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小丁不知道灾难已经来临了。

  我说我是华小毕业的,那年我们班发生过一件事,有一个叫郑敏的死了,死在了厕所里,现在死因不明。

  丁小丁装着镇定,我看出来了,他内心是慌乱的,说有事要走,我没动,推门,没有推开,他已经知道事情不好了。

  他犹豫了一下,回来坐下,倒上酒,干了。

  “我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

  “我想知道真实事情。”

  “意外,全是意外,真的,是意外。”

  丁小丁捂着脸哭起来,一个男人哭了,代表什么?一个是无能,一个是无辜。

  我宁愿相信最后一种。

  郑敏的死,当年对我的刺激有多大?如果不是她,音乐老师给我的伤,恐怕是一辈子也好不了的。

  丁小丁告诉我,他刚到学校也是没几天,进错厕所了,看到了郑敏,她看到他,尖叫起来,他害怕了,一下就捂住了郑敏的嘴,没有想到,就死了。

  这是意外,我愿意相信。

  “除了这个呢?”

  丁小丁说没有了。

  “丁小丁,如果没有了,这只是一个意外,当年的事情没有弄清楚,现在清楚了,如果我报警,你就是死。”

  “不,不,郑敏没有死。”

  我闭上了眼睛,看来娄青在花厅看到那个人就是他了。

  “你为什么那样做?”

  丁小丁告诉我,他做恶梦了,梦到郑敏没有死,又活过来了,就是停尸间里,我害怕了,真的害怕了,如果她活过来,那我就死定了。

  他去了花厅,郑敏缓过来了,刚从冷柜里出来,他想掐死郑敏,就发生了那一幕。

  丁小丁,你把事做得太绝了,那只是一个孩子,误会也是解释开的,可是你竟然这样做。

  “我是没办法,在网站传有太多,什么老师跟学生怎么,怎么样,我根本就解释不清楚,我刚当上主任,我的前途……”

  去你大爷的,你前途?把人害死了。

  我给周强打电话,让他回来把门打开。

  “你可以走了,不过我告诉你,当年校长和音乐老师是怎么被灵车拉走的,你也同样会,每天天黑后,一天到天亮,每一时每一刻。”

  我轻轻的说着,丁小丁的汗跟水一样的流下来。

  丁小丁走到门口,差点没摔了。

  我坐着接着喝,郑敏真的没有死,那么她为什么不回家呢?

  是吓傻了?找不到家了?失忆了?

  没有想到的是,丁小丁死了,从我这儿走后的第三天死了。

  警察找到我才知道。

  我被带到了公安局,他们问我丁小丁的事情,我说不认识他。

  我不想惹上麻烦,当时我还不知道丁小丁死了。

  X、更》h新#最快☆上N酷4%匠网g,

  警察就是问我,我和丁小丁什么关系。

  这些事情说起来太复杂了,恐怕一时半时的也是说不清楚,我猜测着,丁小丁报警了?他还敢报警?

  一直到警察说丁小丁死了,死的时候在一张纸上写下我的名字,只有一个名字。

  这丁小丁是想坑我。

  “16年前,有一个案子,郑敏。”

  我说这事,他们会去查的。

  那个案子调出来了,警察说,跟丁小丁没有什么关系。

  “那丁小丁的死跟我也没有关系。”

  “是,认定了,自杀,但是他不是受到了什么威胁才死的?这是我们要知道的。”

  我不得不说了,前前后后的,我都说了。

  警察愣了很久。

  “郑敏还活着?”

  我点头,如果郑敏还活着,那么我就会没有事情,丁小丁这件事我无法说清楚,他自杀了,只写了一个名字在纸上,那是我的名字。

  警察问我郑敏在什么地方,我摇头,没有说那个地方,我说是猜测的。

  警察差点没抽我。

  天黑后,我被白丽敏接回去了,警察说,随时会找我的。

  回到店里,白丽敏坐在那儿喝啤酒,不说话。

  我看着周强,他给客人端东西。

  白丽敏突然站起来。

  “跟我走。”

  白丽敏竟然到对面王天玉的酒吧去了。

  她找了一个角落坐下,我也坐下,接着喝啤酒。

  “马车,我跟你说实话。”

  白丽敏是应该跟我说事情说清楚的时候了。

  “马车,我不让你找郑敏,是有原因的,当在我跟你好的那天,就有人告诉我,关于郑敏的事情,娄青告诉我的,郑敏当年逃脱掉了,如果没有娄青她就死了,但是郑敏有一缘没了,所以她命中不应该死,这一缘就是你。”

  “这个,缘不缘的,那并不是说有就有的。”

  “人的命,命是有走向的,我不想多说,你们这个缘不了,我们没办法结婚的,我也要离开你两年,两年之后,看你们的缘能不能断。”

  我当时就慒了。

  “小敏我爱的是你。”

  “这个我清楚,也许你不懂命向,来了你阻挡都不行,我不想让你去找这件事,但是你还是找了,就是不找,也会来的。”

  白丽敏说完,走了,我傻在那儿。

  王天玉过来了。

  “帅哥,上火了?”

  “小心我抽你。”

  我小声说,王天玉小声说。

  “疯狗。”

  我出了酒吧,在路上走着,白丽敏说的是真的吗?还是她想离开我,找的借口呢?

  我瞎转,半夜才回店里。

  进屋就睡。

  早晨周强把我叫醒,告诉我一个人送一封信来,在吧台上。

  我问什么人,他说一个男人,说有人托他送来的。

  我到吧台,拿起信撕开,从里面丢出来一样东西,把我吓得一哆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