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有危险。”风清扬突然神情严肃地对白夜说道。

  白夜用听觉感应了方圆几里,发现并没有人迹,因为那场大战的影响,但凡是有眼力的人也不敢靠近他的区域。于是他有些疑惑地问:“你是不是看错了,周围没有人啊?”

  风清扬摇摇头肯定地说道:“不对,我的感应没有错,而且越来越强烈,恐怕有生命危险。你知道我们武者的第六感是非常准的,通常能够感应到一些不同平常的事情。”

  白夜皱着眉头沉吟了半晌,才惊叫道:“难道是核弹?只有这种武器才会对你这个级别的武者产生致命威胁吧。只是它已经慢慢退出历史舞台了,是谁要冒天下之大不韪投下核弹,祸害众生啊?也只有地星才有这种威力巨大而且破坏严重的武器,别的星球早就启用那种没有辐射,高清洁的武器了。”

  “核弹?那是什么?”风清扬是个老古董,说到孔孟他可能略知一二,可是一提到这种高科技的东西,他就懵逼了。

  白夜心塞,顿时忘了风清扬本就是一个古人,和古人说这些,不是对牛弹琴吗?但为了更好地弄清楚威胁的源头,他还是耐心地解释道:“核弹是指利用爆炸性核反应释放出的巨大能量对目标造成杀伤破坏作用的武器。爆炸性核反应是利用能自持快速进行的原子核裂变或聚变反应,瞬间释放出巨大能量产生的核反应爆炸而形成毁灭性的杀伤破坏效应。核弹具有极大的破坏性,在21世纪曾是国力强大的表现和底蕴威慑。只不过因为它对地星造成了很恶劣的影响而弃用了而已。我就打个比方吧,核弹其中一个品种——原子弹。”

  “原子弹在历史上只有美帝在二战期间对日本的广岛与长崎分别投下了两颗原子弹,致使日本投降。在军备竞赛期间,美、苏、法等核大国进行了千百次的地下、空中大规模的原子弹试验,释放了巨大的放射性物质,严重危害着人们的生命安全。”

  酷匠网永1。久;1免(M费看"k小K说"}

  “从1944年到1957年的13年间,美帝中西部汉富德第2号反应堆向周围的大气泄漏了大约53万居里的碘131。附近很多居民都得了胰腺疾病甚至胰腺癌,牲畜也生产出大量有缺陷的后代。1954年比基尼岛的氢弹试验,不仅是上百艘渔船上的渔民受到辐射,附近众多小岛上的土著居民也深受其害。无数的土著居民在今后的十几年里相继死于核辐射病,而更糟糕的是他们的后代大多有严重的生理缺陷。1968年1月21日,在格陵兰岛的西北方向,美国的4颗氢弹在岛的上空爆炸,空军基地的许多士兵都受到了严重的辐射。他们的肌肤遭癌细胞蚕食,后代失去生活能力。1949年8月29日,一颗原子弹在哈萨克斯坦大平原上空爆炸。之后苏联在此地进行了320次原子弹和氢弹试验。1965年1月,一次相当于广岛原子弹能量10倍的地下核试验使大面积的地面塌陷,形成了一个宽400米、长800米的湖。数百次的地下核试验使大面积的地面塌陷,形成了长宽都超过5000米的湖泊。这一地区的草原受到了大面积污染,这里的地下结构和生态系统都遭到了严重的破坏。牧民们也受到了辐射,一些人的孩子都不断出现了新的遗传疾病和生理缺陷。”

  “原子弹对人类带来的那些遗传伤害!1945年秋,美国分别在广岛和长崎投下了两颗原子弹,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使用核武器。虽然战争已经过去了半个世纪,然而,核战争带给人类的灾难远还没有结束,日本至今还存在着地球上独此一家的特别医疗中心——广岛原子弹医院,床位多达200张,一直在收治大量的“原子弹”复合症,诸如智力迟钝的痴呆、染色体“畸变”的不育症、癌症、白血病、复合骨髓瘤,以及其他罕见的血液病等慢性病变的患者。1945年8月6日,美国在日本广岛上空投下了一枚小小的原子弹,使这个20多万人的城市转眼之间变成了废墟。三天以后,日本长崎也被美国的原子弹摧毁。”

  “它的危害罄竹难书,不得不让人恐惧啊。”白夜叹息道。

  风清扬听了十分震惊,他没想到世间有如此恐怖的武器,虽然他如今是元婴期的修为,在修炼界可以呼风唤雨的存在,但面对这种大杀伤性武器也难以奈何。最后他感叹道:“虽然原子弹恐怖,核弹凶猛,但它也只是工具,就像我们使用的刀剑一样,罪魁祸首还是使用它的人啊。”

  白夜点点头,表示赞同道:“你说的没错,只是如今如果有人向我们投下核弹,你认为能抵挡吗?”

  风清扬这才想起大家所遭遇的危机还没有解除,心下很是焦急,看到白夜希冀的表情还是无奈地说:“不能,但我们能够躲避,避开这次核弹袭击之后再做计较如何?”

  白夜嗯了一声,说:“也只能这样了,只是这些被我们连累的人们可是凶多吉少了。”白夜表情十分痛恨,他恨那个不顾人们死活,悍然发动核武攻击的自私行为,这真的是一种灭绝人性的行动,他暗中发誓一旦渡过此次危机,非杀之而后快。

  狠下心肠和众人离开之后,风清扬带着白夜风驰电掣,他的速度非常快,心情分外焦急,生怕迟一步核弹头就降临到自己的头上。终于他找到了一个地下仓库,这个仓库十分隐蔽,但还好它的地理位置十分优越,地深几十米,能充分保证核弹爆炸的时候不会波及到白夜。

  进了废弃的地下仓库,白夜和众人都不安地等待着这次爆炸,心情很是微妙,像是被蚂蚁噬咬,万虫趟过心脏的感觉。时间好像非常缓慢,他恨不得爆炸立刻就发生,这样他也不会这么惶恐不安了。

  终于,一分半钟之后,只听到“嗡”一声,白夜和众人的耳朵木了,耳鸣声嗡嗡嗡地仿佛有千万只小蜜蜂在不停地乱转疯舞。而失明的眼睛却罕见而奇特地看得到一阵强烈至极的白光,从黑暗的黑夜转换为白昼的感觉,是如此的令人期待,不过不是现在的他所期待的,他情愿永远不会感受到,因为这是一个城市的人的死亡的代价所换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