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缝外的风刮的更猛了,因为无法再前进的缘故,王天豪他们两人只能呆在原地,这都两天过去了,他们很是担心那帮人追上来,虽然现在的情况对哪波人都有影响,但是他们知道对自己来说可能更加的不好。目前也只能期望那些人主动的放弃了。

  更zB新“最快上Z酷4p匠;Y网√w

  他们现在也没办法布置更多的机关了,在地缝中草草的弄了一些障碍物,如果有情况,他们准备沿着这条一眼看不到底的地缝往下走。若不是万不得已,他们是不敢随便的乱闯的,地底下的危险可是更大,活动会大大的受限,到时候连逃跑都难。

  愁眉苦脸的王天豪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就这样拉着晨曦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每天过的都心惊胆战的,生怕万一自己睡过了,放生了危险。

  “天豪哥,你最近这是怎么了。没有以前的那么开心了,不会是因为那波人的关系吧,别害怕,我什么世面没见过啊,怎么生前我也是个圣女,比那些害怕的都遇到过,还不是逢凶化吉了吗?我相信跟着你一定会吉人天相的。”说着,不忘露出一个可爱的鬼脸,让王天豪看的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王天豪轻轻的拨动着火堆,侧脸看着晨曦,一抹温暖的笑容洋溢了出来。看的晨曦浑身不自在,不好意思的扭过去了脸。

  两人没有说话,却感觉十分的融洽。一旁的王天豪思考着一下步的行动,样子略显沉重,晨曦则一脸的笑容,没有丝毫的苦恼,真是一个快乐的活宝,不管面对什么都不会让她产生恐惧。

  “吱”一声轻鸣,让在坐的两人神色一紧,不远处不知的警戒被触动了,都到了这种人迹罕至的地方了,陷阱是昨天傍晚布置的,今天就被触发了,分明是被人为拆毁。现在也没有他们考虑的时间了,王天豪一咬牙,看向晨曦,脸上带着一种决绝,无路可逃的他们只能赌一次了。

  看着漆黑的地缝,延绵向一条不知深浅的地方,两人心里都有了觉悟,走下去也许可以逃离,继续呆着只能等死。

  “晨曦,快点收拾下吧,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他们可能半天后就会到达这里。愿意跟我一同进行下一场冒险吗?”王天豪出人意料的说着,正儿八经的模样逗笑了小人马。

  “呵呵,没看出来,你还是懂一些礼节的吗?看你如此诚恳的邀请我,煦烨族圣女墨菲尔·晨曦接受你的邀请,自愿答应跟随王天豪一同探险,两人互相帮助,绝不背叛对方。伟大的自然之神请保佑我们一路平安。”晨曦突然样子古怪的说着一些话,身子更是进行着一些庄重的仪式,似乎在向他们信仰的神明祈福。

  一生中如果没有什么可信,那为自己找一位神明,无疑是一件快乐的事情,总是能在你需要的时候给予你精神上的寄托。王天豪这个无神论之人,现在有些后悔了,如此场合下自己是不是该配合一下呢?要说自己有什么信仰的话,处了黑道都敬重的大哥以外,一时真想不到什么了。

  “关二哥,在上,小弟王天豪,现在郑重的向您发誓,一定会对旁边的这位圣女……”话到嘴边,突然忘记了晨曦的全名,一时尴尬起来,不过灵机一动随口说了出来:“一定会对旁边的丛林女神,晨曦生死相帮,如有违约甘愿受到整个黑道的追杀,不死不休。”编玩了之后,王天豪感到身子一松,好像自己是什么黑道大哥一样,居然牵连整个黑道之上,要知道在他的那个世界里,路上随便一个有纹身的少年看他一眼,他都会心惊肉跳一阵子呢?

  “哈哈哈,天豪哥,你们那个世界的神明一定十分了得。要不然也不让你这么郑重吧。”晨曦后一次听到这种神明,不免好奇的问道。

  “那是,在我们那个世界,我好歹也是混道上的,哪些兄弟不给我一些脸面,现在是虎落平阳了,但是我的心始终坚信,只要有崇高的信仰,总会让我们彼此沟通的。”想到自己那萧瑟的背景,一时兴起,王天豪开始胡乱编造起来。

  “我就知道你也是一个英雄级的人物,虽然看举止跟本不像,也许是你一直在伪装或者还没有正在的觉醒吧。反正我看你就不是一般人。”说完,竟然满脸崇拜的看着这个屌丝,仿佛是在看什么英雄一样。

  王天豪赶紧拨了下自己的头型,这种被人仰望的感觉真是很久没有体会过了,居然陶醉了起来。

  不敢在耽搁下去,两人赶忙的收拾完后,制作了一个简易的火把,下心的向着地缝深处走去,从里面吹出的风也不在那么的剧烈。

  往下面的路十分的好走,风的阻碍下了,两人的脚程一比以前快了两倍,尤其是在走了很长一段路后,仍然没有走到尽头,这样王天豪的心看到了一丝希望,假如随便的走到了尽头,那就预示着他们已经没有了生的希望,再要回头折返被人堵住去路的话,只能发生一场生死战了。

