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蒂斯从里屋走了出去,依旧是一声的战甲裹身,如果不说话的话,看上去还是不错的,最少她收敛了那些外放的煞气,让王天豪敢靠近了,不然总感觉自己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她秒杀了,想想上次双腿的骨折,不由得收紧了身体。

  “今天大家都来了,先品一下天地根吧,别的话可以慢慢在说。”梵蒂斯果然女王范十足,一来到客厅也不需要征求大家的意见,直接就安排,这到让王天豪乐的清闲了,本来还在想怎么跟她打招呼呢?这到好静静的等着就好了。

  “啪啪啪”梵蒂斯轻拍了一下手掌,屋门被推开了,一个身穿仆人打扮的人端着一个很大的容器走了进去。直接把它放到了桌子上,在容器的下方好像放着类似火炉一样的东西,那人往里面塞了些杂草类的植被,点燃后发出阵阵奇异的香吻,一时屋里变的烟雾缭绕,清香异常。火炉上方的容器被小伙慢慢的加温着,能听到容器中水被烧开的声音。梵蒂斯一挥手,示意他退下。待那个仆人关好门以后,梵蒂斯才坐到了凳子上。

  “天地根需要煮沸以后,晾上半柱香的时间,那时成一碗,不管是一饮而尽,还是慢慢品尝,都会有不同的滋味,现在的话大家就稍等一会儿吧。”屋中的香气时候让“女王”的心情极好,说话也变的温文尔雅。

  “呵呵,城主你这话就见外了,能有幸一品天地根这种罕见的香茶,实属我们的荣幸。”还是雷恩团长率先打破了平静,看到大家都没有敢说话,他也只能带个头了。

  “恩,前辈煮的茶一定世间少见,能有幸一品,确实是我们的福气了。”不知道该说什么的王天豪,几乎是按照雷恩的原话搬了过来。

  梵蒂斯哪里理会他,在跟雷恩客套了几句后,半柱香的时间就过去了,她亲自为雷恩成了一晚,算是对客人的尊敬。至于其他人嘛!还没有到达让她亲自动手的地步,当然大家也不敢让她帮忙,都主动自己成了起来。

  “天地根有两种品法,咱们先干为敬,首先要谢谢雷恩团长来到恸哭之城,帮我平定了一下北方的嗜血强盗,若不是您手下人英勇表现,恐怕还真震慑不了那帮人了。”说着她自己一饮而尽,以示诚意。

  看到梵蒂斯先干为敬了,大家也纷纷的举杯大口喝了起来,要是自己没有感觉错,天地根这种茶刚到嘴边有淡淡的清香飘出,入口绵延爽滑,大口咽下去的时候才感觉到一股甘甜顺喉而下,全身放佛轻松了很多,顿时觉的神清气爽。

  “这第二杯嘛?”说着梵蒂斯稍微顿了一下,转头看了眼王天豪:“为了纪念我的一位老朋友,因为我已经摒弃前嫌,不再执着于过去了,所以就当是我敬过去的自己了,但是这杯我要慢慢的喝,其中的滋味,大家应该慢慢的品尝。”说罢,就做回了自己的位置上,轻轻的酌了一小口,脸上的表情却表现的五彩缤纷,让人们看不透了。

  待众人都照做以后才明白,天地根这茶也真是奇怪,大口喝起来甘甜爽口无比,慢品则辛辣一场,让人难以入喉,没有喝过的人一开始如果慢品的话,大部分人都顶不住,不是直接吐了,就是不敢在喝了。

  “慢品出细味,三口如精华。这就看大家是否能坚持住了。”看到大家的表情后,似乎在梵蒂斯的预料之中,开口给大家解释起来。

  “哦?这我还真是不知道啊,只是听说此茶甘甜爽口,可以达到清心静气的效果,长期服用的话可以达到洗经活脉的效果。不知道这些是不是谣传呢?”

  梵蒂斯轻轻一笑,“雷恩团长,你只是听到一些片面的功效,其实天地根长期服食效果,是可以让人们更加的发掘自身的潜力,之所以有价无市就是因为这一点,至于能发掘到什么境界,还要看您是否能坚持下去,像是我的话也不敢每天都喝,接就是几个月才会喝上一两次而已,不然谁也不会天天都能熬过魔考的!”

  “魔考?你是说长期服食的话会让人有入魔的危险。”雷恩大吃一惊,本来他还想要事后多想梵蒂斯讨一些呢?听到后还是算了,到了他们现在的境界,万一遇上魔考,失败后轻则根基全费,重则精神癫狂不分世事。

  看到了雷恩惊讶的表情,梵蒂斯笑着说:“其实也不用太害怕,那种魔考不是你想的那样,大多都是一些精神上的折磨,我感觉只是一些皮毛,不会成为我们的阻碍的。所以还请放行无用吧。”

  雷恩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必定遇到魔考,不管自己的能力多大都没有办法躲过,而且毅力差的话很可能就走火入魔了,怎么能让他不害怕:“哎,城主啊,你说像我们这种老不死的,已经到了这种境界,偏偏还是会感到害怕,真是越活的时间长,越是活的窝囊,还不如这些后辈来的快乐呢?”在坐的几人同时听出了雷恩的无奈,被困在这里,除了时间很长以外,生前的任何辉煌都随之而去了,还有什么快乐可言。

