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王拿出一个手电,点亮前面的道路之后,众人都被前方险恶的环境给吓了一跳。只见无数羊肠小道纵横交错,小道旁边就是万丈深渊,人掉下去必死无疑。而一个个惨白蠕动着的丧尸就堵在大路中央,仿佛嗅到了生肉的气息,都躁动不安地狂怒咆哮着,一副手舞足蹈的模样。这还不是令人最担忧的,可一看到一望无际的丧尸大潮,众人就不得不心生担忧绝望的情绪。

  “主人,不必惊慌,这些没有生命的混蛋只配生活在地狱。我们是不会让他们伤害到您一根毫发的,你们说对不对?!”童皇异口同声地大声说道。童皇作为天池十二煞之首,她们并不是一个人,说话时却总是喜欢同声同气,而手里拿着个布偶,表情永远都流露出开心,声音总是娇声娇气的。但可不要被她们的外表给欺骗了,她们分分钟给你后悔药吃。

  “对!不论是谁,想要伤害主人,都要问问我手中的铁帚答不答应?”铁帚仙扬起手里的铁扫帚大声说道。

  “哼,我会吃了它,看他的肉够不够味?”肥硕巨大的食为仙瓮声瓮气地说道。

  “哈哈,我要让他瞧瞧我乾坤剑纸的厉害!”纸探花拈着一张薄纸人阴阴笑道。

  “别逞能,我的惜幻四诀也不是吃素的,看你杀的人多还是我的多?嘎嘎嘎嘎……”戏宝脸上像是变川剧脸谱似的不断地转换着脸孔。

  手执长生拐的夫唱、与夫唱心意相通的妇随、最年轻的手舞、足蹈两人以及口甜舌滑的媒婆也是叫嚣附和着,场面十分热闹。

  “好了,你们都是我的左膀右臂,我会保护好自己的,这次务必要谨慎行事,千万不可被划伤或者咬伤,否者大罗神仙也难救性命。”白夜严肃地叮嘱道。

  “谨遵谕令。”众人众口一词地说道。

  商量好之后,狗王走在前面探路,他的鼻子就像狗一样灵敏,能判断出危险的气息。那些通道更多危险,他就引领着众人避开,而选择那些相对安全的区域。

  在他的带领下,总算是有惊无险地走过了一条条崎岖蜿蜒的羊肠小道。不过,期间也是经历了好些战斗,但都被众人轻松解决,并没有造成任何问题。

  但事情不是总那么顺利的。

  当他们经过第十九条羊肠小道的时候,突然前方狗王停止了脚步,他皱着眉头,无奈地转过头,对众人说道:“各位,我们不能再前进了,前面都是丧尸。”

  “没有其他路了吗?”

  “没有了,如果有,我还用停下来吗?”狗王可不会让别人质疑他。

  白夜举起手,阻止了他们的争吵,淡淡地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杀出一条血路来。”

  “对,杀他个天黑地暗,直娘贼!”

  “杀杀杀!我的刀已经渴血好多年了,哈哈!”

  “杀光他们,就不信这些东西还能翻了天了?”

  ……

  一时间,群情激奋,奋臂扬手,高声痛呼着。

  ‘&酷匠y8网8唯_S一i正:-版wE,#~其1(他LN都`q是;C盗T版@=

  “好吧,我们继续走,无论前面是什么东西,都给我杀!”白夜冷酷的脸上泛出杀意来,冰冷而可怖。

  众人应诺而行,手里边都拿出武器,严阵以待。一边走着,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仿佛只要有风吹草动,都可能迎来迎头痛击。

  忽然,一声异动响起,呼呼的风声招来,黑暗中一只只绿油油的眼睛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白夜问:“怎么停下来了,前面有什么东西吗?”

  童皇回答道:“前面好像是狼。”

  “狼?”

  “对,我以前在家乡见过很多这种动物,一般都群居生活,集体捕猎,见到猎物不死不休,特别凶狠,不留干猎物最后一滴血,是不会罢休的凶兽。他们有一个明显的特征,就是即使在黑夜里他们的眼睛也是会发光发亮,跟前面的那些别无二致。”童皇表情严肃地说道。

  “那么这里出现了狼,就值得商榷了。他们只恐怕不是真正的狼群,而是丧尸狼吧。”白夜将自己的猜测说出来。

  “主人推测的十分合理,但出现这么多丧尸狼,也不知道他们的战斗力如何,不如就让小的们去试探一下。”童皇看着白夜的表情小心地说着。

  “好,你的办法不错,我赞同。”白夜点点头,说道。

  童皇见到白夜同意之后,十分开心,转头对着纸探花命令道:“纸探花,你的乾坤剑纸出神入化,现在就看你的了。”

  纸探花呵呵一笑,得意地说:“那是!我的乾坤剑纸一出,保准这些什么丧尸狗还是丧尸狼的,都统统下地狱。”

