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看来大家都不好受啊,”受伤严重的王天豪慢慢的爬到晨曦的旁边,把那这个昏迷过去的女孩搂在怀中,置身死地的他也不担心敌人偷袭,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眼神里露出了深深的自责,明明劫难因自己而起,连累了现在的女孩跟自己一起受罪,假如自己在那个世界里遇到个这样的姑娘,一定会娶她为妻的。

  威丝曼也没有动手的意思,看着眼前这两个将死之人,纵使自己杀戮成性,还是留给了他们租后独处的机会,转身看了眼脸上正不停喷血的伊威尔,关心的说道:“还顶的住么,把我这瓶上好的疗伤药用了吧,老二现在不在,不能在失去你了。”

  “大哥,这么点小伤不值当用,你留着吧,我等会随便的包扎一下就可以了,还是赶快解决了眼前的麻烦吧。哼,居然敢让我受伤,看来只能折磨他的女友了,要不怎么对得起他呢?”伊威尔发出一阵邪恶的笑声,流露出淫荡的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龌龊的事情。

  威丝曼见状脸上显出无奈的表情,自己的这个兄弟就是喜欢折磨人,而且尤其是女人,看到他受伤的份上,这次就由他去吧。

  v酷@f匠网'永Q、久免?费AF看~小t说u

  伊威尔使劲擦了把脸上的血迹,让自己的视线看的更加的明朗,慢慢的走向王天豪,“兄弟,你看我这伤是你造成的,要怎么算呢?不如,把你的女朋友交给我把,一会儿我给你们一个痛快,省的她痛不欲生了。”

  “这位大哥,我求你了,仇是我一个人的事,没有必有赶尽杀绝吧,不然狗急了也会咬人的。”王天豪没有抬头,却说出了这样的话,让威丝曼一愣,纳闷的看着他,心里有了猜疑。

  “哎,到了现在,你还要继续装吗?要不是你这个人马应该早就跑了,以她那体力想要刻意的逃跑,就算是我大哥也不一定跟的上,你这个废物连保护女人的能力都没有,还敢大放厥词,我就当着你的面,让你观看一下,让你体会什么是生不如死,哈哈哈……”伊威尔满目的淫光,盯着昏迷的晨曦上下打量着,擦了一下嘴角的口水。

  “看来你非要走这步了,本来我还打算放你们一马了,不过像你这种人,留下了只能是一个祸害,不如随我一同去那个世界吧,省的你在胡作非为了。”慢慢地抬起头,王天豪脸上无悲无喜,目光看着伊威尔,就像在看一个死人一样。他掏出一段绳子,把自己跟晨曦紧紧的绑在了一起,心里的一块石头也落地了。今生欠你的,看来这能来生偿还了。

  威丝曼诧异是什么让这个将死之人如此的自信,胆敢说出这样的话,看了眼破涛汹涌的河水,但是他们离崖边还有一段距离啊,就算他想要跳崖,凭他现在的情况,爬过去也要耽搁半天的。

  随着伊威尔慢慢的逼近,王天豪变的越加淡然。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摸索出一块青色的石块,小心的拿在手里,石头上雕刻着一条盘旋飞舞的巨龙,龙头朝下,正喷出熊熊的烈火。

  “我大哥出来的时候给了我这件东西,说什么在危机情况下会发挥巨大的作用,没想到,竟要用这物来葬送自己,好像在看一下他们啊,不知道嫂子跟达森是不是还在“缅怀客栈”,师傅你交代的事情我无法完成了。”说完向着天空一拜,算是一种诀别的礼仪。手里青色的石块被他狠狠的抛了出去。

  看到王天豪突然扔出一物,威丝曼本能的躲闪,发现跟本不是射向他们,而是向他们的身后扔去,心想这小子在玩什么玄虚,死到临头了,还要糊弄他们不成。

  “哄”一声巨响从身后传来,一股剧烈的冲击波夹杂着熊熊的烈火,瞬间把他们四人吞没了,“咔擦”断崖经不住如此剧烈的冲击,开始大面积的崩塌,四人所在的地方伴着轰隆隆的巨响,掉到了汹涌的河里,谁能想到结果竟是这样。王天豪最后的大杀器,让一向小心的威丝曼再次尝到了苦头,在落水的一刻,威丝曼心中怒火终于爆发了,“你小子要给我小心了,再此复活只时,就没有这么容易让你死了。”

  “风间之谷”中的地下河,依然波涛汹涌,在吞没了他们只会,仍旧没有满足,只有那些残檐断壁预示着这里曾经发生过巨大的爆炸,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还有机会被人发现都成了疑问?

