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台之上,身着破旧素白袍的白夜身无长物,在寒风飒飒中伫立着。对面是洋洋得意,一脸麻子的旺财,他戏谑地嘲弄道:“哈哈哈,你这个残废,还真敢来?今天,我就送你上西天。”说着,从袖口中抽出一把寒光乍现的冷冷匕首,天上的月光照耀下来,从刃口上反射出不寒而栗的光芒。

  “天!他死定了。”中年汉子天保摇头叹息道。

  “你怎么知道?”儿子华仔天真地眨巴着眼睛问。

  “这还用说吗?不是我说你,儿子,你见识可不要这么低浅,以后有你苦头吃。”天保抚摸着儿子的脑袋告诫道,然后看了看儿子不解的眼神,无奈地解释说:“你看到没有?他们两人都是普通人,身上并没有武者的气息。但300号却有着天然的劣势,他居然是个盲人,我不得不佩服他的勇气,可勇气不能当饭吃,对于擂台战来说,这一点劣势可是致命的。而且更加雪上加霜的是他还手无寸铁,另一个人却拿着武器,结果还用得着看嘛。”

  儿子听了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但是他却有种感觉,那个白衣哥哥不是那么简单。

  白夜其实也并没有表面的那么镇定,但他强迫自己冷静,虽然身处绝对劣势,但他并非没有翻盘的机会,因为他的底牌对方并不知道——他有着像蝙蝠一样的感应力。

  “当!”钟声陡然敲响,考核官宣布比赛开始!台下所有人都睁着眼睛望着擂台上的两人,虽然这一场如同闹剧一般的游戏结局在他们心中早就注定,可怎么说也是最后一场比赛了,他们还是把一些注意力放在了擂台上的。其中,就包括了暗中策划了这一切的黄天化,他摇着扇子,表情有着某种期待,眯着眼睛,聚精会神地盯着两人的行动,注意力有八分是放在白夜身上的。毒辣阴翳的目光如同毒蝎一般在白夜身上扫来扫去,他低语道:“哼!叫你同老子抢女人!”

  “呀!去死吧!”旺财举起匕首,大叫一声,朝着白夜的身上就狠狠地捅去。白夜心脏蓦地跳了一下,猛回头,就开始跑,像仓皇的兔子。

  “哈哈哈,你跑,跑吧,跑吧,我看你能跑多远?”旺财说着,一边疾步追上去。但白夜就像一只狡猾的兔子,这会儿跑到东边,那会儿跑到西边,捉摸不定,可是速度却委实不慢,让没有经过锻炼的旺财追的是气喘吁吁的。

  这一幕看的下边所有人都哈哈大乐,一些人简直笑破了肚子。唯独只有一个人是例外的,他正是被气的又羞又怒的黄天化,原以为对付一个手无寸铁的残疾人,就算不是一招了事,那也手到擒来吧。可是结果却是眼前这样,他怎能不恼,简直恨不得取而代之,上去亲自动手呢。但规则就是规则,当初他并没有犯险上去,自己就必须接受这样的结果,无奈之下只好咆哮怒骂道:“废物!都是废物!你怎么不去死,连瞎子都搞不定?!……”

  旺财仿佛听到了底下众人的嘲弄声,心里大为光火,气的是三尸暴跳,眼中冒烟。被激起怒火之后,速度倒是提升了起来,终于在一次追击中,靠近了白夜,白夜一时大意,居然被逼到了擂台的边缘,底下就是十米多高。他心想:“这、不好!我的命玩完了!不能再逃了,我再跑就该跳下去了,跳下去非得摔个半身不遂不可,说不定连小命都丢掉。”

  白夜想到后果,连忙刹住脚步,“哗啦”在地面划出两条长条印痕来。旺财眼睛都亮了,猖狂地笑骂道:“狗日的,你属狗的吗?这么能跑!呼呼呼……”豆大的汗珠连成串不时地滴落,胸口像鼓风机一下一下的,气喘吁吁的模样。

  白夜显然也是不轻松,他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但呼吸还算平静,身体素质较旺财这个长年养尊处优的人来说,高出不止一筹。他空洞的眼神里白茫茫地针对着旺财,大叫一声道:“来吧!让我看看,今天是你死还是我活!哈!”说罢,屈膝压低重心,双手做出一个相扑的动作,严阵以待。

  旺财比白夜矮了不止一头,所以他只能抬起头来和白夜说话,但看到白夜的空洞的眼睛里,白茫茫的一片,像是两个白洞,吞噬着他的内心,让他的气势为之一顿。不过,他旋而感到好笑,摇摇头想要驱散这种恐惧的感觉,然后阴狠地说:“你不要怪我,今天你死在我的手上,要怪就怪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嘎嘎!”

  白夜听了耳朵动了动,疑惑起来,心说:“我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难道有人想要对付我,才叫他来杀我的?他是受人指使,不过背后的那个人到底是谁?”一系列的疑问如同翻滚的波浪一波接一波地摇曳在他的脑海中。

  “好机会!”旺财望见白夜突然间失了神,怔在了那里,心中大喜过望。手里动作不慢,拿起匕首来就照着白夜捅去,他们距离并不遥远,五六步的距离,顷刻即到。

  “呼!成了!”台下黄天化也是喜形于色,恨不得当场拍手称快。

  $最o新^章节上!酷匠网

  千钧一发之际,白夜终于回过神来,便惊骇地发现这时身处的危机。但旺财和黄天化都想不到白夜其实是看得到的。旺财的动作在超人的感应力之下,就像在酷烈的阳光下一样清晰可见。

  只见白夜向一边只轻轻地走了一步,便如同咫尺天涯,旺财的匕首捅在了空气中。更加令他惊骇的是,他居然受不住脚步,因为惯性的原因,起初的致命一击,居然成了他噩梦的开始。

  “啊呀,救命啊……”惨叫一声,霎时间飞出了擂台。白夜一脸漠然站在擂台的边缘,在他的感应下,旺财已经摔成了肉饼,血肉模糊。这时候,他脸上才泛出了微笑的表情,然后转过头来对满脸惊讶的考核官问道:“请问我是否通过了?”

  考核官大吃一惊,听到问话才如梦初醒地大点其头说:“通过了,通过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