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照着地图上的指示前进,过了四五天却依然没有看到恸哭之城的影子,一行人显得有些焦急,裴乾的反应最大,刚到这个世界,就认识了眼前两人,对于这里的情况一无所知,大部分的见闻都是听说,路上王天豪把恸哭之城描述的十分神秘,自己都巴不得能提前看到,谁知,谁知就成现在这种状况了。

  “别怕,不就是晚几天到吗?干嘛各个都神经兮兮的,不要失望,就当沿途欣赏下风景,要学会放轻松哦。”到现在了王天豪还舔着脸说这样的话。

  晨曦看不下去了,能当面教训他的人就只剩下小人马了。“别找借口了,赶快想想办法了,是不是你没有按照地图上的标识走呢?”

  听到了别人的埋怨,王天豪心里也挺难受的。自己现在为团队操碎了心,最后还不落好。一路上只能低着头不说话,默默的翻看着地图。难道是自己买了那个地精错误的地图吗?实在找不到原因,只能把一些责任推卸到那个地精商人身上了。

  “实在对不起,我可能带领大家走了很多冤枉路,不过我会尽量的弥补。大家也坐下来休息下,慢慢的商量一下吧,可能会有新的发现吧。”头一次王天豪主动的承认了错误。

  队伍里的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他们脸上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王天豪是什么样的人,相处的时间长了大家心里都有数。今天的这段话竟然出自他的口中,可能是最近的压力大,才会迫使一个人成长。

  “天豪哥,没事的,就像你说的多点时间散步,也许以后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沿路的风景一旦错过了,就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碰到了。”能发现一个男人变化的莫过于女人,在适当的时候给予他关怀,看着他成长,那只能说明她对他有超越友谊的情感了。

  几人围在一起,开始了激烈的讨论,如果地图没有问题,错的地方除了附近的地形外,就是他们进了别人布置好的迷阵。最好不要是这种假设了,他们还没有一点经验呢?

  “你看,附近的树木基本都一样,我们走了四五天,虽然大部分的地貌不尽相同,而我绝对,我们一直在绕圈子,就是绕的路比较远一点。你们有没有同样的感觉?”王天豪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也想要听听大家的意见了。有句老话说的好,集思广益逃脱升天。

  “我虽然不懂的什么阵法,只是觉得沿路的地形好像是人为的布置好的。经过这两天的观察,有些地方,你看,那里的地方看似平坦,不过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感觉奇怪,一般谁会这么好心给我们这样的旅人铺路呢?”裴乾把自己的疑点说了出来,希望能更好的帮助王天豪。

  “听裴乾这么一说,我也发觉不对劲了,是不是他们专门布置的迷幻阵呢?要么不想我们进城,要么就是恸哭之城设置的防患措施。”想到这里,晨曦心里也开始担心了。

  “现在怎么办呢?老大,你一定能想到好的办法的,如果是锻造上的问题,我都能解决,这阵法嘛,我可是要拜托你了。”既然是自己的弱项,裴乾只能把希望寄托到了他的老大王天豪身上了。

  “别慌,让我好好想想,我师父擅长奇门遁甲五行八卦。他给我的书一直贴身的带着,只是没有时间精读而已。给我点时间吧,你们也在附近好好的观赏下,看有什么材料可以收集的,必定要进城了,我们也会好好的补给一下,没有钱可不行的。”这个时候,王天豪突然的想到了自己的那位挂名师父九阳道长了,他的那本《生死诀》只看了开头的吐息练气,不过确实改变了一些他的体质,后面的布阵一直放着没时间看了。

  要说放松,我看裴乾最乐意了,这几天王天豪一门心思的钻进书了没功夫指导他锻炼了,可把他高兴坏了,成天跟着晨曦到处溜达,有用的东西没有找到多少,倒是给他们拾回来很多的树干,说要进行说明改良实验。他那稀奇古怪的术语,在场的人也都听不懂,只能任由他自己瞎鼓捣了。

  一周的时间过去了,王天豪依旧没有头绪,不过旁边的人好像很是理解他,必定慌野能解决问题,还是让他慢慢的来吧,再添麻烦的话怕影响到他的进展,也就各干各的事情去了。

  晚上的时候,王天豪看上去好像很轻松的样子,把书也收了起来,懒散的趟在营地旁,轻轻的哼着音乐,十分的惬意。

  “怎么,你想到了办法?”两人同时开口问道。

  “要说解决我不敢保证,只是有了一点的想法,我感觉挺合适现在的处境,必定是我师傅的心得,等到明天咱们尝试下,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王天豪做起来,自信满满的说了出来。

