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定睛一看,呵!原来挡住火邪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开始那个慈眉善目、和蔼可亲地在山脚下登记注册的那个白叟老人。一时间,流言四起,议论纷纷,一片哗然。

  “那人是谁啊?居然公然与火邪作对,如果不是他出手拦阻,那两个瞎子早就化为糜粉了吧。”

  “呵呵,你仔细看,他们俩不是很像吗?”

  “诶?是哦!两人真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简直就是双胞胎不是?”

  “嘿,他们俩还真是双胞胎。刚才出手拦阻的那个正是火邪的大哥——火烈。”

  酷。(匠o}网Q、正版a●首k发"

  “哇,原来他就是火烈啊,听说他嫉恶如仇,为人正义。现在看起来,真不是虚言。”

  ……

  场上,两人气势对峙如山,气浪震动大地。虽然火邪气势惊人,可火烈也是不甘示弱,安如磐石,稳稳地站在白夜和座头市面前,保护着两人。

  白夜高声说道:“多些前辈救命之恩,不知尊姓大名?”

  火烈哈哈一笑,说道:“你的事我听说了,那个逆徒咎由自取,根本就不是你的错,救你本是应当,何来感谢?老夫是华山入门考核的执事主管——火烈,你放心,我是不会让火邪伤害你一根头发的。”

  火邪听了大为震怒,气急道:“你是硬要与我作对啰,他杀了我徒弟,难道我就袖手旁观吗?”

  火烈看着火邪一意孤行的模样,恨铁不成钢地说道:“哎,你实在是有些太偏激了,你那个徒弟是什么样的货色,我不清楚难道你还不清楚吗?为了一点小事就经常无视华山派规,仗着你的背景到处招摇,我早就想收拾了,如果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他焉有命在!这次他是罪有应得,而这位小兄弟是正当防卫,根本不是你可以处置的,你还是放弃吧。”

  火邪当然不肯轻易就范,他看出火烈死了心地想要保护那两个杀害自己徒弟的凶手,于是也没了顾忌,大叫道:“好吧,既然你不给我这个面子,那么我今天就大开杀戒。让你看看你如何保护这两人。”

  说完,不等火烈发声,当即大打出手。围观的众人当然识趣地退到安全的地界,给两人腾出了一个宽阔的场地。只见火邪邪气凛然,一身长袍哗哗作响,真气流转全身,背后贴身长剑陡然出鞘,一开始就使出了华山独门绝学——夺命连环三仙剑。

  话说2100年开始,随着科技的发展,挖掘技术和探险技术的提高,世界各地突然开掘出大量的上古遗迹。这些遗迹里,被发现了大量的武功心法和招式,还有前人心得笔记。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全民进入大修炼时代。科技却成了辅助和生活服务工具。

  得到这些遗迹资源的各大势力也纷纷开始开山立派,华山和其他五大门派就是那时建立起来的。而夺命连环三仙剑更是作为遗迹里最高明的一项武功被收藏起来,一直往下传承,传承到火邪这一代已经经过了上百年。

  经过华山上下一代代的积累和研究,这门武功不断地被改良,威力也越来越巨大。如今到他手上的时候,正是最鼎盛的时期。

  剑招仅有三式,使时连环击出,一气呵成。常识来说,不是说招式越复杂,就越好。反而是越简单的招式,发挥出巨大的能量。有一句话正是印证了这个观点:“大道至简。”

  所以当他使出这门武功的时候,一些华山子弟已经目瞪口呆,惊骇不已了。

  “快看!是‘夺命连环三仙剑’!听说这门武功可不得了,一旦使出来,必然石破天惊,杀人见血,可见火邪执事肯定是被激怒了。”

  “火烈执事能挡住这一剑吗?如果是我,肯定第一时间就玩完了。那速度快的我眼睛都跟不上,而力量更不用说,看剑锋上面覆盖的满满的真气就知道一定不同凡响。真是为火烈执事担心啊。”

  “我们还是认真看吧,火烈执事也不是纸糊做的,他能够一直力压火邪执事,没有几分本事,怎么可能?”

  ……

  说话间,火邪的剑气已经先一步到达火烈的胸襟,但是火烈却脸色淡然,一点也没有担心恐惧的神情。他就站在原地,任由那道剑气临身,当人们猜测不已的时候,他果然像华山弟子猜测的那样深藏不露。

  只见一圈光从他的周身徒然升起,圆罩罩的,眨眼间就消融了那凌厉的剑气。而接着便接触到火邪手上快如流星的剑尖,上面剑气闪烁不已,危险莫名,让人望而生畏,不寒而栗。

  可是火邪脸上非但没有开心,反倒是更显凝重和黯然。他惊叫道:“你、你居然用出了真气罩,难道你到了那一步?”

  火烈手指轻弹,叮!一声脆响,那雷声大雨点小的剑尖便偏离了他的身体。他笑道:“哈哈,说到底,你还是慢了我一步啊!哈哈……”

  “哎,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快就突破到了先天后期,能用出真气罩,我不是你的对手。”火邪听到火烈亲口承认,脸上更是无光。但旋即他又添恨意,瞥了白夜和座头市一眼,恶狠狠地威胁道:“你保护的了他们一时,我不信你可以保护他们一世。我是不会放弃的。”

  说着,他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临去的那一眼充满了威胁和狠色。

  “这就是先天高手的本事吗?总有一天,我也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取出时空珠,救回爸妈的!”白夜心中大为震撼,虽然他眼盲,可心不盲,甚至凭借着他异乎寻常的感知能力,战斗的一幕幕场景甚至可以犹如电影一般在头脑中回放。

  震撼的同时,他更是豪情万丈,有了系统,就算是先天也不是什么难以达到的目标了吧。而火邪临去前的话,反倒是成了耳旁风,被他忽略掉。

  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只会越来越强大,而别人都只会成为他生命中的过客。那火邪将来也不例外,对这点他是坚信不疑。

  当白夜想要与火烈执事道谢的时候,火烈已不知何时悄然离去了,这一举动让他好感大增,更是深深佩服火烈的为人。而发生在今天的事情也不胫而走,一时间传遍整个考核队伍,他的名字被所有人得知。一句话就是,他出名了,只不过这名声却不是他想要的。

  但白夜的危机还未结束,杀了一个华山弟子,让他的处境更加尴尬和为难。而得罪了执事,肯定在以后的考核进入华山的道路上更显坎坷。可幕后黑手他也没有发现,相信那人一定会在白夜最松懈的时候给予最致命的一击。

  却说,黄天化听到下人传来的消息之后,整个人就像是得了狂犬病似的,发了疯地肆虐房间里的东西,下人们噤若寒蝉,瑟瑟发抖。

  他怎么也想不到白夜居然有火烈这个老不死为其撑腰,本来他就是想要借刀杀人,可是到底还是功亏一篑,怎能不气急恼火。只是他不会放弃,因为他对汪琳琳的执着已然根深蒂固,就像月老牵错了红线,吴刚对月宫里的嫦娥朝思暮想,中间却永远横亘着一个后羿。

  站在阴影里,黄天化悠悠发出一丝冷笑,道:“白夜,你不要得意,现在只是开胃菜罢了。现在开始,我要你生不如死!嘎嘎、嘎嘎……”奸笑声像夜枭在鸣叫,惨然而恐怖,令人不寒而栗,仿佛一个阴谋家出世,得罪他的人绝对不得安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