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主人!得到召唤点100点。嘻嘻!”白雪的曼妙声音响起在白夜的脑中,白夜脸上泛出满意的笑容,月光下,俊俏的脸庞像星耀闪烁。听到了考核官的回答,他满意地旋身离开。

  这时候,台下众人都表情不一,但大多都没有什么在乎,他们有不屑、轻视的,也有欣赏的,但多数还是冷漠的,因为谁也不认为一个普通人能够在考核的路上走得多远。

  人群中一道冷厉阴毒的目光像刀锋一样在白夜身上刮来刮去,只是白夜都不知道,这目光的主人正是深恨他的黄天化。黄天化无论如何都料不到自己的计划居然会就此破产,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亏大发了,无疑更加重了他对白夜的怨恨。只见他直勾勾地盯着白夜的背影,心中不知道生出多少恶毒的阴谋诡计。

  随着最后一场擂台战的结束,第一轮的考核终于都落下了帷幕。所有考核通过的人都被安排进了华山山脚下一个村落里,每个人都有一间房间,翌日天明开始就开启第二轮的考核。所以这时候,夜未央但所有人都为了养精蓄锐而睡了。

  白夜的时间观念根本就没有白天黑夜,他的世界早在车祸之后就进入了永夜,所以这反倒对他来说有些好处,那就是他可以随时随地安然入睡,不管是艳阳高照的白天还是漆黑如墨的黑夜。

  但他此刻的心情却是十分激动,因为他要召唤出第一个人物,这个人物对于他而今的处境可谓是至关重要,甚至关系到他以后前途命运,所以他不由得不激动。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他向白雪下了命令道:“我希望召唤一个能够教导我的师傅,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白雪在脑海世界中欢快地跳跃着,如同一个美丽的精灵,她美目灵动地转了一圈,轻启朱唇道:“主人,我觉得您这个人,您可以试一下。”随即她轻挥衣袖,然后白夜旋即惊奇地发现脑海世界的天空中居然凭空出现了一个屏幕,上面布满了文字,仔细探查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这正是白雪口中那个人的生平介绍。

  他认真地一字字阅读,看到:

  “座头市。绰号盲侠。双目失明,武艺精深。‘踏著破鞋游江湖,只有今天没明天,漂泊鸟儿何处去,知我路者唯竹杖。’他一声的写照。精通剑术,盲人摸象,武士道格斗术。凡人之中的顶尖高手,甚至在武者手下也未尝没有一拼之力,大意之下他的宝剑绝对可以饱饮鲜血,给人致命威胁。”

  看到介绍,他欣喜地说道:“居然和我一样是双目失明,那么他一定能够使我更加强大。好!就是他了。”他叫起来,脸上露出迫不及待的神情。

  白雪嘻嘻一笑,说:“如您所愿,我的主人。”

  然后白夜惊奇地见到召唤神龙系统的神奇,只见一道白光闪现,在空旷的房间里一个人突然凭空出现,事前丝毫征兆不显,令人啧啧称奇。然后白夜就感受到前方依稀出现了一个人形物体,他喃喃地说道:“难道他就是‘座头市’?”尽管看不见座头市的相貌,可是他还是能够感受到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剑气扑面而来,锐利的致命的威胁气息令他不由得浑身泛起鸡皮疙瘩,狠狠倒抽一口冷气。

  只见座头市单膝跪立在白光中,当白光尽散,他缓缓站起身来,伟岸的身躯在黑衣黑袍的映衬下格外高大。只见他乌衣黑发,黑发飘逸修长及肩,散乱的刘海儿齐眉飞舞,眼眸和白夜几乎一样,都是白茫茫的两个黑洞,几乎看不到眼珠的轮廓。高鼻梁,凸颧骨,阔脸方口,穿着人字拖白袜,腰部插着一口宝剑,一副日本浪人模样。

  虽然他是日本人,但系统赋予了他华夏语的知识,使白夜和他不存在任何沟通障碍。只见他一开始还操着半生不熟的华夏语跟白夜沟通,但很快就掌握了这项技能,说的比一般华夏人还要流利许多,如果不是他的装束,任谁也不可能相信他是一个地道的日本人。

  熟络了之后,白夜就向他请教武艺,座头市一点也没有藏私,将自己所有的经验都悉数传授。一夜在两人的一教一学之间悄然逝去。

  翌日,天色刚白,朝阳刚从山头露出羞涩的笑脸,白夜就听到了晨钟暮鼓的声音。他沉声说:“今天是第二轮考核的日子了吧,就不知道接下来的项目究竟是什么?”但随即他便坚定地说道:“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加入华山。为了时空珠,我绝对不容有失!”

  座头市听出了白夜口吻的坚定,他也一拍胸脯保证道:“尊敬的主人,我一定会帮助主人实现愿望的,还请主人安心。”

  听了他的话,白夜不由感到欣慰,大笑道:“哈哈哈,有你这句话我就信心满满啊!哈哈哈……”

  (酷!3匠网首j发*&

  嘣!一声破门声令他的笑容戛然而止,一个蛤蟆脸的华山弟子走了进来,只见他神态嚣张,举止傲慢,轻蔑鄙夷的神情毕露无疑。白夜看不见人,但是对方的神态举止却清晰可见,感应到对方的无礼,二话不说就打破了自己的大门。这一举动无疑令他勃然大怒,但他还没出声,就被怒火朝天的座头市喝骂道:“你是谁?为什么闯进来?!”

  “哟,一天不见居然多了个瞎子亲戚啊,去去去,给我滚一边去!”见到座头市空洞茫然的眼神,他一眼就看出了对方是个瞎子,心里更是不屑,暗道:“怎么黄师兄尽给我找些这样的晦气事?还好他答应了办好这件事就给些好处,否则我肯定不会来的。”

  原来他正是昨天向黄天化阿谀奉承拼命讨好的一众华山子弟之一,名叫苟赖东,因为长得个蛤蟆脸,遂有了个诨号叫癞蛤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黄天化居然会拜托他找一个普通人的麻烦,如果这件事在其他任何一个人口中他都不可能帮忙,但谁叫那人有个好爹呢?自古以来,就没有拼爹不成功的。所以他只好乖乖地听从黄天化的指示行事啰,但也并不是完全不甘心,因为黄天化也承诺了事成之后有大好处。他暗想这件事也并非难事,令一个普通人半身不遂,几乎是手到擒来,于是有了刚才那一幕。

  想着黄天化的嘱托,他不屑的眼神更加浓重,然后转过头来对白夜说:“不好意思了,小子,你就自认倒霉吧。有人让我废了你,你说怎么办吧?哈哈。”

  白夜眯了眯眼睛,咬牙切齿地问:“究竟谁和我有这般深仇大恨,难道昨天的人也是他安排的?”

  “嘿,这我就管不了了,反正我只是遵照指示行事,你自求多福吧!”他说着就要动手,握拳成爪探手而来,犹如犀利的老鹰。

  “哼!居然敢伤害我的主人,你是在找死!问过我没有?”晴天一声霹雳,然后苟赖东就听到旁边传来一声厉吼,转头看去,竟然是那个被他自动忽略的瞎子青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