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的骄阳如火,山麓下一个空旷的平地上,参选的弟子早就热得大汗淋漓,但艰难地忍耐着,没有人抱怨、不满。

  第一轮已经淘汰了一半的人数,而第二轮更加苛刻,他们也终于知道了是考核什么,这是天赋测试。

  一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几家欢喜几家愁,曾经测试过的那些人就悲剧了,他们是留也不是,离开也不是,站在那里表情黯淡。而大部分人都没有这个经验,所以这些人还是很期待的,万一自己的天赋惊人,是不是就能凭此一飞冲天了呢?

  没有时间给他们YY,测试很快就开始了。

  但白夜却是没有任何欣喜和期待的表情,因为他从别人口中知道了那个考核的人恰恰是自己的冤家——火邪执事。

  “这可如何是好?”他内心暗自焦急,恨声说:“今天从门没看黄历,居然考核官是那个死对头。他一定是不会让我轻易通过的,就算我知道自己的天赋不差,可是以那人的性格,想要过关可真谓‘镜中花,水中月’了。”

  “该死!我一定不会让他得逞的,如果他暗中使手段,那么我就算拼了这条性命也定会让他付出代价!”座头市剑鞘如豆腐般直入地板,铿锵有力地说道。

  火邪站在场地中央,排队的队伍已经形成了一条长龙,可是没有人敢在他的面前放肆,因为上午那强悍、凶狠的场面还深刻地印刻在每一个参加考核的人心中。

  只见他表情肃穆,蹙眉成川,脸色显得阴沉沉的,眼神肆无忌惮地扫视着所有人。很快他就找到了白夜的身影,那个孤零零站在最后一个的位置,白发如银的特征本来就非常鲜明。

  瞬间他的眼神闪过一丝厉色,但暗地里却充满了得意,他心说:“虽然我不能光明正大地杀你,可让你无法进入华山还是办法蛮多的。今天就让所有人看看,得罪我的下场是多么的错误!”

  念头转过,却在转瞬间,他从思考回到现实,终于想起自己的工作来。立马大叫一声:“10号出列!”

  “到!”便见一个皮肤黝黑、身材壮硕,长相憨厚的汉子霍然从队伍中跳出来,只见他冷汗直冒,显然有些紧张,当听到火邪问到姓名的时候。他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马上结结巴巴地说:“俺、俺叫白浑沙,乡亲们都叫俺‘大大大大傻’。俺力气可大了,平时俺……”

  听到白浑沙居然自号“大傻”之后,众人不禁哄然大笑,而火邪更是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自我介绍。

  “够了!你这个傻缺。不知道你是真傻呢,还是缺心眼,不过我一看你就知道天赋好不到那里去。所以你现在可以滚了。”火邪淡淡地说道。

  “俺、俺不走,我还没测试呢。”白浑沙倔强地说道。

  “嗯?”火邪眼中不耐更盛,气势骤起,狠狠地压在白浑沙的肩膀上,即刻就令他大吐一口鲜血,跪在地上,挣扎不得。然后一脚踢在他的胸膛上,倒飞出几十米外的树林里。

  一见到火邪大发雷霆,当场杀鸡儆猴,其他人都惊骇失色,而且内心还蓦然升起一团怒火,但也敢怒不敢言,甚至不敢明着表现出脸上,生怕被当成下一只鸡。

  只有白夜脸色愠怒,仿佛想到自己的处境,不由升起同病相怜、兔死狐悲的心境来。但他也没有出头的想法,因为即使他仗义出手,结果也是注定的,根本无能为力,只会让自己的计划破产。

  虽然如此,他对于力量的追求却从此变得更加疯狂起来。他仿佛将一切都归咎于自己的弱小,当年父母惨死是如此,而今被人欺辱也是如此,甚至不敢还手,更是如此。

  就在他思潮翻滚的时候,真正的考核开始了。只见火邪执事拿出一个无色透明的水晶球来,放在一个石柱上,石柱齐人腰身,人刚好能够得着。

  而他就解说道:“这个正是为大家测试天赋的工具,你们中应该有尝试过的,想必都清楚这个工具,可以将你们所有人的天赋完美地呈现出来。众所周知,咱们武者的天赋分为四等,分别是甲乙丙丁。甲最高,代表修炼最快;而丁最低,代表修炼最慢。当然了,还有一些废物,根本就没有修炼天赋,那些就不列入考察目标了。”说完,他还意味深长地盯了人群中的白夜一眼,意思很明显,就是你就是那个废物无疑了。

  √更新Y“最快上☆酷e《匠网zi

  接着,他让人将手按在水晶球上,水晶球露出红色来。他满意地点点头,赞道:“不错,是上品天赋。哈哈,你通过了。”然后,他又对着那些不明白的人解释道:“金、红、蓝、白分别对应甲乙丙丁四种天赋,金色是甲,自然是极品。红色也不错,乙等,属于上品。”

  听到这话,所有人眼睛都红了,恨不得自己那个是金色的,每个人都暗自较着劲儿。其实,这也很平常,因为天赋越好,进入宗门之后,得到的好处就越大,资源越丰厚。功法、丹药、武器等绝对是留给那些天赋惊人,而且潜力无限的种子选手,而那些下品天赋的只是陪太子读书罢了,最多就是吃别人剩下的残羹冷炙。

  时间悄然过去,一些通过的人志得意满,开怀大笑,谈天说地,有说有笑的。而另一些没有通过的人则是垂头丧气,表情黯淡,精神不振,郁郁寡欢的。

  终于,轮到了白夜。

  “300号!”

  火邪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眼眸中暗含着得意,见到白夜走到自己的面前,终于仰天长笑起来。

  白夜拱手道:“火邪执事。”他刚要走上前,将手覆在水晶球上。

  火邪冷哼道:“你不用测试,可以滚了!免得弄脏了水晶球。”

  “这不公平!”白夜一瞬间就炸了,他想不到火邪居然这么无耻,明目张胆地公报私仇。

  “哼!公平?你和老夫提公平?你有这个资格吗?哼哼!”火邪稳坐钓鱼台,表情满是不屑。

  两个人的火药味蓦然加剧,仿佛一星半点的火苗都可以引燃炸药桶似的。这一幕让那些逗留在周围的考核者聒声大噪,议论纷纷。

  “呼!这下子有好戏看了。两个人上午的剧情居然延续到了现在才爆发,我点个赞!”

  “卧槽,白夜可真是不走运呐,一天得罪了同一个人两次,而且这个人还捏着他的脉门,现在看他怎么办?是屈服呢?还是屈服呢?”

  “嗨,依我看,不行就算了,省的待会儿惹怒了执事连命都保不住,上午还有火烈执事仗义出手,现在火烈也不在身边。万一激怒了火邪执事,白夜就死定了。”

  ……

  正当气氛紧张,战斗一触即发的微妙时刻,一声突兀的咳嗽声蓦地打断了两人的交锋。当两人转过头去的时候,表情是完全不同的。火邪暗含怒色,好像好事被打搅的神情,一副吃了大便的难受样。而白夜则是面露喜色,仿佛见到了救命稻草的模样,一脸的希冀。

  那人是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