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不住情绪的晨曦摆开架势,就要动手打人了。听的云里雾里的王天豪看到后吓的脸都绿了,她们两人又什么愁什么怨,一见面就互相仇视了。尤其是晨曦今天好像是吃了枪药了,说话不仅蛮不讲理,还要当着自己的面打他的朋友。

  “晨曦,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凯瑟琳是我的朋友,你说话怎么没轻没重的。”害怕两人矛盾加深,王天豪立刻站到了两人中间,责备起晨曦来。

  “我吃错药了,你看那个狐狸精,站在你身边跟你又拉又扯的,今天要不教训她,以后见了裴乾我要怎么交代。”义正言辞的晨曦跟本不理他,指着凯瑟琳骂了起来。

  听到了晨曦谩骂,凯瑟琳除了脸色微变以外,并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王天豪心里暗暗的夸奖起她来,这么明事理的人,以后自己要是追到手了,肯定是一个很会持家的老婆。没等他把梦做完,身子就被晨曦推倒在地,一回头,才看到两人已经交上手了。

  {最L新….章节上‘酷匠P~网@‘

  现在的晨曦正在气头上,对面的女人好像很开不起她,只守不攻,自己连续攻击了对方好几次要害,总是在相差无几的时候被对方躲过,好像自己早已经被看穿了一样,越是这样想,晨曦就越是生气,凭借异于常人的移动速度,终于把凯瑟琳逼上了险境,不得不出手还击了。

  凯瑟琳猛的跳到空中,一记手刀劈了下来,对方没有躲避,硬生生的用手接了下来,两人开来势均力敌,同时被震退了出去。“姑娘,你我都是他的朋友,我以前好像也没有得罪你,为什么要咄咄逼人呢。”刚站定的凯瑟琳还是想要和解,必定这是一场无谓的争斗,好坏对于她们都不是好事。

  王天豪再次趴起来,拦在她们中间,想要阻止他们继续下去。万一她们谁有个闪失,你让他怎么向双方的亲人交代。“姑奶奶啊,你就别闹了,是不是怪我没有陪你逛街啊,咱们现在就去,听说城里开了家上门金玉阁,哥哥这就带你去,到那里后你随便挑,不差钱。”说着就拉晨曦往另一个方向走,只要她们分开了,自己也就能进行调解了。

  “谁稀罕你的东西,你给我起来,我今天就要揍她。”晨曦噘着嘴,小拳头握的紧紧的,不过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冲动。

  “好,好,不稀罕就不稀罕,那我陪你回去见裴乾,向你们赔罪去,我都消失了这么久了,你就不担心我?不想听听我最近发生了什么吗?”看到自己调解起到了作用,王天豪趁热打铁,抛出了自己的胜利筹码。他赌定晨曦会感兴趣,并向凯瑟琳使着颜色,示意她赶紧离开。

  “不行,我有任务在身,就是确保你的安全,你应该跟我会城堡去,这样雷恩会放心的。”这下可好,王天豪也是惊呆了,好不容易安抚了一个,旁边这位又不买账了,今天是什么情况,非要自己死了才好吗?

  “哼,好你个狐狸精,我一眼就看出来你是有预谋的,想要拐走天豪哥,休想!”晨曦的脸瞬间冷了下来。“不知好歹。”说完一矛就刺了过去。

  凯瑟琳也不示弱,从后背取下双刺,直接迎了过去,“咔嗤”声此起彼伏,两人也是战得如火如荼,难分高下。正因为这样,王天豪才更加的害怕,有一方强势还好,另一方最多就是受个轻伤,现在势均力敌了,真要是打红了眼,当中谁要是一失手,那就是不死也残疾了。

  王天豪一瘸一拐的在外围劝阻,自己都没有好,也无法阻止他们,再说就算身体最佳的时候,也未必是她们两人的对手,焦急的王天豪不停的嚷嚷着,一时之间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了。

  “两位姑奶奶啊,我给你们俩跪下了,你们都是我的心头肉,谁受伤了我的心都会滴血,其实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只能一死了之了。”经过了一番精神上的挣扎,王天豪终于想到了一条苦肉计。

  附近有一个骑在高头大马上的圣骑士石像,为了效果逼真,王天豪事先咬破了舌尖,使出吃奶的劲,朝着那石像撞了过去,因为身体没有恢复,只能发挥五成的力量,可依然撞的他眼冒金星,双腿颤抖,趁机吐出一口鲜血,晃荡了两下,趴到地上一动不动了。

  那两人虽然斗的厉害,却也操着王天豪的心,这平白无故的又是吐血,又是晕倒的,怎么可能不吸引她们两人的主要呢?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呼,两人默契的都向后各退一步,同时跑向了王天豪。

