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琳琳泪眼含珠,含情脉脉地问白夜:“你为什么要来?为什么!”

  白夜抚摸着汪琳琳柔软的秀发,柔声说:“为了你,我就必须来。”

  汪琳琳像是一个孩子毫无保留地发泄着情绪,这些天以来她已经承受了太多,一经发泄居然昏了过去。白夜抱着汪琳琳,感觉像是抱着一个布娃娃,他内心坚定而有力地说道:“此生我绝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外面响起了机器发动的声音,直升飞机嗡嗡嗡地转动着,滑翔机也咻地来来往往,整齐而统一的呐喊声震耳欲聋地响彻天地。在监狱里白夜已经将所有人都放了出来,方才走出门外,大声说:“来吧,今天就拼个你死我活好了!”

  这一战不可避免地开始了。

  首先发威的是滑翔机,天空一架黑色滑翔机犹如闪电般地俯冲而来,一边飞驰一边发射出道道激光弹。很快白夜周围的建筑物就被夷为平地,而白夜却诡异地相安无事,这一幕震惊了所有人。

  “该死,他是怎么做到的?”正当疑惑间,很快就有人解答了他的疑惑,眼神敏锐的人很快就发现了他身后隐藏着的一群人。见到的人纷纷大骂:“该死的,他们是怎么出现的,天上的卫星居然都没有报警,真是操蛋!”

  但很快他们就骂不出声了,因为白夜可不是打不还手的老好人,他讲求的是睚眦必报,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但是你如果冒犯我,那么我就十倍奉还。

  白夜侧头对着金丹期的众人说道:“你们给我将天上的鸟给我弄下来。”

  “是!”金丹期的张三李四和令狐冲、赵半山异口同声地说道。

  然后他们都纷纷拿出了早就已经准备好的弓箭,抽箭上弦,咻咻几声,天上的飞机就被他们一会儿的功夫给灭了个干净。

  指挥所里,黄伯光总司令惊骇失色,叫道:“金丹期!他们居然出手了,可恶!给我还击,狠狠地给我还击,否则就将你们统统拉去枪毙。”

  座下的军官都感到一股寒气升起,不敢不听从,连忙指挥着手下进行还击。后方的大炮,激光枪,镭射炮,辐射枪纷纷发威,仿佛烟火一样万炮齐鸣,轰声大作。

  见到这一幕,白夜手下里的金丹期高手都纷纷撑起气罩,保护起白夜的安全来,攻击波射到真气气罩的表面,就像石头掉进了平静的湖面一样,泛起层层涟漪,却并没有打破一个护罩。

  而攻击过后,面临的报复却是铺天盖地的恐怖,张三李四、令狐冲和赵半山三个就像是三个人形凶兽一样,飞快地冲进阵地里,如虎入羊群,杀的军队是哭天喊娘,片甲不留,纷纷狼狈鼠窜,丢盔弃甲。

  酷l匠网)永,|久.、免费V¤看小$Y说

  军队是彻底输了,战斗力完全不及三个金丹期,这就是最高战力的恐怖之处。他们就像核武一样的存在,根本就不是一个等量级的,如果说地星上的军队是轻量级的,那么三个金丹期高手就是三个重量级的,不管你多少人都肉包子打狗——有来无回。

  一处高地上伫立着几个人,他们不是别人,正是五大门派的掌门。

  “天真,以为现在还是热武器的天下吗?如果没有我们这些人出马,想必地星就该沦为白夜这个杀星大魔头的大本营了。呵呵。”崆峒派掌门青峰冷笑一声,公开地嘲讽道。

  “哎,唇亡齿寒啊,本来想着能让军方探一探白夜的底子,没想到他们真没用,三五下就已经被一锅端了。看来,只能靠我们这些老家伙出马了。”武当派凌霄子摇摇头叹息说。

  “你不必太过担忧,那白夜倒是不用多少重视,该重视的是他身边的人,都不是简单之辈啊。但我们人多势众,还怕他们几个人不成,而且我们五大门派的金丹期高手也不少,只要他们之中没有出现元婴以上的存在,我们就尽管将心放到肚子里吧。”天机哈哈一笑宽慰道。

  “天机师兄说的有理,我们都有些过分紧张了,毕竟魔头也只有几个人而已,翻不起大浪的。”妙音也是笑道。

  “嗯,那好,既然你们都这么有信心,我就放心了,大战在即,最忌讳的就是动摇军心了。”释道方丈说道。接着,他举起手中的大旗狠狠向下一挥动,就见到几个方向位置的由各门各派组成的大军像是蚂蚁过境一般纷纷涌向了白夜的方位。

  而指挥部的军区总司令黄伯光此时目光呆滞,面露死灰,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态,喃喃地说道:“完了,完了……”部下们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因为他们也都是同样的沮丧和绝望,根据地星法令,上司私自动用武装造成严重后果的,自己肯定会被牵连送上军事法庭,因此,这些人都纷纷考虑后路,而不是在思考如何安慰这个注定已经失败的刑徒。

  过了一会儿,白夜听到远方传来凌乱喧哗的喊杀声,就问旁边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风清扬眼力惊人,看到远处黑压压的人头汹涌而来,从他们身上的穿着打扮来看,应该是各个门派的弟子,而且手中拿着武器冲向的方向正是自己这边,不由得不让人产生不好的联想。

  他顿了顿,沉声说:“这些人来者不善,想必是针对主人您而来。”

  白夜沉吟了一番,忽然仰天长笑道:“哈哈哈哈,我现在都成了香饽饽了,是人都想咬我一口,不过总有一天我会告诉世人,这是个多么巨大的错误!”

  话音刚落,人影已经越来越近了,白夜面色从容,我自岿然不动,淡定地面对着这一切。

  一个人举着刀呱呱怪叫着杀来,他叫施伟权,是长拳派的一个弟子,早就听说了通缉令上面的奖励,就被深深吸引住了。他跑得是最快的,这是他最骄傲的事情,从小到大,他就是跑步速度最快的。

  如今,也是他跑在最前面,其他人都落在了后头,见到了正主,他分外高兴,仿佛奖励已经向他招手致意。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如果人生可以重新选择,他一定不做那个跑得最快的人,因为跑得快代表了死的也越快。

  只是一刀,快如惊雷,出手的正是李四,他不屑地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啐了一口,嘲讽道:“真是失望,这点本事也来丢人现眼?”

  白夜一方的人其实不多,如果两边人数一对比,不知道的人一定会说胜利的结果已经一目了然了。一方是几个人,而另一边是成千上万的人马,怎么可以对比?就像一滴水和一条大河相比,根本没有可比性。只是这滴水如果足够顽强,实力足够恐怖,也是可以赶走一条大河的,就像现实中上演的战斗一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