  话音一落,就见他拿出一张张白纸,手指头灵活的不成样子,像是变魔术一般哗哗地变出一个个纸人来,这些纸人就像牵线木偶一般被他轻松操控,如臂使指。

  做好这些,纸探花哧哧一笑,手指往前方绿油油一片的眼睛里一指,这些纸人就像是无畏的战士一般汹涌地冲了出去。

  而前方的丧尸狼也终于忍耐不住对鲜血的渴望,一只丧尸狼终于脱离了队伍,快如闪电地冲了出来,暴露在众人的视野里。他们终于都清晰地看清了这些丧尸狼的模样,果然和想象中的那么恐怖,不,比想象中的还要感到恶心可怕。

  只见这只丧尸狼外形长得和一般的狼没有什么二样,还依稀保留着原本的轮廓身形,但是脸上一块块斑驳脱落的皮肤和撕裂的血肉却显得格外的令人不寒而栗,一口犬牙锋利如刀,耸动如山,泛着寒光,口中发出“呜呜”的怒杀声,眼神里也充斥着对血肉的渴望和贪婪。

  可惜它不知道要面对的是那些没有感觉而且根本就不惧伤痛的存在——纸片人,而且全身上下还充斥了内气,武装的像是一个刺猬。如果知道,它一定第一时间选择的是逃跑,而不是面对。

  就见这只丧尸狼呼呼扑来,在它的眼中,这些纸片人都是可口的点心。而乾坤剑纸的厉害之处就在于,无论多远的距离,纸探花都能如臂使指地操控,他冷冷一笑,嘲弄道:“小乖乖,可不要小瞧我的宝贝疙瘩哦。”

  然后众人就惊喜地见到丧尸狼在牙齿咬到一个纸人的瞬间,那纸人原本柔软的身体霎时间变得坚如钢铁,丧尸狼第一击非但无功,而且还崩坏了几颗牙。接着,挂着丧尸狼的那个纸人根本就没有给它喘息的机会,单薄锋利的手臂在它的身体上轻轻一划,就像是剥桔子一样轻松地将其撕裂成了两半,顷刻间血流成了沟渠。

  但令人惊讶的是,丧尸狼的上半身和下半身却还在蠕动着。这时,有人提醒道:“快,击破它的头颅,只要它的头颅安在,就算是将其切碎也无济于事。”

  聪明如他的纸探花一点即明,连忙指挥着纸片人划开了丧尸狼的头颅,头颅一破碎,果不其然,丧尸狼真的变成了一具丧尸,没有生命的尸体,再也动弹不得,这刻它是真的死的不能再死了。

  只不过,这头丧尸狼的死亡并不能让其他的丧尸狼感到畏惧和忌惮,因为它们根本就没有理智可言,字典里也不存在什么害怕。它们一一选择的都是冲锋陷阵,视死如归,渴望血肉是不变的主题。

  于是乎,这些丧尸狼由于第一头丧尸狼的死亡,仿佛被激怒,倏忽间,像是潮水一样地涌动过来,惊涛拍岸似的海啸山崩黑压压地覆盖过来。

  纸人当然也不是吃素的,它们真的是适合对付这些丧尸狼,因为它们同样不惧死亡,如果是活人的话,可能就会心生畏惧之心,战力大减,可它们不会,依然如故。

  眨眼间,几百张纸人和成千上万只的丧尸狼堵在狭小的空间里,由于过道十分狭窄,所以尽管纸人的数量远远逊色于丧尸狼,可是丧尸狼也不能全部压上,就造成了两边的势均力敌。

  惨烈凶猛的厮杀上演,血肉横飞,没用多少时间所有纸片人的白衣都染成了鲜红色,羊肠小道也被血肉铺满覆盖,像是铺了一张大红色的红地毯。不时间,有丧尸狼因为拥挤而掉进深渊,死无全尸。哀嚎声、厮杀声、嚎叫声、怒吼声如同十面埋伏奏起的交响乐。

  而纸探花的内力也消耗很快,他的头上大颗大颗的汗珠如掉了线的珍珠项链不断地掉地,而脸色也泛出白色,可眼神里却充满了兴奋之意。心里默数着杀死的数量,一边估算着自己的极限。

  “总共有一万多只,我现在已经杀了三千多只了,可也快到极限了,内力快要枯竭,一时三刻只怕不能阻拦这些狗东西了。”他暗自叹息道。

  童皇仿佛看出了他的叹息,问:“怎么?有什么问题吗?我看事情很顺利呀!”

  “哎,老大,我当然没有问题,只是我的内力有问题,很快就入不敷出了。到时候,就需要你们来抵挡了。”纸探花脸上无奈地说道。

  “什么?你的内力快要用光了,真没用!我可不想面对这些令人作呕的玩意儿,还是给你一点好处吧。”童皇撇撇嘴十分轻蔑地说道。说完,就一手抵在了他的后背上。

  倏尔,纸探花便惊喜地觉察到一股强大的内力涌过来,很快进入体内,补充了枯竭的内力,让他信心大增起来。

  “好好好,来吧,都来吧,今天我就杀个够本!”心里大吼着,完全没有了负担之后,他心情雀跃起来,脸上闪过兴奋、嗜血的神情来。

  而场上的纸人则表现为更加地卖力,行动更加地快捷,而杀戮的效率也徒然升高,此消彼长的自然是丧尸狼群,海量的数量犹如夏阳融冬雪一般地在减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