  “也不能这么说,对于一些人来说,这也算是一番新生了,我想你应该也见到不少了吧。”梵蒂斯有小酌了一口,放下碗慢慢的说了出来。

  王天豪他们老老实实的听着,这两个?他们看来都是老怪物了,没想到听他们说话,那有什么王者的风范,简直就是街头的熟人打着招呼一样。

  “你是叫王天豪吧?”梵蒂斯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是,你叫我天豪就可以了,不知道前辈有什么吩咐。”王天豪吓的赶紧站了起来,鞠了一躬,等待前辈的吩咐。

  “不用这么紧张,坐下来,我有一些话想要问你。”

  此刻王天豪很是紧张,皮肤都是轻挨这凳子呢,生怕坐稳了耽误事。

  “九阳那个老头还是那个老样子吗?”这个问题到是问倒他了,他也不明白她心中的九阳是什么样子的,一时犹豫了起来。

  可能是看出王天豪再想什么了,梵蒂斯随后说道:“就是说话总是藏着掖着,明明什么都看穿了,总是在你做错之后在火上浇油,甚至趁火打劫。”

  “啊,你要是这么说的话,我很是认同,还是老样子,没怎么变化了。”看来九阳以前就喜欢挖坑让人跳,自己可能不是第一个受害者。

  “没事喜欢喝个芙蓉果,最爱数落人了,那张毒舌简直是见谁说谁,就连我这个徒弟也从来不留情,甚至喜欢在人前吵我,不给我留一丝面子。”越说王天豪越起劲,一会儿的功夫就罗列了九阳好几条的罪行。

  “哈哈哈。”正说得带劲的王天豪赶忙停了下来,因为梵蒂斯忽然笑出了声,虽然隔着头盔看不出她的表情,但是听笑声可以判断出她心情很高兴,不然也笑声也不会那么的放松。

  “没想打过来这么多年,那个老小子还是要样子,除了嘴上功夫以外,没有什么长进了。”听到梵蒂斯说话,王天豪才放轻松了下来,拿起碗轻轻的抿了一口,发现味道变了,没有原先那么辛辣了,一时半活也不知道如何形容那种感觉,就是很怪了。

  @_酷匠p网&《首发。7

  “前辈,恕我冒昧,我想请您给我讲讲师父以前的事情。从我见到他,就很少听他提及以前的事。”感觉世界成熟了,王天豪开口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你确定你真的想听?”梵蒂斯盯着他的眼睛问道。

  “想听,我更想了解他这个人。”既然对方就上想要讲,那自己何不做一个好的聆听者呢?

  梵蒂斯把碗里的天地根一饮而尽,觉得浑身舒爽了不少,把身子往背后的凳子上一靠:“你们总是叫他九阳或者九阳道长,其实他全名应该叫做王孙无忌,切,真是一个欠揍的人,总是四处的吹牛,喜欢惹是生非,十万年前如果不是他突然不辞而别,里韦尔斯城堡怎么会变成这样。本就在大劫中受到重创的恸哭之城,被附近存活下来的人组成的盗贼清洗,没有谁能成为最后的赢家,那一战城堡的守卫死伤多半,大大越弱了恸哭之城的实力,最后成立的几个有实力的人推荐我当选了临时堡主,让我被束缚在这里,这么多年过去了依然不能随便离开。“听到了最后,在场的人都能听出话里带着浓浓的埋怨之意。

  “那您为什么当初没有跟前辈一块走啊,难道留在这里也是逼不得已吗?”晨曦就是这种性子,一旦好奇心被跳起来了,哪里还顾及太多,直接开口问了出来。

  头盔中的双眼扫视了眼满脸困惑的小人马,出人意料的没有责备。“我们的争执就是因为里韦尔斯城堡而起,当时他不愿意被这里束缚,一心要四处的周游,我想要把这里当成落脚之地,在这里慢慢发展一下,大劫刚过,我们都元气大伤了,再出去闯荡万一发生什么事情。”说道这里,梵蒂斯叹了口气,不再说了。

  “这么说,你跟九阳道长大劫时是在恸哭之城度过啊,听说那里好像被天尸大军包围了,长达几十年的坚守才最终没有沦陷。你们当时能幸免于难,看来是经历了一番苦战啊。”听到大劫时雷恩插嘴说道,其中的危险看来只有梵蒂斯最清楚了。

  “不知道雷恩团长在天空要塞哪里是不是安全,反正这里原先的堡主以前不知道跟炼狱孤魂怎么结了恩怨,才最终被他召唤了天尸大军围攻了。也在那场战役中不幸陨落了。”

  雷恩听的十分认真,不愿意错过一个字。“看来炼狱孤魂邦克仕的传闻是真的,天空要塞是让虫王攻击了,只是我当时不在要塞中,只是知道后来要塞里空无一人,再没有见到过任何是生灵了。也不知道虫王怎么就消失了,这也是天空要塞的一个谜!”虽然两人说的很简单,旁边坐着的人都听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