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恨他,可我相信他一定有苦衷,因为我师父不是一个不负责的人,虽然他为老不尊,性格乖张,但是在一些大体上他敢作敢当。你们一定一起相处过,应该明白他这个人的。”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王天豪出言顶撞起来,也许是为了帮九阳正名。

  对面的梵蒂斯没有料到眼前这个弱不禁风的人,敢顶撞自己,还接连的问出了一些奇怪的自己。本能的开始考虑如何回答了,只是过了半天后,仍旧站在那里,看来是王天豪的问题让她陷入了回忆。

  脑海里的画面一下子回到了很久以前,画面中一位身穿道袍,眉宇清秀的少年,倒背双手站在山巅之上,睥睨天下的眼神,打量着四周的环境,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好像不食人间烟火。风吹动着他的道袍,只见那人慢慢的呼出一口气,纵深一跃而下,没有丝毫的胆怯。下坠的身体在半空扭转了过去,一个全身盔甲的人影出现在他停留的地方,趴在崖边伸手对着空气疯狂的抓动着,阻止不了他下落的身影,转眼道袍就消失在了崖底。

  梵蒂斯的身子突然晃动了一下,手猛地握了起来,盔甲后的双眼首次露出了遗憾的感情。

  “不知道前辈是不是也认同我的说法,九阳再怎么玩世不恭,不过他也很懂得适可而止,只是表达的方式有些怪异,虽然我师父对我的要求很严格,但是事后总能让我感觉到很多的关爱。我的入世经验很少,在出来时师父对我百般刁难,甚至言语相讥,出来以后我才明白,他在用他的方式告诫我,让我少走了很多弯路,逃过了一次生死劫难。”梵蒂斯反应让王天豪心里一动,看来对方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尤其是女人,佛魔皆是一线之间“哼,要不是他,我能被困在这座城数万年之久,要不是他,我何必要呆着这座鬼城里面。”触动越深,梵蒂斯的感情波动的就越打,时候终于找到了一位聆听者一样,平时惜字如金的她,却说了很多废话。

  “好,前辈既然这么说,我愿意听听,我师父到底怎么惹怒了前辈。假如真的罪大恶极,我愿意帮他受惩罚。”王天豪也是犟脾气,自己亲近的人被别人一通恶骂,本想求情离开的他,把背包往地上一方,一屁股坐了下来。

  “你说,我师父有什么过错。”脸色严肃的他开始质问起来,到像是主人一样。

  梵蒂斯没有慌着回答,可能又陷入了回忆,这次出现的是身穿道袍的青年,在跟一位身穿盔甲的人激烈的讨论这什么,周围的景色宜人,青三绿水环绕,花草盛开简直就是人家仙境。画面一换,道袍的青年面红耳赤,开来结果已经出来了,不过却不怎么高兴,想来是他的提议被否定了。最后道袍青年直接拂袖而去,留下盔甲人孤零零的呆立原地,不知所措。

  “你师父为了一个猜测不顾多年的情义,擅自做主离开了团队,那次以后,错失了最好的联合机会,恸哭之城和里韦尔斯城堡之所以会这样,他要负一半的责任。”梵蒂斯指着王天豪大声的指责起来,刚才的回忆让她情绪大变,话里带着浓浓的煞气,似乎一言不合就会大打出手。

  “恸哭之城竟然和九阳有关系,好像还很深。看梵蒂斯的表情,稍微回答不满意,除了自己走不了以外,能不能活都是问题了,要怎么办才能让她满意呢?”王天豪一边想,一边在心里说道,他必须冷静下来思考如何应答。

  看到王天豪被问的哑口无言,梵蒂斯发出一声冷笑,她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让他的徒弟心声愧疚,折磨他们才会让她发泄的快感。

  “假如当时你听了我师父的话,你认为恸哭之城还会是这个样子吗?”王天豪已经不知道如何回答了,只能反问她。同时下意识的倒背双手,其实手已经搭在了背后的长枪之上,对方一有什么动静,我就准备先下手为强,他可不敢保证梵蒂斯会对他突然出手,必定上次自己已经见识到了,这个女人连自己的承诺都可以背弃,难保不会偷袭。

  “小子,发下你的手,也许我还能在跟你说会儿,要是想早点死,就继续把手搭在武器上。”王天豪心里大愕,自己随意的一个动作,对方就能明白自己的意图,看来是自己小看她了。

  “不敢,我就是害怕,前辈勿怪。”这种时候与其装傻充愣,不如实话实说,在这些老妖怪面前班门弄斧,简直就是在挑衅他们的底线,说不定下一刻脑袋就搬家了。

  “哎,你师父要是能有你一半的诚实,也不至于变成这样。”梵蒂斯听到后叹了口气,似乎也是想明白了。“雷恩团长,不用再那里蓄势待发了,现在我已经没有以前那么怨恨了,上次在这小子身上出了口气,也看开了。好久没有跟人说话了,上楼喝杯天地根吧。”

