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是知道有问题的,只是问题到底在哪。到底谁能说的出来。

  难道问题就是因为没有看到黑煞门的人么?

  “这里边太不正常了,根本就没有人活动过,或者是厮杀过得痕迹,所以我觉得黑煞门的人很可能,还没有来过。我觉得我们可能是被骗了。”

  这样的想法我也有,但是王师傅的话似乎是找不出什么问题,他说的都比较合理。难道说地狱门的事情是假的么?包括那个传送门和黑煞门存在莫名的联系。

  但是似乎不像是王师傅编造出来的。若真的是那样的话,那这个王师傅讲故事的能力完全凌驾在我之上了。我还真是很佩服他。

  “至于这一点么,我倒是不反驳。地狱门确实存在。生死玄门也是真真切切的存在的,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那个传送门,和地狱门之间是不是存在着某种莫名的联系我就不知道了。这一点我倒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不能确定王师傅,有没有对我们说谎。

  如果说,王师傅所说的事情,里边参水了,那么现在我们真的很危险。真的是那样的话。我们把生死玄门都打开了。那就危险了,黑煞门的人这个时候就有机可乘了。

  但是王师傅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王师傅显然不是黑煞门的人。如果他是黑煞门的人,他为什么要帮我们。要自己杀害他的同门之人。在说了玄死门现在我们已经开启了。但是却根本没有见到黑煞门的人。所以说眼下还是安全的。

  哎,真是乱死了,越想越乱,脑袋里边都是浆糊,根本不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也许真的是我们多虑了。

  这时我走到雨薇的身旁,问了他一些关于王师傅的问题。尽管我还没有想到,心里边莫名不安的因素,但是我现在对这个王师傅很不放心。

  一开始的时候,是雨薇和我推荐的这个王师傅,带着我去找他的,说不定这个时候,问问雨薇会有些收获。

  “王师傅么,我也不是特别的了解。至于他的出身,好像是没有人知道。但是王师傅在我们这周围很有名气。村子里边的人几乎都知道他。

  他这个人相当了得,会看风水,会看面相算命,还能捉鬼,巫蛊之术也也略知一二,婚葬嫁娶,迁坟动土,据我说知这些东西就没有他不知道的。

  而且他这个人很好,穷人家找他帮忙,他从来都是分文不取。特别的仗义。以至于在我们那边受到了一致的好评。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但是他的来历却没人知道,具体他叫什么也没人知晓,只知道他叫王师傅。也神秘的很,但是没人在意这些。

  去年,又一次我被不干净的东西给缠上了,一直高烧不退。开始家里人还以为我是得了什么怪病。带我辗转了好几家医院,也没有检查出来,到底是什么病。

  无奈之下,有病乱投医,想到了这个王师傅。其实当初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去的。并不太相信这些事情。

  我们家一直都比较古板,根本就不大相信,这些封建迷信的东西,更不信什么鬼神之说。但是到王师傅那里,她只是看了我一眼,然后给我喝了一碗黄符泡的水,就直接让我父亲带我回家了。

  我们还以为他是个神棍了,根本就没有什么能力,只是敷衍了事,但是出于礼节,我父亲还是留给了王师傅一些钱财。然后就失望的下山回家了。

  但是,意外的是,下山之后没过多久,我的烧竟然就无端端的退了。什么事情都没有了。这可把我父亲激动坏了。

  高兴之下,我父亲大摆筵席,邀请王师傅,但是无论怎么请他,他都没有来。

  至于我第二次去找王师傅的时候,就是和你一起了,接下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雨薇细致的给我讲述了一番。

  听到他这么说,这个王师傅还真是一个不图名利的好人,肯定不会做些作奸犯科的事情。按照雨薇这样说,倒是冤枉王师傅了。

  不知道为毛,听雨薇说王师傅的事迹的时候,我想到了一个我比较熟悉的人。这个人和王师傅的为人处世之道还真像。但是看长相就知道了,王师傅和那个人,绝对不是同一个人。

  这样一来,我便对这个王师傅,没有了顾忌,也就是说,我之前的猜测都是多余的。想到这里我悬着的心才算是放了下来。沉重心情,顿时舒缓了不少。

  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走了一段时间了。但是好像,距离那扇玄生门还有一段距离。这期间依然是什么东西都没有看见。

  我心里有些好奇。这通往地狱门之间的路似乎也太过平静了吧!怎么着也得有点,阴魂鬼怪之类的东西吧!

  当年不是说黑煞被困在这生死玄门里边,限制住了法力,最后一败涂地,但是眼下也没有看出什么门道啊。

  我这不念叨还好,一念叨之后顿时感觉到,一阵阵阴风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席卷而来。风力明明不是很大,但是吹在身上却让人感觉到不寒而栗。

  浑身上下顿时鸡皮疙瘩丛生,汗毛直立。说不出的阴森诡异。

  随后我便觉得身体的关节有些僵硬,走起路来有些困难。像是被这阴风束缚住了一样,我看了一眼身前的王师傅,只见他像是个没是人一样,根本就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依然悠然的迈着步子快速前进。

  :R酷Y_匠网%、正a版首q发

  这时候雨薇也从身后,赶了上来很快就超过了我,路过我的时候还怪异的看了我一眼。随后问了一句:“你怎么了?怎么慢了下来,情况紧急,我们不能耽搁了!”

  听她这么一说,显然是她也没有受到影响。

  这就奇了怪了,一行三个人,他们两个都没事,偏偏就我一个人受到了影响,这不是邪门了吗?

  眼见着雨薇的身影也渐行渐远,但是束缚我的那种感觉丝毫没有消退。我依然举步维艰。情急之下我赶紧取出灵灯。

  说来也怪了,灵灯悬浮在我的身前,那种束缚的感觉,和冰冷的寒意瞬间就消失不见了。身体很快就恢复了自由。

  我赶紧追了上去,但是这个时候,我又惊讶的发现,周围无端端的出现了好多,若隐若现的影子。这些影子在我的身边不停的盘旋。

  时不时地还能听见几声,奇怪的笑声。突然间我看到了一个白色的影子,这个影子,出现了一下,我看到了她的样子。

  妈的竟然没有脸,饶是我经过,见过很多次鬼了,要不然这个时候非得被她给下个半死。控制灵灯向她飞了过去。很快那个影子就要消散了。然后化作一道淡淡的蓝色的气体没入到了灵灯之内。

  注意到了我的动作,前边的王师傅和雨薇都停下了。应该是在等我,因为他们走的再快也没用,到了那边也根本就打不开玄生门。

  但是我的周围这些影子却越聚越多,像是根本就不畏惧死亡一样。明明有好几个鬼魂的魂根已经被我的灵灯给吸收了。但是他们却义无反顾的向我聚拢而来。

  见到这个情景,我有点蛋疼了。一个两个还好,一下来了这么多,我还真有点无从下手。无奈之下,我只能控制灵灯快速的在我的周围旋转,不让这些东西靠近我。

  很快的我的周围就被淡淡的青色围绕,这些气体不断地汇聚到灵灯里边。见到这一幕,尽管觉得有些害怕,不知道是怎么个情况,但是这对于我来说,倒是个好事。

  照这样下去的话,岂不是要不了多久,我的灵灯就可以升级了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