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天豪站在那个裸男的旁边,这个小子如果仔细看,也算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哥,浓浓的眉毛下,高挺的鼻子,看着还很年轻,从面容上判断像是一个老实人,却要干出如此猥亵的事情,大白天的不穿衣服,出现在一个女孩子面前,公然调戏姑娘,这种事自己都没干过,甚至是第一次遇到,回头看了眼晨曦,才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中,王天豪赶紧四下找了下,才在一颗大树后面发现了人。

  晨曦正跪在树前,诚心的祈祷着,看来是惊吓过度了,看光了一个男人,心里可能不太平静,需要做些祷告,让自己调整下心态。

  “呦,姑娘,你这是怎么了,该不会被一个裸男吓到了吧。看他那样子连我的武器都避不开,一看战斗力就是个渣渣,居然能让我们队伍里的主力都胆战心惊,真是一物降一物啊。”非但不安慰下人家,出口就是调侃,还在一旁洋洋得意的看着生气的晨曦。

  因为礼仪还没有结束,晨曦瞪了他一眼,便不再搭理他,被王天豪讽刺惯了,抵抗的能力就增强了,这种小事都可以忍住的,就当是一条疯狗在一边狂吠好了。

  看到人家不搭理自己,王天豪一个人在哪里说了半天,也感到无味了,老老实实回到裸男旁边,继续执行自己的看守工作了。

  谁知道这小子一晕就是天,傍晚的十分,王天豪正在篝火旁加着木炭,那个裸男突然醒了过来,使劲的挣扎了,却被绳子勒的紧紧的,神色一下子慌张了起来,嘴里呜呜的不知道说着什么。

  “好小子,终于醒了,”两人都被吓了一跳,不过王天豪却显的有些激动,第一次审问人应该怎么表现呢?心里一下子浮现出来更重审问的画面,什么鞭打,烧伤,当脑中回想到割喉的场面时,自己都浑身一阵哆嗦,赶忙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嘴里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裸男似乎没有听到他时候什么,王天豪觉得这是在无事自己,心里一股怒气蹿了出来,“别给脸不要脸了,不然小爷我要发威了,可是会让你很爽的?”话一出口,王天豪才感到有些不妥,为什么要让人爽呢?不是该痛苦吗?不免有些尴尬,挠着头讪笑起来。“总之就是让你痛不欲生就对了。快说谁派你来的,有什么目的,为什么不穿衣服接近晨曦,是不要行不轨之事?”一连串的为题,让那个裸男听的都傻了,也不知道是否听懂了,人反正一下呆在了那里。

  “什么跟什么啊,王天豪,我警告你,不要胡说,什么是欲行不轨之事?你给我解释清楚?”还没有等裸男说话,晨曦就忍不住了,明显王天豪是在黑自己,问的问题都跑题了。

  “呵呵,你别急嘛,我是在活跃气氛,你没看到这小子傻愣愣的吗?我是在引导他,在我们那里,这叫做心里咨询。”没问出什么,先把自己人得罪了,王天豪慌忙辩解。

  “哼”晨曦脸上满是不高兴,本来今天出来个裸男,就已经让她很恼火了,加上王天豪故意的挑衅,“哎”怎么就摊上这种事,晨曦不在说话,扭头看着那个一脸傻样的男子,眼中一股煞气飘了出来。

  “好你臭小子,看你还是个孩子的面上,我就不动手了,你看把那位姑娘吓的,在不说,她一会儿就要调教你了。”王天豪附在裸男旁边小心的说道。生怕声音大了,被晨曦听到。

  fX酷)匠网!正◇7版首;y发

  谁知那个裸男一听,反而笑了,满脸期待的望向了晨曦,身子一蹭一蹭的向她挪去。

  晨曦看到吓了一跳,王天豪到底说了什么,竟然让他激动成这样,不由自己的连退了好几步,才发现那人被绳子绑着,跟本够不上威胁。

  看到这种场面的王天豪两眼一呆,满脸的难以置信,这个男人能听懂自己的话,刚才的一句玩笑,这人竟然当真了,真是典型的受虐狂,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巴掌,那个裸男哪里反应的过来,直接来了一个狗啃屎,头狠狠的扎在了泥土里。

  这巴掌的力道很大,等他抬起头时,半边脸都肿了起来,眼眶里噙满了泪水,一脸的无辜,样子楚楚可怜,晨曦看了心里一软,正要上前阻止王天豪,谁知道他猛的抓起这人,眼神变的凶狠,“你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连我的女人都敢打主意,今天不让你知道老子的残忍,我就是你儿子。”

