就找那拉扎,那大爷了。

  那拉扎给我拿了一个小瓶子,里面装着黑色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

  “你拿回去,在吧台前,撒上一个圈儿,大小你看着弄,晚上过十点的时候。”

  我要上车,那大爷伸手,我犹豫了一下,把车钥匙给了他。

  “那我走回去?”

  那大爷真牛逼,一个电话,来了一辆马车,靠。

  “你叫马车,坐坐马车也是一件挺爽的事情,把他送到车站就行。”

  那大爷“嘎嘎嘎”的笑着。

  我有掐死那拉扎那大爷的冲动。

  坐上马车,一个小时后,到车站。

  回到店里,郑敏问我车呢?我说送人了,郑敏愣愣的看着我,半天大笑起来。

  她很少笑。

  “你笑什么?”

  “你真可爱,也大方。”

  她上来亲我一下,跑出去了。

  我坐在那儿发呆,这事我也管。

  我去王天玉那儿,叫董晶出来,告诉她事情。

  “真的麻烦你了。”

  “到时候别忘记了,我要我的那一体。”

  “嗯,不过听王天玉说,人是三体一身的,她说你少了两体一身。”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还有一身的说法。

  “身就是身体吗?这不是我的身体吗?”

  我拍了一下自己。

  “你这是实体,还有虚的一体,人是虚实相合的,我不知道这些,不说了。”

  我回店里坐着,这特么的,我的一体也没有了,还活着,简直就是命大。

  毛艳打电话来,说用阴灵车,有活儿。

  “我的车送人了,别找我了。”

  我挂了电话,感觉车给那拉扎那大爷,轻松了很多。

  可是事实上并不是这样。

  毛艳跟屁股着火了一样,跑来了。

  我发现,毛艳的屁股越来越大了,性感冲天。

  “马车,你有病吧?那是你的灵车,你的阴灵车,那不是什么普通的车,那不能送人,那等于送命。”

  “几个意思?你就特么的送人了,怎么样?”

  毛艳上来就给了我一个嘴巴,那手太快了,那腿也快,我反应过来,她人都没有影子了,我追出来,没有看到毛艳。

  “你大爷的。”

  我喊了一嗓子,王天玉出来了。

  “哟,马车,发什么疯呢?”

  “一边呆着,小心我咬你。”

  我回店里,王天玉就进来了。

  “马车,有病吧,你?”

  “我把车送人了。”

  王天玉愣了半天,转身就出去了。

  没过一个小时,姚飞来了,看来是毛艳让来的,想告诉我什么。

  弄酒菜,坐下喝。

  “马车,你的车真的不能送人,每一个都有自己的灵车,你的灵车能出现,也是阴德积够了,就是上辈子的,才出现,阴灵车就是你的一部分,你丢了,就如同丢了半条命一样,这样你会倒霉的,而且你也活不过三年。”

  这话听得我有点哆嗦,那拉扎那大爷应该最清楚了,他玩得也是太大了,那拉扎,你干你三姥四姐的。

  姚飞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他让我要回车。

  姚飞走后,我让郑敏早点睡。

  坐在吧台,十点一过,我就把小瓶子里的黑色东西,倒成一个圈,等着。

  那鬼来了,还是白色的衣服,披着长头发,我怀疑鬼是不会换衣服,也不会换发型,死的时候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子,这是我想的。

  她进来,就走进了那个圈子里。

  “马车,你要说服董晶,你和她生一个孩子……”

  她说到这儿的时候,就闭嘴了,然后面目狰狞起来,吓得我一哆嗦。

  “马车,你,你……”

  这鬼瞬间就跑了,留下了白衣服,还有一把头发。

  那拉扎那大爷突然就进来了,拿起衣服和头发,放到一起,把门关上,就点着了。

  惨叫声,把郑敏给吓醒了,跑出来。

  “没事,没事。”

  我抱着郑敏送回房间。

  再出来,那拉扎那大爷已经喝上了。

  “小子,事办法了,车给你还回来了。”

  “那大爷,你不是要那车吗?”

  “那是你的命,半条命,我不过就借一下,不过你要自己去洗车。”

  那大爷得瑟着走了。

  我跟出去,那车就在外面。

  那大爷奔着红灯区去了,这一折腾,又要了他的半条命,可是他就愿意这样折腾。

  但是我觉得不是什么好事,那大爷不占点大便宜,是没完的,不会这么轻松的就搞定这件事。

  第二天,我就病了,倒下,一点也不能动,跟要死了一样。

  郑敏叫来董晶,把我弄到医院,就是检查不出来什么毛病,住院。

  我让郑敏给张明打电话。

  张明过来了,看了我一眼,让其它的人出去。

  “马车,你的阴灵车出问题了。”

  我说了事情,张明说。

  “那拉扎借你的车干什么了不知道,但是不会是好事,让你洗车,可是不是我们平时的普通洗车。”

  我愣住了,不是普通的洗车?那就好好洗,洗个车能用多少钱?

  “阴灵车洗车,你要找到阴灵车的洗车房,可是我不知道,你得找张震,他也许知道,他跑私灵,还有13号阴灵车。”

  张明走后,我给张震打电话。

  张震第二天才来。

  我说事情,他听完,半天没说话,看来这洗车也这么麻烦吗?

  “我知道是知道,但是也不是随便就能洗的,他们洗车要的不是钱,而是其它的东西。”

  “什么东西?”

  最●新0章●i节上酷匠网oH

  “这个我得问,他们都不太固定。”

  张震晚上十点多打电话。

  “是一个机会,你现在住院,正好,有一个人,一个小护士,让她带一件东西到北墓就可以了。”

  我就是想不明白了,这肯定又是阴世的人。

  “其它的人可以吗?”

  “不行,你跑过阴差,但是你的阴差跟这个不同,这是限阴,限定跑阴差的,专指的一个人。”

  “那好吧,把东西拿来,我会想办法的。”

  东西拿来了,竟然是一块骨头,张震告诉我,这是那个人的骨头,一直就缺这么一块,他在阴世里找人,把骨头找到了,这个小护士当年的母亲是这儿的医生,做手术的时候,操作上出现了失误,把这块骨头给弄出来了,让这个小护士送去,就是还一个债,她的母亲三年前死了。

  我闭上了眼睛,阴世的一些事情,我想不明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