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他是六大门派的传承弟子不成?不然怎么可能有元婴期的高手做手下。”魏星沉思了一下,暗自想道。这般想着,他的脸色也有所缓和,害怕的就是得罪那些不该得罪的人。所以,他抱拳问道:“敢问白公子何门何派?”

  白夜耸耸肩,摸摸鼻子,道:“孑然一身,无门无派。”

  “哦?可是当真?”魏星严肃地问道。

  白夜不屑于说谎,他淡淡地说道:“比珍珠还真。”

  魏星哈哈一笑,道:“既然这样,你就惨了,怪就怪你不该得罪惹不起的人,我们天王山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谁都能上去踩一脚,就算你有元婴期的手下又如何?元婴期的高手我们天王山可不止一两个。一句话说完,你死定了!”

  天少已经满脸不耐烦了,冷冷地说道:“说这么多干嘛,杀了了事。”

  魏星听了却苦笑不已,他暗自叫道:“哎哟,我的乖乖小祖宗哟!你可不要再这样纨绔下去了,说的是什么话,那个高手还在眼前,就不怕他恼羞成怒不管不顾一心杀了你吗?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他连忙拉住了天少,让其说不出话来,只是匆匆说了句:“阁下奉劝你一句,放弃这小子吧,他就是个祸根,你惹不起天王山,如果执迷不悟只怕有杀身之祸。咱们山水有相逢,再会!”

  说完之后,他就拉住不情愿离开的天少匆匆离开,没有给别人说话的机会。白夜也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毕竟他可不是为了杀人而来这里的,切磋已经达到目的,他便打算离开了。

  魏星和天少一离开就引发了轩然大波,如同地震一样地纷纷议论起来。

  “哇!真是太过难以置信了,连天王山的人都不够打,那个中年剑客真是了得啊。”

  “我看未必,只是他们现在没有派出更加高级的人手,才让中年剑客得逞的。等天王山的人得到这个消息,一定不肯善罢甘休的,你等着瞧好了。”

  “嘿嘿,这下子有好戏看了,天王山的人平时就老嚣张了,我好不容易才看到一次他们吃瘪的样子,心情真是美丽极了。”

  ……

  白夜抬脚就想走,风清扬紧随其后,像个称职的保镖。其他人见到风清扬的目光也是敬畏有加,连带着白夜也好像抬高了身价似的。就在他走出擂台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叫道:“且慢,请公子留步!”

  白夜转过头去见到说话人正是今天的女主角美如烟,只见她星眸低缬,香辅微开,婀娜翩翩,丰姿绰约,娇笑着走过来,道:“白公子,既然你赢得了这次的比武招亲,那么就是妾身的夫君了,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地走了呢!”

  o酷匠#网t正版首发.

  “再见!”白夜向后方招了招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一幕让看得人都妒忌的发狂,他们恨不得掐死白夜,这么好的一颗大白菜给猪给拱了,现在还敢放弃?让我们这些屌丝情何以堪啊!美如烟美目中满是疑惑,她想不出还有人能够放弃这门亲事,简直是莫名其妙,而白夜给她的印象也更加神秘,引起了她强烈的好奇。

  等白夜消失在人海中,他的消息则出现在各大势力的桌案上了,这次他公然破坏了两个门派的联姻,对于整个火星的发展都起到了非常严重的影响,四大门派的高层自然不可能放任。

  但很明显,白夜都不知道这些事情了,他只是按照自己的喜好意愿行事,放荡不羁,自由自在。就这样,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他的修为也突飞猛进,毕竟有着前辈的经验的教导,还有无数武功可以学习,他这个月以来刻苦训练,终于都突破了先天后期,成功迈进了高手行列——金丹期。

  金丹期是武者的一个重要阶段。修真的境界之一,往往代表了修真的门槛,踏入金丹即为神仙中人,可摆脱凡尘中的五谷轮回。

  中国古代道家炼丹,分为内丹和外丹。外丹即采用各种矿物、植物等熔炼而成的丹药,《西游记》中孙悟空偷吃的太上老君的金丹即是外丹,多用来治病救人,提升修行。

  金丹期所修成的金丹,即为内丹。修炼内丹即把人体作炉鼎以体内的精、气作药物,用神烧炼,道教认为使精、气、神凝聚可结成圣胎,即可脱胎换骨而成仙。道家常言金丹大道,意思就是修成了金丹期,即得到了大道。

  而武者的金丹期也是有殊途同归的妙处,武者在体内开辟丹田,丹田生长一颗圆润金丹,一身修为全系于此,性命双修,精气神的汇集地,也是最重要的地方。

  而且白夜他经过了金丹期之后,连《夜临》的威力都倍增不少,原本只能将白昼化为黑夜,现在都可以将黑夜转化为白昼了,黑白相交,无可匹敌。

  一个月的时间转瞬即过,拍卖会也终究开始了。拍卖会的地点在落花城,这场盛会吸引了很多人,包括了四大名门,黄龙山、天王山、琥珀府、似火寺。当然一些世家豪族也来了,不过都是大家族,像什么李家、黄家、杨家等。而其他的诸多小门派或小家族就没有这种待遇了,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都没有邀请函。

  白夜见说需要邀请函才能进去,立刻就不爽了,他一个无门无派的小人物,那里来的邀请函,这不是逼上梁山吗?不过他还是有办法的,因为他还有最后一招,有万能的系统在嘛。

  于是,他召唤出了鼓上蚤时迁。时迁是《水浒传》中的人物,绰号鼓上蚤,高唐州人氏,出身盗贼,在与杨雄、石秀投奔梁山途中,因偷鸡被祝家庄活捉,引出梁山三打祝家庄。他曾到东京盗取雁翎金圈甲,赚取徐宁上梁山,并在梁山攻破大名府、曾头市的战役中立下大功。梁山大聚义时,排第一百零七位,上应“地贼星”,担任走报机密步军头领。征方腊后病死于杭州,追封义节郎。

  时迁在后世被盗贼奉为祖师爷,尊为“贼神菩萨”,很多地方还建有时迁庙,对他加以供奉,可见他的盗窃技能的厉害之处。白夜召唤出他来就是为了他能够帮忙偷盗邀请函的,没有其他的打算,所以虽然他的修为并不高,还是被召唤了出来。

  一阵白光闪过,骨软身躯健,眉浓眼目鲜。形容如怪族,行步似飞仙。夜静穿墙过,更深绕屋悬。偷营高手客,鼓上蚤时迁。白夜见到正主出来,也不耽误事,连忙交代他去偷盗。只见一会儿的功夫,手里就多出了一个玉蝶,这正是名副其实的拍卖会邀请函,多少达官贵人都梦寐以求可是而今却在白夜的手上。

  白夜高兴地说道:“看来时空冠是有着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