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执法队处理二长老死后发生的连锁效应的时候,一方霞也是抓住了这宝贵的时间,拼命地飞向白夜的方向。白夜的位置极度靠后,所以想要靠近他实属不易,首先就需要面对层层阻碍,这些阻碍自然都是想要保护白夜的召唤高手。

  见到一方霞居然直奔自己的主人白夜而来,所有的召唤高手都精光爆闪,齐齐围拢起来,层层阻拦一方霞。不过一方霞毕竟是一个金丹前期的高手,只要修为不达金丹期就不可能对她造成实质的作用。

  只见她施展开华山绝技——漫天花雨,虚空中到处出现她的剑影,如影随形地掠过前来阻拦的人的身边,可是每一件都蕴含了极端的危险,虽然美丽可是险恶。

  盲侠座头市首当其冲,遭遇到这股花雨之后,身体顷刻间遍体鳞伤起来,一眨眼的功夫身上到处就密集可见细细麻麻的剑痕,大大小小纵横交错的伤口,还好的是他并没有伤筋动骨,这显然不是一方霞手下留情的原因。

  而是一方霞为了节省时间,顾不得下杀手了,只能采取这种大面积的群攻方式来结束战斗,让阻碍者暂时失去战斗力,这样保证她可以顺利擒获白夜就行。

  无疑她的计划是很有可行性的,事实也按照她的计划一步步地执行着,第二个倒在她手上的人是鸠摩智,然后是天池十二煞。只是天不遂人意,正当她心里得意非凡的时候,张三李四因为没有了二长老的牵制,见到她居然靠近主人,顿时怒不可遏,及时赶到,将将堵截了她前进的道路。

  “可恶!只差临门一脚,最后还是功亏一篑。真是可恨之极!”一方霞情知奈何不得两人,只能暗自咒骂,而脚步却是向着相反的方向而去。

  张三李四哈哈一笑,道:“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不如就留下做客吧!”

  话音刚一落地,他们就如影随形地跟了上来,一方霞眼神望着大长老的方向望去,求救的目光一览无遗。大长老董一凡自然不可能任由张三李四两人得逞,站起身来,迈开脚步,只往空中轻轻一跃,仿佛咫尺天涯,瞬间移动到了一方霞的身边。张三李四两人眼神惊骇,投鼠忌器,不得不放过一方霞,双方一时间回到了当初对峙的状态。

  这大长老可是金丹后期的修为,虽然和二长老一样都是金丹后期,可是并不完全相同,因为在同一境界里,也是有强弱区别的。大长老自然强过二长老许多,否则他不会一跃就上百米开外,这轻功可谓是登峰造极了,二长老是无论如何也不可相提并论的。

  而这个时候,赵半山也腾出了手来,将手中的暗器统统射向了大长老。大长老不屑地冷哼一声,眼神鄙夷道:“这招对付别人尚可,可是想要在我面前班门弄斧,真是可笑!”

  果然,大长老和二长老不可同日而语,无数暗器,如同一道闪电激流袭来,如意珠、乾坤圈、铁鸳鸯、铁蟾蜍、梅花针、铁蒺藜、镖刀等各种各样的暗器汇成的冲击波,看上去十分渗人。假若是其他人,肯定已经吓傻了,但大长老董一凡可不是普通人,当然不会因此而吓住。

  他面色淡定,稳如泰山,安之若素,根本就没有动容,只是身体气势一震,体表蓦然浮出一层光晕。有人见了,立时就惊讶出声:“真气气罩?”

  “哇!这可是只有在元婴期身上才可以看到的东西,没想到大长老还没进入元婴期就已经可以使用出气罩了,真是了不起。”

  “看来,大长老是赢定了,因为有了真气气罩,没有元婴期的修为是不可能突破的了它的防御的,这代表了大长老无论怎么样都处于不败之地了。”

  “哼,我就知道大长老一定会打败这些小人的,他们只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也敢在大长老面前逞威,真是厕所里点灯——找死!”

  ……

  果不其然,暗器形成的激流冲击波根本就没有伤害到大长老的皮毛,连他的皮肤都接触不了就被挡在了真气气罩之外,让赵半山叹了口气,心说:“难道还要用一次暴雨梨花钉?只是这东西做起来殊为不易,我也只能用三次而已,而且还是用在生死时刻的关键时期,现在用会不会太浪费了?”

  但下一刻他就想到如果没有干掉大长老,后果会是更加的严重,因为他们的主人正在处于大长老的威胁之下,他一定会抓住白夜来要挟他们的。

  所以,没有多少时间思考,他就下定了决心,用出第二次暴雨梨花钉的机会。只见他郑重地拿出那个熟悉的竹筒,其实里面蕴含了十分危险,那些淬了巨毒的钢钉,像是毒蛇吐信一般等待着致命一击。

  “去死吧,老家伙!”赵半山拿出暴雨梨花钉之后调整了一下精度,就果断地摁下了按钮,口里带着有些不舍的表情怒吼道。

  便见晴天突然下起了银色的黑雨,密密麻麻,隐天蔽日,二十七颗银钉骤然而至。大长老轻蔑地看着这些小东西袭来,他感觉就像挠痒痒一样,根本就不值一哂。

  赵半山无语震惊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以往无往不利的暴雨梨花钉,居然会在一个老头面前无功而返,实在让他难以置信,只是事实彻底打破了他的幻想。他此刻的心情无疑是沉重的,眼神望了望白夜,希望白夜能拿出一些对策来。

  …c酷5匠8网@z永,久"免58费wX看%T小说0

  白夜仿佛感受到他的目光,安慰他说:“无妨,一个金丹后期而已,难道只准他有,我就不能有金丹后期的强者吗?呵呵!”

  随即传音给同是金丹后期的令狐冲,令狐冲一出场就震惊百里,气概不凡,气冲牛斗。他毫无征兆地出现在大长老董一凡的面前,望着董一凡震惊到极致的眼神,面色桀骜不群,放荡不羁,只是淡淡地站在那里,像是一个飘忽不定的侠客,气度翩翩,不同凡响。

  “你是谁?”董一凡震惊地叫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