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呵呵,我是谁?这个问题我也想了好久,好久……”

  令狐冲幼时父母双亡,由华山派掌门岳不群夫妇收为首徒,抚养长大。还记得从大淫贼田伯光手上英雄救美,救出了恒山派的仪琳;也巧遇了曲刘二人,被授《笑傲江湖》曲谱。因为他的行事任性,屡犯门规,被面壁思过。思过崖上,机缘巧合,却得到华山前辈风清扬的传授,得到独孤九剑,自此剑法大进。

  。后来他与华山剑宗夺门之人恶斗,内力大伤,桃谷六仙、不戒和尚胡乱医治,内力尽失,命不久长。这些经历更造就了他的洒脱,超凡脱俗的气质。

  在洛阳他与任盈盈相遇,从此解下情缘。

  辗转少林寺,却收获《易筋经》,治好了内伤,功力大进。

  在梅庄深处囚室他习得吸星大法,功力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尔后击败东方不败,左冷禅,岳不群,成为笑傲江湖的天下第一。

  这些记忆都深深镌刻在他的脑海中,刚刚回想起来,像一幕幕昨天在回放。他目光回到现实,眸子终于有了焦距,视线集中在白夜的身上,他心里果决地说:“今生我就是主人手中的利刃,再也没有其他的身份。”

  然后,他对董一凡说:“我是令狐冲。”

  董一凡眯着眼,表情严肃地说:“你是那方势力派来的,据我所知,地星上面金丹后期的存在屈指可数,你同为这个层次,背后必然不简单,不凡告知在下,可否?”

  令狐冲面无表情,淡然地回道:“我不属于任何势力,是属于我的主人一个人,他就在我的身后,就是你想杀的那个人,但有我在,你休想得逞,除非你从我尸体上踏过。”

  “不可能,你在说谎!他不可能是你的主人,连一个武者都不是的瞎子,怎么有资格成为你这个金丹后期的主人?我不信。”董一凡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大声质疑道。

  “信不信是你的事,不关我的事,他本来就是我的主人。”令狐冲懒得解释这些东西,直言说。

  p$看正版章VV节上●A酷匠网#

  董一凡犹自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只是认为背后一定有敌对势力对华山不利,才派遣这些人来搞破坏,对付华山。只是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令狐冲说的其实就是事实,只不过他没有透露出系统这个有着逆天召唤功能的存在而已,不然他一定会瞪大眼睛惊呆住的。

  “那么我们就做过一场吧,只要把你抓住,我不信你会不说。”董一凡嘿嘿冷笑,他自信满满地说道。

  令狐冲哂笑,道:“大话谁不会说,我看你就是嘴把式吧,不知道最后是谁抓住谁。”

  董一凡再不辩驳,只是用行动来回答。他先发制人,一出手就凌厉的很,但令狐冲是谁?根红苗正的华山弟子怎么会认不出这么一套熟悉的狂风剑法呢。

  在知根知底的情况下,令狐冲都不用多少实力就压制了董一凡,弄得董一凡一脸迷茫,他心道:“怎么自己的狂风剑法对手了解的一清二楚,我每一次变招,他都能够找到破解的方法。”

  迷茫之下,他的招式也变得更加迟疑,速度慢了下来之后,更加支撑不住令狐冲的攻势,被一步步落入令狐冲编织的圈套中不能自拔。

  空中两人的剑交织成一道道美丽的剑网,灿烂如花,却分外危险。叮叮叮,当当当,不绝于耳的剑剑相交的声音。真气外放,将山林树木摧枯拉朽,山石草木化为糜粉。飞来去往,轻捷的如同蝴蝶和小蜜蜂,东来西去,眼睛都不够用了。

  但结果让华山上下都失望了,他们报以最大希望的大长老董一凡心口居然插着一把剑,而令狐冲原本拿剑的手已经空无一物,毫无疑问,这把剑就是令狐冲的,他赢了,赢得毫无悬念,正大光明的赢了,让人无可非议。

  而这一剑也葬送了华山的希望,甚至就是掌门莫可为也预料不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他本来还想着救援可是没想到这一剑居然会如此地快,快到他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结束了战斗。

  “可恶,慢了一步。”莫可为十分懊恼,眼神里充满了杀意。他慢慢地站起来,杀气冲天,金丹后期的修为如同海洋波浪一样一层层地冲击着令狐冲,令狐冲就像一颗顽石一样岿然不动。

  两个金丹后期的高手就这么相遇了,莫可为拿出华山派的镇派之宝——英雄剑,此剑是当年在一处上古遗迹里面发现的,坚硬可以切金断玉,削铁如泥,乃是天下有数的宝剑,至少在地星能够和它媲美的绝无仅有。

  而令狐冲也拿出自己珍藏的宝剑,名叫流光,是当年他退隐江湖之前使用的,退隐江湖之后就将它丢弃进太湖里,只不过他没想到现在还能有相逢的一天。

  而其他人也被他们俩的气势惊得连连后退,不敢直视,因为他们的气势实在不是凡人所能抵挡的,甚至连观看都是个问题。于是,众人都不由自主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聚精会神地观看这一场旷世大战,这一战决定着几乎所有在场人的命运。

  无论哪一方失败,都面临灭顶之灾。对于白夜来说,令狐冲已经是他现在能召唤的最强大的存在,如果令狐冲失败了,他也不能幸免。同理,如果华山掌门莫可为败亡,那么华山也不复存在,白夜是不可能不斩草除根的。

  两人都没有当先动手,各自酝酿着气势,直到气势增长到了最高点的时刻,莫可为才出手。他一出手就石破天惊,惊天地,泣鬼神,用出了成名绝技——独孤九剑。

  殊不知令狐冲心底感到可笑,他的压箱底的功夫不就是独孤九剑吗?在他面前耍剑,还是自己最擅长的独孤九剑,他都替莫可为感到同情。

  结果惊愕不已的莫可为发现令狐冲居然也用出了和自己同一剑招,表情是惊悚的,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令狐冲才是独孤九剑的祖宗,在他面前用独孤九剑来攻击对方,岂不是关公面前耍大刀吗?

  “破剑式!”两人都喊出同一声口号,看上去十分滑稽。

  但结果却是完全不同的,令狐冲使用出来是浑然一体,完全没有破绽的,而莫可为就显得缩手缩脚,根本就不是令狐冲的对手,就这样纠缠了一会儿,他就连连受制,被剑光划出一道道血痕。

  身上的伤口肉眼可见地增加,而力气也不断地减弱,心志更是遭受到了无尽的打击。令狐冲却不会手下留情,白夜已经告知他要斩草除根了,他自然不能违背主人的命令。

  最后一剑是插在莫可为的胸口上面的,他并没有叫痛,而是迷茫疑惑地问:“你是谁?为什么会用独孤九剑?”

  令狐冲并没有回答他,让他在迷茫中死去。他的死也彻底决定了华山的命运,华山弟子和执事、长老都纷纷没了胆气,心里早就被令狐冲给吓破了胆,狼狈逃窜起来。

  而白夜也没有去理会这些虾兵蟹将,他只是命令手下去追杀,自己就迫不及待地去搜寻时空珠了。在莫可为身上没有找到,但却在宝库里找到了一个明晃晃的珠子,这正是时空珠。

  他乐不可支地拿起来,反复摩挲,像是捧着一个珍宝一样,因为这关系到他是否能够完成心愿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