  “能有多大的几率,让我心里也有个数啊。”听到好的消息,裴乾掩饰不住兴奋的神情,说话变的很直接。

  “这个的话,百分之六十的把握吧。前提是我们必须要身处幻阵当中,要是迷路的原因,我一时半活也想不到好的办法。”王天豪呵呵一笑,表现的很是乐观。他作为队里的领袖,关键时刻一定要表现的轻松才对,不然会影响队伍的士气。

  “好的,那我也就不多说了,早点睡,说不定明天我就能见到恸哭之城了,想想都激动了。啊哈,恸哭之城我来了,来为我的到来震颤吧。”裴乾满脸癫狂,朝着旷野大声的呐喊着。

  “真不知道你在生前是什么样一个人,这样的小事你都能激动成这样了。等到见到了打场面,还不变成神经病了。”晨曦看到如此的裴乾,忍不住开口嘲笑起来了。

  今夜的天空格外的安谧,让人看了神清气爽,连日里的压力,彻底的得到了释放。略带炙热的空气,也让王天豪觉的心里舒坦。思考着自己一路上来的改变,他扭头看了下他们,是他们让自己成长了起来,是他们给予了自己精神上的寄托,如今阻碍他们前进的问题马上回解决了,让他有了一种成就感,那是发自内心的,无法言语的。

  大家起的都很早,晨曦擦拭着自己的长矛,等待着王天豪发号施令,带领他们前往恸哭之城。虽然没有说什么,却默默的给了他很的动力。

  “那么,咱们就出发吧,目的地就是恸哭之城了,到那里我要好好的招待下各位,不醉不归啊。”王天豪率先迈出了第一步,已经开始计划以后今后的事情了。

  按照王天豪的说法,他们身处阵法当中,而且这阵相当的广阔,所以,阵眼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了,没有谁能在这么大的地方发现那么小的阵眼。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反其规律,长驱直入。

  o=酷)$匠B网b首发2

  一路上王天豪不停的观察道路的变化,走走停停,有时候还要绕一些远路,可是队伍没有一个人抱怨。他们现在最充足的就是时间,在给王天豪压力的话,只能是耽误进程了。

  第一天就这样慢慢的度过了,晚上大家都一言不发,互相干着自己的工作,可是王天豪却是辗转难眠,他开始担心了,是不是自己又错了呢?

  反复的考虑很久,不知不觉中他就沉睡了过去。

  耳边传来一阵的窃窃私语,虽然声音很小,依然吵醒了他,睁开惺忪的眼睛,环视了下周围,晨曦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怕打扰自己休息,他们连谈话都压低了声音。连日来的压力虽重,看到自己的伙伴们还是很关心他,心里也变的暖洋洋的。

  稍微的整理了行装,队伍立刻出发了。不过大家好像看开了,又说有笑的,中途裴乾开始讲他的故事,听的王天豪都一愣一愣的。那简直就是在听奇幻故事,平时看裴乾弱不禁风的,那是被禁锢了能力,谁知道他能轻易的驱使那种上万米的巨舟呢?

  “大家静静。我好像看到了一些不该看的情景。啊,我们要走出来了。”作为先遣队的晨曦,狂奔的跑向了王天豪,她刚才跑过了前方的土坡,回来时就变成了这样。

  笑逐颜开的表情向王天豪诉说着,他们终于成功的走出了幻阵。

  裴乾把手里的木棒高高的抛向了天空,向土坡跑去,他要看看让他魂牵梦绕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样子,已经无法控制住现在的行为了。

  看着裴乾的样子,王天豪轻轻叹了口气,自己当初也是这样子,所以很是理解他,并没有出言阻止的意思,挺下了脚步,心里的大石头也落地了。

  “天豪哥,你真是太棒了,我好崇拜你啊,我们到达恸哭之城的边缘了,站到土坡上能看到城市的轮廊,那真是太壮观了。你听我的心还跳个不停呢?”说着就把胸脯往他脸上贴了过来,吓的王天豪赶紧往后退去,要是以前他可是很乐意享受的。

  看到王天豪的举动,晨曦才忽然醒悟,脸上挂满了红晕,刚才的举动把自己也吓了一跳,他会不会认为自己是一个不知羞耻的人呢?目前她的脑子竟是这种奇怪的想法。

  “走吧,裴乾还在上面等我们呢?趁着天色尚早,不准备让我陪你一同逛逛街吗?”王天豪绅士般的伸出了手,邀请晨曦一同逛街。

  小人马不好意思的走了上去,也不矫情,轻轻的把手搭了上去,两人一同向土坡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