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铁心砂锅大的拳头蓦然轰出,如同蛟龙出海般狠狠地击向了白夜。白夜凌然不惧,眼睛都不眨,同样的用一拳对准轰击而去。两拳相遇,邦!一声骤响猛然炸开,气浪像被雷管炸开的湖泊,一层层地向着四周翻涌而开。

  啊!众人忽然听到惊人的惨叫,抬头看时,惊讶地见到那个人居然是铁心。他可怜兮兮地捂着肿得像个大沙包一样的拳头,幽怨地看了白夜一眼,好像在说你干嘛扮猪吃老虎,早说你厉害我就不较劲了不是。

  而白夜却直挺挺地站在原地,手一直做着一拳击出的动作,那动作实在唯美霸气,只要是女性就无不叫好呐喊,脸色犯桃花;而男性则是惊讶之余,心里充斥着浓浓的妒忌。实在是因为白夜太过帅气了,黑黝黝的秀发像瀑布一样倒垂在额头,黑宝石一般的眼珠子,倒映着星月太阳,柔和的轮廓,霸道的气质,素白的袍子穿在身上,像是一个白面书生,而且身手了得,绝顶不凡。这样的一个人又怎么能不让人妒忌呢!

  “哇!看上去有转机耶,那个白夜居然和铁芯势均力敌,真是不可思议。”

  “不仅如此,他还占据了上风,果然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这次有好戏看了,霍霍。”

  ……

  铁心抖了抖手腕,对白夜叫嚷道:“你不要得意,我刚才只是有些大意了,等一下你就知道我的厉害。”

  白夜说道:“那我拭目以待好了。”

  话毕,两人再次交起手来,声音气浪不断响起,拳脚相加,依然非常激烈,比之前甚至犹有过之。白夜可不是什么菜鸟了,他从得到系统之后就经历了多次的生死战斗,所以经验并不比铁心差。更加上他的身手比铁心更加高明,所以铁心慢慢地便处于下风,经过了几十会合的交手,铁心便被白夜一掌击出擂台之外。

  “喔,白夜太厉害了,铁心也没有坚持多久啊。”

  “再厉害也是为天王山的天少做嫁衣,我看呐,等一下天少上去的时候,他就该结束了。”

  “那也不错啊,能够上去露一下脸,肯定是声名远播了。”

  “也是,如果不是我的武功太差,这种盛会我肯定是不会错过,一定要上去露一下脸的。”

  ……

  “还有没有人上台,如果没有我就宣布结果了。还有没有人,有没有人……”主持人高声叫道,眼神却是在等待着什么人,而底下也是纷纷聒噪,好像都知道压轴上场的人是谁了。

  果不其然,一声惊呼突然响起,众人循声望去的时候,都看到了一个人飞身上了擂台。只见这人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鹅蛋脸儿,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彩精华,见之忘俗,众人纷纷叫好。

  “他就是天王山的少掌门天少了吧,我的天,果真是不凡啊,如果我是女人,都想嫁给他了。”

  “他和黄龙山掌门千金美如烟真是男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啊。这才是真正的才子佳人,天作之合吧。”

  “天少上来了,那个叫什么白夜的小子就识趣的应该捂脸逃跑了吧,他们俩的差距就是瞎子都看得出来,难道那小子还妄想着癞蛤蟆吃天鹅肉吗?”

  ……

  白夜可没有想这么多,他一眼就看出了眼前这个人的修为比自己高,可是他也没有退缩的意思。只有真正能够抵抗困难的武者,才是真正的武者,修为在生死之间能够更加快速的突破,这正是他所需要的,更何况他也不认为对方就吃定自己了。而且看上去,这个所谓的天少就像一个温室里的花朵一般,虽然非常耐看,表面上金玉其外,实则败絮其中,他等一下得先下手为强,让这个没有什么经验的花朵体验一下死亡的乐趣才行。

  等到钟声一敲响,白夜就迫不及待地展开了暴风骤雨般的攻击。正如白夜所预料的那样,天少虽然已是金丹后期的修为,比白夜整整高出一个大阶的差距,可是却并没有什么战斗经验,想必是平时都养尊处优惯了,修为肯定也是嗑药嗑出来的。因此,一时间竟然被白夜的攻击弄得手忙脚乱的,没有什么招架的能力。

  这样的场面令的所有看好天少的人都心生担心,生怕白夜一不小心就干掉了天少,这样的结论简直能把众人给惊出一地眼珠子。可是事实就是如此,他们揉了揉眼睛后,不得不相信这个有些荒谬的结论。

  当所有人都不看好白夜的时候,白夜狠狠地给了他们一个巴掌。可这足够令得天生骄傲的天少怒火九重天了,他一双眼睛已经瞪得通红,像是要吃了白夜一样。白夜不为所动,攻击还是不急不缓、有条不紊,看上去优势是大大的明显。

  天少忽然从怀中拿出一个东西来,照着白夜的面门就扔了出去。倏忽,眼尖的人都看到了这个传说中的物体,惊呼出声:“血滴子!”

  @)看P正5版8章A节}上P=酷_\匠N◇网2

  传说中,血滴子以革为囊,内藏快刀数把,控以机关,用时趁人不备,囊罩其头,拨动机关,首级立取。天少操持着血滴子这种杀人利器,能取敌人的首级于百步之外,自然信心大涨。

  白夜眼神看不到,可是听风辨物的功夫可是炉火纯青的,一听这血滴子厉害的紧,也不急于招架,连忙躲避开来,让这一击付诸东流。可没想到这血滴子还会打回头,杀了他一个回马枪,猝不及防之下白夜手臂就被挂伤了一道深深的血印。

  见到白夜第一次受伤,而且还是伤在自己的宝贝血滴子上面,不由得哈哈大笑,像看一个死人的眼神望着白夜,里面充斥着快意和报复后的痛快。

  他说:“你这次惹了我算你倒霉,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天少特意举了举手里的血滴子像是炫耀一般展示给众人看,接着傲然说道:“此乃血滴子。专门把人头从人的脖子上取下来,可以使人头和脖子分开的武器很多,大刀砍、利斧挥,都可以达到目的,但唯独它却不同寻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