  还是晨曦跑的快,必定人马族以速度见长,三两步就到了他身边,二话不说就扶起了他,后来赶到的凯瑟琳赶忙查看他的伤势。看到没有什么大碍,才放下心来。

  假如这个世界有影帝,那真是非王天豪莫属,那无力的眼神,颤抖的双臂,配上嘴里不停留出的鲜血,简直就是一个垂死之人。“对不起,还是,还是跟你们添麻烦了。”说话也变的上气不接下气,把将死之人演绎到了极致。

  “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们争斗,也没有能力阻拦你们,但是我知道起因是我。我不能看着你们自相残杀,打在谁的身上,最终痛苦的都是我。听我这个将死之人一句话好吗?”王天豪慢慢的移动了下视线,在恋人的脸上挨个的注视了半天。

  没有人回答他,她们一致的保持沉默,晨曦愧疚的低下了头,压根不敢直视他的目光,害怕被他那眼神灼伤一样。凯瑟琳就好多了,帮王天豪顺着胸口的起,满含歉意的看着他,这在为自己的冲动而自责呢?

  “假如你们都是关心我的人,就一定要握手和解,并想我保证不能再随便的动手了,如果,如果你们……”王天豪喘着粗气,似乎很是吃力,“噗”的一声又喷出一大口鲜血,吓坏了旁边的两人,“你们要答应我,一定要和解,不然我死都不会名目的。答应我,答应我啊……”说着抓住两人的手,使劲的摇晃着。

  同一时间,她们两人开口说了出来“对不起。”场面一时有点尴尬,刚才还不死不休,现在却又相互致歉。

  “你们为什么不握下手,一定要满足我这最后一个愿望。”拉着他们的手慢慢的聚拢到了一块,“和解吧,不好,我不行了。”说完头一歪,躺到了晨曦的身上。

  “天豪个,你这是怎么了,刚才我们是闹着玩呢?你醒醒啊。”焦急的小人马都哭了起来,拉着凯瑟琳开始求救,刚才的地方,现在就成了战友,转变真是太大了。

  “你别慌,应该只是暂时的昏迷,咱们赶快回城堡吧,那里有不错的大夫,说不定一会儿就没事了。”当下凯瑟琳也变的有些慌忙,可还算是清醒,当即就要带着他回去。

  “这样吧,让我背起来他吧,你在旁边帮我扶着点,万一掉到了地上,就会伤上加伤的。在哪吗这就回去。”话毕,晨曦急忙把王天豪驼到了背上,打算向城堡走去。后面的凯瑟琳扶着王天豪的身子,生怕他一不小心就掉下来了。

  此时的王天豪别提多高兴了,扮演者死尸的角色,一定要逼真,别被发觉了,当时候自己可以吃不了兜着走了。

  避开了拥挤的人流,三人很快的就到了城堡门口,验明了身份好,晨曦背着她就往楼上走去,凯瑟琳紧随其后。

  裴乾这货自从来到了城堡里,被好吃好喝的供应这,一些不错的材料在他的手里不停的被加工成各色样式与属性的盔甲或者兵器,最近别提有多自在了,不用为生活发愁,每天就是吃吃喝喝,还能干自己喜欢的事情,太惬意了。

  “哐”沉重的石门被巨力直接推开,两个身影急慌忙的冲了进来。来到晨曦休息的床前,慢慢的把王天豪放到了上面,对他现在情况有做了一番检查,发现他呼吸平稳,好像奇迹吧的好了,简直更刚才判若两人,莫非这是回光返照的效果,晨曦显的更加担忧了。好不容易见到了,没说两句话就成了这也,自己真该负所以的责任,假如不是自己的一意孤行,哪里会放生现在的状况,想着想着眼泪簌簌的留了下来。

  “呀喝,这不是老大,怎么成了这怂样了,晨曦你为什么哭啊。告诉我放生了什么,我帮你报仇。”裴乾一段时间不见,精神饱满了很多,说话依旧吊儿郎当。

  “你滚一边去,没看到他现在身受重伤吗?就不能老实一会儿吗?吓到她好好休息,我就把你给大卸八块。”目前可不是跟他斗嘴的好时候,晨曦也懒的理他。

  “你是说老大受了重伤吗?快起来我懂一点医术,让我来帮助一下他。”越是乱裴乾越是喜欢凑热闹,而且喜欢说大话,好像自己一下子成铁匠变成了医生。

  “你再干靠近,休怪我不客气了,给我老老实实的闭嘴,不然有你好果子吃。”在床边坐了一会儿的凯瑟琳也无法忍受裴乾这个人了,张口就责备起他来。

  “晨曦,她是谁啊,敢在这里大放厥词,我要收拾他,看来老大成为这样,她一定逃不了责任。”刚拿出新打造的兵器,石门再次的响了,神色严肃的雷恩走路进来,一眼就看到床上趟着的王天豪。

  “凯瑟琳你们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各个都无精打采的,王天豪应该恢复的差不多了,听楼下的人说,你们回来了,我顺便过来看看。”三步并作,雷恩很快的就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