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怒杀

  “什么?!是你!”苟赖东看到原来是另一个瞎眼剑客站在旁边叫嚣,嘴巴已经咧开到了耳朵边,他哈哈嘲讽:“原来是你这个废柴,瞎了眼的狗东西,也敢叫唤?那我不先收拾了你,再折磨你的主子。”他俨然已经把盲侠看成了是白夜的家仆。

  盲侠勃然大怒,一身杀意冲天而起,惊得院子里外大树上的鸟儿都惶然,其他各个房间里的人也被这股强烈至极、如海沸腾的杀气给惊动了出来。不一时间,白夜房间外早已围满了摩肩擦踵的人。

  一些有眼力价的人一见到白夜房间破烂的大门,还有对峙的其中一个人居然是华山外门弟子,仿佛猜到了一些端倪,不由得一时间议论纷纷、聒声大噪起来。

  “看到没,看到没,那个人背后的标志可不是华山的弟子吗?怎么他会出现在这里?还打烂了300号的大门。”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粗声粗气地说道。

  “300号不就是昨天最后一场比赛特别引人关注的那个瞎子吗?他好像叫什么白夜什么的名字,咦?他旁边好像多了一个不认识的人,看来那股杀气就是他发出来的。看不出来区区一个连武者都不是的人,也能有如此惊人的杀意,真是不可思议啊!”旁边一个身材魁梧高大的汉子也是接着话茬说道。

  “嘿嘿,我们可有好戏看了,一个是还没入门的凡人,一个是正儿八经的华山弟子,怎么看也看不出有什么悬念吧?看来那个瞎子惨了,呵呵,我们可不又少了一个竞争对手不是?虽然我一点也不在意那个小子。”忽然有一人出声道,表情尽是幸灾乐祸。

  “哈哈哈,你说的在理,在理啊!”

  ……

  不说外面如何议论纷纷,苟赖东这时也已经察觉到外面的动静,心说不能再耽搁了。一边这般想着,一边同时对着盲侠座头市的脸就当门一拳。那拳头在真气的带动下,显得电光火石,如雷霆般急速,闪电般地冲来。

  苟赖东脸上浮现出狰狞的杀意,大吼道:“给我死来,混蛋!”

  座头市面无表情,不为所动,电光火石之间,千钧一发之际,无视了苟赖东的吼声。只见他左手按剑,右手缓缓抽出斜插入腰际的无名宝剑,“噌”!剑鸣如泉,光闪若电,快如流星。

  “嘤”“嘤”“嘤”!锐利的剑刃在空气中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然后便见,苟赖东原本惊涛骇浪般的拳头势止,像是被堤坝阻隔的河水,再也翻不起一丁点的浪花。

  而众人惊骇地发现,那苟赖东的脖子上依稀出现了一条诡异而危险的红线,然后在围观人群大惊失色的眼神中出现了骇然的一幕。只见苟赖东惨叫一声,然后捂住脖子,似乎那里遭遇了洪水泛滥似的。当然,实际上和洪水泛滥也没有什么两样了,他惊骇而绝望地发现自己的脖子被那自己向来不正眼看的利刃划开了,而它的主人正是自己当成草芥的那个瞎子剑客。

  痛苦淹没了他的痛觉,殷红的血液涓涓飞溅,双手都来不及堵住。在他人生最后的一两秒中,他脑海中闪过一道恨意,他恨自己为什么为了一些蝇头小利就丢了性命,他恨那个怂恿自己的罪魁祸首——黄天化,如果人生可以重来,他希望杀的那个人绝对是黄天化。接着有那么一丝滔天的悔意,怎么如此轻敌,怎么与这么强大的对手作对,落到如此田地。

  “你、你、你,怎么可以杀我,我是华山弟子,你会后悔的!呃呃呃……噗噗噗……”他指着座头市满脸不可置信地说道,说完吐血倒地,一命呜呼。

  座头市没有露出任何表情,杀人如麻的冷酷震惊了外面所有人。而白夜则是有些懊恼,因为他还没有问出幕后指使,那人就被座头市的快剑给结果了。但他也并不会有太多懊悔,虽然那个人是华山弟子,自己杀了他,可能,不!是一定会有大麻烦。但既然做了,就绝不后悔,这是他的性格。

  他想着,反正自己是正当防卫,外面还有那么多人证,他可不相信华山这么不讲道理。只是这具尸体可是有些伤脑筋了,他无奈,只能等待华山高层来处置了。跟座头市耳语了几句,他就耐心坐等了起来。

  座头市点点头,刚一跨出房门,就听到一声集体后退的声音,像是被惊吓的兔子见到了老虎的举止。他摇摇头,凭感觉拉过来最靠近他身边的那个人,根本就不给他挣扎的机会,冷冷地说道:“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

  那人长得眉清目秀,二十出头,一脸的惶恐和不安,问:“前辈,有事尽管吩咐,后生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座头市满意地点点头,说:“你可否帮我通知一声上面,里面有东西要处理,这件事也希望他们公正处理,毕竟我们只是正当防卫。你可懂?”

  青年听了稍显心安,立马保证说:“放心吧,前辈,我一定将您的话带到执事那里。”

  座头市这才放开青年的手脚,青年如释重负,仓皇如丧家之犬地逃离了他的身边,但方向还是向着执事房间的位置而去。显然他并没有打算敷衍了之,原因很简单,他可不想步那个断头的华山弟子的后尘。

  旁若无人地做完这些后,座头市一头扎进房间,三两下修好房门。“吱哑”一声关门闭户,小小的房间里仿佛住着一个怪兽,惊得大家都不敢大声说话。

  直到过了好一会儿,围着的一百多人才如菜市场一样喧声大起,吵闹的如同海洋的波涛。

  “OMG!我的老天!他们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公然杀戮华山门徒。就算他们是正义的,恐怕也逃不过华山的制裁吧,我可听说了,这些华山执事个个都不是什么好鸟。嘿嘿,你们等着瞧吧,他们这次是死定了。”

  “这可说!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他们这样的行为就是摆明了不给华山上下面子,为了维护尊严,说不得要‘咔’。”说完,那人比划出一个割首的动作来,舌头都伸得老长老长的,十分滑稽。

  “不过说真的,你们瞧见没有,那个仆从可真不简单!那个华山弟子虽然只是外门弟子,修为也不是很高,但我感觉已经是后天中期,和咱们不相上下了。可是在那个盲眼剑客的手下居然过不了一招,就被秒了,我算是见识了。就不知道同是竞争对手的那个主人有何能耐,有如此出色的仆从跟随,真真令人羡慕的说。”

  ……

  就在这时,一把震天动地的怒吼将众人的吵闹声镇压了下去,人们纷纷看过去,才惊讶地看到原来那个青年真的听从了盲眼剑客的吩咐,叫来了宗门执事。

  不少人都为白夜捏了一把汗水,因为他们都清楚地知道,这个执事可绝不是什么好易与的角色。性如烈火,心如毒蝎,小肚鸡肠,特别护短。而刚才那具尸体的主人可不正是他的弟子之一吗?

  OY最R新f|章节上0酷!:匠(!网

  白夜能否从这场危机中全身而退呢?众人眼中闪烁着各种复杂的光芒,幸灾乐祸者有之,嘲讽不屑者有之,漠然不关心者有之,同情怜悯者有之,还有一些人期待着白夜会怎么做?好奇者有之。

  “白夜!给老子滚出来受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