  要是说死亡,王天豪可是经历过的,从眼前一片漆黑,没有任何的感触,到发现自己置身茫茫的黑暗当中,在黑暗中不停的前进,分不清方向,感触不到任何事物,再到后来发现光芒,努力的追寻方向,期间到底经过了多长时间,他也不太知道。

  “啊,啊。”一阵嘶哑的声音发了出来,一具趟了不知道多久的尸体奇迹般的有了动静,他努力的睁开自己的眼睛,在见到光的同时,快速的合了起来,这是怎么了,竟然如此刺眼,慢慢的把眼睛眯成一条缝隙,适应那耀眼的光芒,鼻子里也有了一阵泥土的芳香传来,不过身子还是没有办法移动,只能这样静静的躺着。

  经过长时间的适应,王天豪刻意清晰看到附近的情况了,还是参天的大树,密密麻麻的森林,这种画面他好熟悉,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不就是这样子吗?难道自己有回来了,不该啊,当时自己可是一下子没有了直觉,“有,有,有人,人吗?”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说话变得十分艰难,简单的几个字,居然说了半天,喉咙也痛的厉害,仿佛好几年没有发动过的车子,内部的零件已经老化,稍微用力都会产生巨大的摩擦,不过机器移动就会磨损坏掉,王天豪一说话嗓子就会发生疼痛。

  就这样,过一段时间他就会嗯嗯几声,希望有人可以回答他,身子动不了,光这样躺着,他的心中产生了各种的念头,最担心的就是晨曦现在如何了,不过自己目前的情况,也算是瞎操心了。

  算算时间,他感觉自己应该趟了一个多月了,身子也开始有了反应,手指都有了反应,没事的时候他会不停的握拳头,然后松开,锻炼的多了身体的其他部位也被打动了起来,两天手臂都有了直觉,在努力一些时间,他相信自己可以恢复过来的。

  “啦啦啦,我是一只快乐的小人马,无拘无束也无他,闲来林中闲溜达,生活自在乐哈哈。”随着一段清脆的歌声传来,正锻炼中的王天豪心中一禀,那熟悉的声音,难道是晨曦吗?

  “我,我在这?”强忍着喉咙传来的阵痛,王天豪使劲的呐喊着,虽然声音不大,但却是他目前所能使出的全力了。远处的歌声忽然停了,紧接着就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哈哈,天豪哥,你醒了啊,真让我担心死了,还以为你要在沉睡个几年呢?没想到这么快就活过来了。这是太高兴了,你是不知道啊,这个地方可比风间小镇好玩多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引入了王天豪的眼帘,那张让自己魂牵梦绕的脸庞,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处了身上的装备有了变化外,跟自己映像中的人没有什么两样。

  “晨,晨曦,你,你没事吧。”努力了半天,王天豪了终于把要说的话说了出来。

  “不是我还能是谁,切,难道你还想到了别人不成。”晨曦看着王天豪的脸,发出一阵不满,说着上前扶起了王天豪,这么长时间里,他趟这都快闷疯了,终于可以换一个角度开四周了。

  “你看,我们现在的地方还不错呢,四周都是参天大树,要是出了这片森林,外面那条河流真是宏伟壮观,想来我们就是被它带着,一路顺流而下,来到这里的吧。别说,你还真会想办法,咱们是怎么逃过去的。当时我昏迷后他们没有对你怎么样吧,没看出来你还知道风间之谷的地下河是个出口,竟然联通到了这里,平时真是小看你了。”晨曦嘴里不停的说着赞美的话,看来对王天豪的做法很是满意,一下子成了他心中的智者了。

  听着这个小人马莫名其妙的夸奖,王天豪在心里想着,可能是晨曦误会自己了,但是这也不用解释什么了,知道他们两人都相安无事比什么都好,再说自己的决定确实给两人换来了生机,逃脱出了威丝曼的杀劫。

  “没,没什么?”王天豪努力挤出一抹笑容,让自己看着更加精神一点。

  “别慌了,天豪哥,身体要一点点的恢复,你可能受伤太重,所以复活才要更长的时间,才用了三年的时间,已经算的不错的体质了。”晨曦笑着安慰王天豪,帮他疏通这背后的脉络。

  “三,三年,时间了?”王天豪脸上挂满了吃惊的表情,难道自己已经睡了这么久,回想起那场剧烈的爆炸,自己因为承受了大部分的冲击,所以是怎么落水的都不清楚了,更不会长大会漂流到这里,当时若不是用“炽蛛丝”编成的绳子把他和晨曦绑在一起,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天豪哥哥,一看就没有复活过,等你身体养好了,我再慢慢的说给你听,你是没在附近玩过,真是太好玩了,等你身体好了的时候,要天天陪我游玩才可以。”晨曦一边给王天豪按摩,一边给他介绍着附近的特色,嘴里不停的说着,好像决堤的大坝找到了宣泄口。

  “哎”王天豪心里叹了口气,旁边的小人马跟本不给自己说话的机会,依然陶醉在自己的世界中,嘴里说着一些琐事,唠叨着自己一时都无法安静,不过心里却十分的开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