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子旁边的所谓的年轻人,都一愣一愣的,虽然平时经常听别人提起,但是并不是太明白。只是知道那时候会发生重大的灾难,至于是什么样的事情,就不得而知了。

  裴乾首先忍不住了:“各位前辈,抱歉了,我是刚来到这里的,很多是,天豪兄没有给我交代清楚。听你们口中的大劫那么恐怖,我实在好奇,在这个力量被限制的世界里,如果放生那种事情的话,凭现在我们的能力,除了引颈就戮意外,我实在想不到任何的办法了。”看来裴乾是吓的不清,本来就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这下倒好,还要面临什么大劫的出现。连她认为的几个实力高强的人,也都表现的如此害怕,真是不敢想象了。

  “小伙子,你不用怕呢,还有好几百年的时间呢?最起码能让你慢慢的熟悉这个世界了,总比那些刚到就赶上大劫的人幸运的多。”雷恩笑着调侃起来,经历过一次大劫后,纵使自己想要忘记也办不到了,一旦那种场面回忆起来,多好的定力也没用,只能被不断的折磨。

  “到时候,你如果想跑的话,我也不怎么看好,没有一定的实力,来临之时,不如加入尽情的享受吧。”梵蒂斯就显的平静一点了,非但没有逃避,反而十分的享受。

  裴乾也不吭声了,想要的答案没有问出来,这些前辈好像也不想要提及细节上的问题。无奈的摇摇头,等以后有机会了找别人打听吧。

  “梵蒂斯前辈,我想知道,是什么造成了那时的乱局,你们形容的那种绝对的实力,应该被这个世界所排斥才对,怎么可能会发生那种事情。”王天豪来这个世界的时间也不短了,也只是知道一些皮毛,那些知道的人又不愿意说,今天就是一个好机会,而且在座的人看似也有了兴致,择日不如撞日,一定会有不错的收获。

  “你们就这么想了解细节吗?不过听了以后不后悔就可以了。这样你们也会变的更加的现实,会错过很多?”梵蒂斯变的很是温柔,终于让人想到她原来也是一位女性。

  王天豪扭头看了一眼四周,裴乾脸上露出了渴望的表情,晨曦和凯瑟琳虽然没有裴乾变现的那么强烈,却也各个都满脸的期望。“前辈,既然关系到我们以后的事情,直说无妨,我们都做好心理准备了。”

  “你们看到里韦尔斯堡了,你身前的能力需要多久能击倒它?”奇怪的问题,让大家陷入了沉默,开始估量起自己的实力了。最闲的就属王天豪了,对于他来说,这就是不可能的事,所以也没有必要去想太多,重要的是看大家怎么说了。

  “如果是我的话,可能在半柱香的时间里可以完成,首先是没有任何人的干扰。”这次竟然是凯瑟琳首先开口了,看来她很清楚自己的能力。半柱香?王天豪又开始思考了,这高耸入云的城堡只能支撑如此短暂的时间。

  “我的话,应该比她快很多,只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能力和我的一些装备没有了。”裴乾说的很是自信,似乎这座城堡向是纸糊的一样。

  最后只剩下晨曦和王天豪两人了,在场的众人盯着他们两个,想要看看他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如果尽全力的话,应该一击就够了,只是我感觉不可能,这么好的城堡干什么要拆了啊,住着不是挺好的吗?”晨曦双手交叉严肃的说着。

  “哈哈哈。”场上的众人不约而同的笑出了声,晨曦这句话说的很是幼稚,假如没有到千钧一发的地步,谁会去拆了它,既然梵蒂斯这么说就一定有用意。

  “那你呢?小子。”只差王天豪了,大家也都很是好奇,眼前这个有些尴尬的人到底实力有多强。

  “别这样看我啊,看的人家很不好意思。其实听完了你的说法,我已经觉得不可思议了。怎么说好呢,像是这样的城堡,想要我拆了他,没有个几十年的光阴,恐怕是挖不倒的。”说完后,王天豪看了下大家的表情。

  “大哥,你没发烧吧,为什么要用挖的,那是我们这些人该使用的吗?”裴乾十分不解,给自己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可以轻松搞定的事情,王天豪的回答他简直想都不敢想。