  “小子,跟你师父的恩怨都过去了。想要了解你师父的过去,就上去一起喝一杯吧。”梵蒂斯说完径直走进了城堡。

  王天豪一人坐在门口,刚才梵蒂斯从他的身边差身而过,吓的他的心脏一阵的狂跳,还好对付没有出手,吓得他都快七窍生烟了。

  F酷&√匠网正4#版首mv发x

  “团长大人,你看?现在的情况是好是坏。”不知所措的他看向雷恩,求助的眼神看的雷恩浑身不自在,这小子真把自己当成十万个为什么了,什么都可以帮他解答。

  “这我也不好回答,最少你抱住了一命,你应该感到庆幸了,既然没有动手,有原因谈谈,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雷恩笑呵呵的看了他一眼,也转身进了城堡。

  王天豪腾的一下站直了身体,扛起行李,向前面的两人打了声招呼:“走吧,咱们在多逗留两天,盛情相邀就应该让梵蒂斯前辈进一下地主之谊。”转身进入城堡的时候,笑的跟一朵花似的。

  “老大什么意思,不走了?”裴乾在后面大声的嚷嚷起来,刚才的谈话,他听的糊里糊涂的。现在却又要回去,让他更加迷糊了,转首看着晨曦,希望她能帮自己解答一下。谁知晨曦都懒的理他,掉头直接进城堡去了。

  凯瑟琳也是呵呵一笑,消失在了城堡中。

  裴乾发下女人都走干净了,自己在这样站在原地,也得不到什么答案,只能无奈的进堡去了。

  晚饭的时候,王天豪被城堡中的士兵通知,梵蒂斯已经在屋里等他们了,让他们准备好了就过去。想要跟来的士兵打听一下情况,那人却是一脸尴尬的摇了摇头,没有透漏任何事情。

  “我看她好像真不打算追究你师父的责任了,不然也不会让你一起去的。”晨曦十分肯定的说道。

  “我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没有接触过她,那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上次不就吃了一个大亏,让我养了两年,若是可以的话,真的不愿意去。”现在的情况已经没有自己的选择余地了,只能随波逐流,随机应变了。“裴乾,一会儿上去以后少说话,我害怕你情绪激动管不住自己的嘴,要是惹了梵蒂斯,我的下场你也看到了,你可不想学我吧?

  裴乾挠着后脑勺,跟个猴子一样:“我也会分场合的,就人家那实力,一出手我就不知道死哪里去了,躲都来不及哪里还敢去惹啊。放心吧老大,我到那里就光吃,绝对不会乱讲话的。”裴乾拍着胸脯保证道。

  “放心吧天豪哥,是福是祸既然躲不过,咱们只能面对了,何况我女人的第六感很准的,我看的出梵蒂斯已经没有了以往的恨意,很多时候恨也是一种关爱,可想而知你师父对于她来说有多重要,真想早点听听你师父的故事啊。”相反,晨曦表现的很好奇,对九阳的事情十分感兴趣。

  “只能先这样了,借你吉言,咱们一定会没有事情的。我也很好奇他们以前到底经历了什么,还有恸哭之城为什么会成为这个样子。那咱们也出发吧,不然梵蒂斯等急了,绝对没有我们的好果子吃。”拉开房间的们,招呼了下屋内的人,便先向梵蒂斯所在的楼层走去。

  晨曦在心里头想到“看来一定是一场惊心动魄的爱恋了,要是我跟天豪哥也能来一段轰轰烈烈的该有多好啊。”

  屋内依旧如王天豪头一次来一样,就连她撞坏的墙也没有修饰,现在看到上面密密麻麻延伸的裂缝,当时自己到底承受了多大的力道。雷恩和凯瑟琳已经坐在了餐桌盘,正愉快的聊着什么。

  “团长,这么早就来了,忘了问您一下,天地根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难道和师父的芙蓉果一样,也是茶艺一类的吗?”一进屋王天豪就找到了话题。

  “呵呵,要说是吧也算,不过也不全然就是茶,你也只能亲身感觉下才可以知道,你可知道天地跟在外面也是有市无价的就可以了。”雷恩只是说了一个大概,让天地根保持着神秘。

  “那就算了,我也不问了.必定一会就能尝到了。那团长大人,在梵蒂斯前辈没有来时,我想问问恸哭之城怎么会变成这样,你可知道原因吗?”其实最在意的还是恸哭之城和里韦尔斯城堡的秘密,如此壮观的建筑,如今处处都是残砖断瓦。怎能不挑起他的好奇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