  “天豪哥,你说着回通的到哪里啊,会不会也有什么意外的收获,比方说遮天石啊,返生树啊一类的稀有材料。我只要一想到,就会心里一阵窃喜呢?你有没有这种想法!”晨曦倒是乐观,也不担心什么,反而幻想有什么意外的境遇。听的王天豪一阵无奈,这种神经大条的性格,当下不知道是好是坏,一般的女性此时恐怕应该哭哭啼啼,埋怨他才是。

  “只要我们还没有走到尽头,就一定会有机会,万一前方就出现了传说的寰圣天星石,咱们可就真的发达了,倒时那几人来到后,随便给他们一些好处,就应该打发了他们吧。”为了缓解气氛,王天豪也开始放开心情,胡乱的说了起来。

  一听王天豪说道传说中的材料可能会被他们得到,晨曦的热情一下子被刺激了,整个人一阵兴奋,围着王天豪来回的跑了起来,脸上更是洋溢着一种种了大奖的喜悦。果然只有神经病能理解神经病了,王天豪这个时候更是添油加醋起来,各种传说,稀有的东西一股脑的说了出来,不管有没有见到过,只要是听说的都搬了出来,展现自己博学的时候到了。

  “哗啦啦”的声音响了起来,王天豪听的出,这是地下河水流动发出的声音,他们走了两天了,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是累的时候休息下,让后就开始赶路。他估算应该有从谷外到内谷这么长的距离了。地下没有风的关系,所以他们两人行动比进谷后快了三四倍有余。

  又走了一天,两人的面前出现了一条一眼望不到头的大河,河水波涛汹涌,打在崖边溅起了几丈高的浪花,也不知道源头在哪,通向哪里。王天豪一辈子都没有见过什么像样的大河,一时被眼前的情景迷住了。面对这么恢弘的场面,那拍打在崖上的声音,正冲击着自己的心灵,他感到自己是如此的渺小,毫无一丝的还手之力。也许这就是震慑,发自己内心的恐惧。

  “天豪哥,你怎么了,干嘛傻愣愣的站在那里呢?”晨曦看到王天豪就那样傻傻的站字那里,面容呆滞,眼神里留露出恐惧,还以为他是绝望了呢?必定眼前这条大河他们也过不去,旁边都是峭壁,稍一不留心掉落了下去,那就会命在旦夕啊!

  “啊,没什么就是看的太投入了,生前没见过什么大场面,头一次看到这种气势恢宏的场景,一时间入迷了而已,既然现在无路可去了,就在这里安营扎寨吧。把机关都布置到这里,我相信他们不会追过来了。必定这么深入一个地方,他们也会不安的。咱们在这里住个三年五载的,到时候出去,可能就逃过一劫了。”自从看到了这里的地形,王天豪的心就彻底的放开了,既然逃无可逃,不如坦然的面对为了。现在不管在怎么操心,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要在这里安寨了,还要在这里住三五年,天豪哥陪着我,相信一定很快乐的。”晨曦出奇的高兴,似乎是她愿意的结果。

  王天豪每天都会走到他们搭建的平台上,四处观察一番,有时候会走到崖边,向下看着波涛汹涌的喝水发呆,不时的在哪里挖一些东西,弄的四处坑坑洼洼,没有一处平地,晨曦就不同了好像很享受现在的生活,每天都会在王天豪耳边不挺的讲一些自己的故事,而且乐此不疲。不过王天豪到是一个好的听众,毕竟人家讲的都是什么战争啊,魔法之类,压根就不是他能理解的,听起来也是十分的震惊,被那些神奇的人事物所吸引,有时候会主动请求晨曦讲述。

  二十天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就在两人欢快的交流中度过了。平台上除了凹凹凸凸的大坑外,就是一些古怪的雕刻,晨曦为了打发时间开始把它们种族的象征四处的展示,这下可好,弄的跟进到了一个神秘遗迹一样。

  “晨曦,你醒醒了,好像有什么客人要来了,咱们准备好好迎接一下吧。”说话的王天豪脸上显出坚定的表情,轻声的呼唤正在熟睡的晨曦,刚才一阵轻响告知他,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那些人果然没有放弃收索他们,最终还是找到了这里。

  “什么嘛,这种地方那有什么客人啊,你是不是傻了。”晨曦一边揉着迷糊的眼睛,一边抱怨着。

  王天豪叹了口气,都这种时候了,她还是这种心情,跟本没有一丝的紧张感,好像一切本该如此一样。让他不由的开始敬佩,晨曦尚且都没有惧意,自己难道不该拿出英雄应有的风范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