  接下来晨曦无论怎么劝阻,也没办法让王天豪停下来,她也是头一次看到他这样,那个裸男在哪里痛苦的哇哇大叫,哭花的脸上都是求饶的表情。

  “给我说,你叫什么,有何目的。不然我休息一会儿就回来了,敢在我面前嘚瑟,现在知道什么是残忍了吧。”王天豪重重的呼出一口起,这么短时间,自己那出了上学那会儿打架的狠劲,暴揍了这小子一顿,他从来没有感觉如此的轻松,从来到这里以后,自己处处小心,稍有不慎就会被别人教训,现在终于又了一个出气筒,怎会想到自己一发不可收拾,打的忘我了,都忘记了自己是在审问。

  “额,不好意思啊,我下手过重了,真是抱歉。”回过神的王天豪,看到眼前这个鼻青脸肿的小子,也是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出手这么重。

  “你来吧,再打一会儿人就死了,到时候怎么问啊。”晨曦没好气的说着,慢慢的靠近了那个裸男,这时裸男满脸的惊恐,听到王天豪刚才的话,他心里更加的害怕,眼前看似温柔的女人,可能是一个比刚才的变态还厉害的角色啊。

  裸男一边哭一边蜷缩着身子,好让自己尽量的少挨些打。“女神啊,你就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断断续续的,裸男开口了,看到晨曦并没有停下脚步,害怕过头竟然昏死了过去。

  “他不会是死了吧,我杀人了,怎么办晨曦,我们逃吧,这可是犯法的事情啊。”平白无故,自己失手打死了人,王天豪变得惊慌失措起来,说着就要去收拾行李,准备逃离这里,真把这里当成自己的世界了。

  “你给我老实点,被在这里添乱了,他只不过是昏过去了。没什么大不了,让你下手那么重,这可好,什么也没有问出来。”

  晨曦上前探了下裸男的脉搏,发现没有什么大事,一脸气愤的看着王天豪,责备起他来。

  “人家真是无意的,谁让他想欺负你了。以后绝对不会发生了,你给我次改过的机会啊。”王天豪低着头,开始掐自己的手指头,他犯错之后总是习惯性的这样。

  晨曦看到后脸色好了许多,眼前这个人,就跟个孩子一样,让人有喜有忧,跟本生不起脾气。“好了,怕了你了,等会儿还是我来问吧。”

  没过多长时间,裸男哼哼的醒了过来,可能是做了什么噩梦,额头上一下子浮出了许多的冷寒。

  “你醒了啊。别担心,我不会打你的,只要你回答我几个问题就可以了。”晨曦坐在他的旁边,也没有看他,反而是不停的给火堆里加着木头,脸上还挂着笑容,哪里像是在审问犯人,简直就是跟人搭讪。

  “你却定不打我了。”裸男听到后还是不敢相信,干脆自己就想说,谁知人家跟本不给自己回答的机会,上来就是引诱自己,自己照做了,还是换来了一阵暴打。

  “你看我想是坏人吗?”晨曦扭过头,冲着他微微一笑,一笑之下露出两个小虎牙,别提多可爱了,哪像是坏人。

  “那,那我就说了。希望你们问过后能放过我,一定感激不尽的。”裸男心里的戒心慢慢的消失了,决定相信眼前的人。

  “我裴乾,在征服恶龙的队伍中发生了一场恶斗,不幸被‘无尽之焰’巴萨克的龙息打中,坠入山崖,醒来就到了这里,在这里呆了很长断时间,发现你们从这里路过,就好奇的跟了过来,如果打扰两位,那真是太抱歉了,还两位高抬贵手,放了我把。”这名叫裴乾的年轻人,说到最后激动话都打颤了,看来非常的害怕。

  “哈哈,叫的什么鬼名字啊,还赔钱,你怎么不赔命啊。怨不了你会没命呢?怨来是因为赔了钱啊。”听完之后,王天豪到是很开心,这个人应该也是个遇难的人,才会在死后来到这里,不过那个名字?实在是太喜感了,让他忍不住大笑了出来。

  “呵呵,没办法,两位知道我没有敌意,就放了再下吧,我保证,今天的事我就当没有放生过,以后都不会报复两位。”边说边发起誓来,嘴里喊着什么人名字,神色很是庄重。

  “不用了,看来你和我们一样都是新人。知道你没有什么恶意,我们也不会难为你的。”晨曦想到自己也是一个新人,不过就比他幸运的多了,遇到的人也都十分不错,不由得同情起来。

  “赔钱,看在你老实的份上,我们也不为难你了,刚才是我出手重了,如果你穿些衣服的话,我想也不会如此。”王天豪出于同情,说话也变的幽默起来。

  裴乾看了眼王天豪,不免有些害怕,小心的说道:“其实我也很奇怪,我记得掉落山崖时是全副武装的,醒来后就一丝不挂了,如果吓到了姑娘,真是抱歉,希望您不用怪罪我,我真是无心的。”裴乾诚恳的说着,哪里会知道这个世界跟本就没有金属物质,所以自己一醒来来回全裸出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