  雷恩和梵蒂斯互相看了一眼,确定了一下两人心中的想法,因为王天豪看似不像是在说谎。

  “这么说你身前就是一个平民,没有一丁点的法术或者说特别的能力。”梵蒂斯像是看怪物一样盯着他,让他全身都很别扭,急忙的活动了一下身体。

  “那你凭什么来到这个世界呢?这可都是强者的世界,没有一技之长或者惊天动地的本领,哪里有机会到这里。你确定你身前没有什么过人的长处?”雷恩还是不死心,追问了好多王天豪身前的事情,最后也想梵蒂斯一样,把他当成了怪物。

  屋里一下冷静了下来,大家一言不发,都在互相思考着自己的事情。

  “好了,大哥的事情我们就不纠结了,可能又些隐藏的东西,只是他没有发觉或者时机没有到了,梵蒂斯前辈,你能否跟我们解释下,我们自身的实力和大劫有什么直接关系吗?”裴乾首次表现的像个绅士,言谈举止哪里还有吊儿郎当的样子,只是王天豪接受不了而已。

  梵蒂斯深吸了口气,说出了一句让在场人大吃一惊的消息。“大劫来到之人,法力恢复到全胜之时,所以说旁边说不定就会有一位能力跟你相当,或者说比更加出色的人。很多长期保守折磨的人,在重新获得法力之后,总是会歇斯底里的发泄一通,周边受到牵连的人,也会开始动武,这就是舞蝶效应,根本控制不住,而且会发现到处都是能力出众的人。他们施玩法术后,因为大部分都是群伤性的,所以绝对会牵连到你,被波及的你会怎么样,是明哲保身还是忍气吞声呢?”

  裴乾缕了下胡子,“这倒不好说,被大片杀伤性的攻击击中,想必威力巨大,真要是不动气的话,也许只有神才能做到了吧。““那你们就应该清楚,你们身边的人哪位都是不平凡的人,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恸哭之城里如此多的人,每人施放一下自己的法术,你想想一下那种画面,就应该明白为什么我们会那么害怕大劫的那天了。”说道了这里,梵蒂斯轻轻的摘下了戴着的头盔,好像要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可能是回忆里有太对情感,只能摘下头盔才能真正的发泄出来吧。

  cC更j新(!最快~K上酷o匠S网

  第一次看到梵蒂斯的脸庞,精致的五官,美丽动人的大眼睛,灵动的眼神,只是轻轻的扫视了大家依稀,所有人都不自觉的躲避着她的目光。谁能料想的到盔甲的背后,是这么一位皮肤白皙,银色头发的绝世美女。那一身的轻灵之气,散发出阵阵的神圣之气,瞬间产生要膜拜的感觉。

  再次的变得安静,因为以后的路还很长,自己又要考虑如何去应对届时到来的困难才好啊。

  “加入逃到人迹罕至的地方,是不是就能躲过这劫难。”晨曦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率性的提成自己的意见。

  “人少不一定能力就不高,波及的范围大了,你认为可以跑出多远,我来的这里很久了,没有看到任何人说要逃跑的,因为那里都是这样,你不想尽办法存活下来的话,根本拖不了多久。一些力量型的英雄,都是可以轻松击垮这栋堡垒的。”

  “那我们该怎么办呢?”王天豪看着梵蒂斯优美的脸庞,鼓起勇气问道,他没有想到打自己的女人长的这么美,晨曦跟她一比显的很是幼稚,凯瑟琳与人家相比,则没有梵蒂斯看的成熟,总之一句话:能文能武,貌美如花。

  “当时的恸哭之城是因为你的师傅用三寸不烂之舌,苦苦的劝动了十几位能比较优秀的人,集体发动了一种守护大阵,直到外面的人斗的精疲力尽了,外面才敢偷偷的出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们作为最后出手的人,只是拣了一个便宜而已。”对此梵蒂斯表现的很是坦然,因为大家知道他们的这种方法不是很光彩,只是一个简单的保命手法。

  “那我师傅为什么后来没有跟你在一起呢?”梵蒂斯和九阳道祖的关系如此亲密,看来在那是的战役中可能是互相扶持着走了下来,算是患难与共了。

  “这……”突然其来的问题,让那张美丽的脸上挂上了一时不满,这个问题让她看起来有些纠结,,必定事情都过去很久了,现在说出来的话可能不会怎么样,只是这个秘密她想要一直保留下去,不想让太多的人之道而已。

  “既然前辈有难言之隐,那就算了,以后我见到了我的十分再问吧,多谢前辈今天的赐教。不知道前辈是否允许我们以后可以正常离开。”好不容易才把关系搞好,他可不敢再搞砸了,梵蒂斯虽然嘴上不说,可是心里已经在抱怨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明摆着让她不好下台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