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相安无事,王天豪早早的起来,四下看了下周遭陷阱,没有发现任何的危险,让他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最近,自己老是眼皮乱跳,虽然自己不怎么相信命运,但是这突然起来的征兆,还是让他变的警惕起来,再加上最近的情况不算太好,拖着半残的身子,已经连累了晨曦一阵子了,要是再出什么意外,那该如何是好啊。

  “大哥,你起的可真早啊。没有什么可疑的情况吧。”晨曦睡眼惺忪的看着王天豪,揉着迷糊的眼睛,这是最近几天休息最好的一天了。王天豪说晚上他值夜,自己这两天背着他,让自己也累坏了,总算得到了一次好的休整。

  王天豪笑着挥挥手,示意她没有什么可疑的,让她放心继续休息。顺便在四周捡起了些树枝,生气了篝火,到了外谷以后,他变的更加勤快了,没有摔伤前,他的一身懒毛病,现在改的差不多了,人都说吃一堑长一智,总算让他长记性了。

  王天豪坐在火堆旁,用手撩拨着枯枝,旁边的晨曦安静的睡着,样子是那么的美丽,静静看着小人马的身子,王天豪心里感到一阵温暖。这个世界带给了他太多的惊奇,虽然危险重重,却也到处都让自己感动。她就像一位睡美人那样,静静的趟在那里。恬静的脸上挂着一丝的慵懒,均匀的呼吸,显得是那么的放松。

  越看王天豪越觉得口渴,一股莫名的冲动,可能是坐在火堆旁的原因,他感觉自己好热,动手摸了摸脸,以前发烧时才有的感觉。忽然一阵尴尬的笑声,这个世界哪里还会有感冒发烧啊,是自己想多了。可是这浑身口渴发热是怎么回事,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得想让自己保持平静,摇着头看向晨曦,登时心里又是一阵乱跳,看着那张脸,越发的有吸引。渐渐的把身子挪了过去。

  晨曦的身子抖动了一下,可能是打了一个冷颤。王天豪看到后立刻把旁边的大树叶盖在了她身上,看着她舒服多了,自己的心里也踏实了。

  出于好奇,他动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秀发,一种别样的感觉,他把脸贴近仔细的瞧了瞧。一阵芬芳扑鼻而来,让他欲火更甚。那是处子的芳香,王天豪意乱神迷下,嘟起嘴向她的脸上贴去,他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现在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咔嚓”一声轻响,立刻打断了王天豪的行为,因为那是他做的机关被触动了。这个节骨眼上,连上天都来破坏自己的好事,王天豪心里一阵不爽,转身向旁边观察起来。

  远处一个黑影赶快躲了起来,还是被王天豪发现了。他立刻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朝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害怕打扰了熟睡的晨曦,我努力让自己走路发出的声音变小,手已经伸向了腰间,刚才的那个黑影一闪而逝。虽然没有攻击自己,却是在观察他们的情况,在眼下当口,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一旦被人刻意的关注,恐怕也非善类。

  出于对团队的负责,王天豪准备探察来人的情况。刚才那人隐藏在树后,也没有什么太大的行动,可能也在考虑是否要动手。

  “好了,你出来吧,我已经看到你了,别让我动手,要不然咱们也没有商量的余地。”走到了树前,王天豪脸色一沉,一股杀气随之而来。

  树后依然静悄悄的,没有任何的动静。

  这种情况早已在王天豪的意料之中,他一下抽出腰间的双节棍,大喊了一声晨曦的名字。现在的局势已经明了,来人是敌非友。要不然也不会这样偷偷摸摸的,肯定是在谋划着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一声大喊惊醒了熟睡的晨曦,她听出王天豪那声音中的意思,猛地站起身来,一把抓住自己的长矛,警惕着四下打量着。看到王天豪站在一颗树旁,戒备的拿着武器,浑身的杀气尽散。

  晨曦没有回应,也是悄悄的向那边靠拢,现在她准备跟王天豪两人呈包围之势,逼出躲在后面的敌人。

  “我在警告你一声,不出来,我就动手了。”王天豪看到晨曦已经摆好了架势,便想树后的人发出了最后的通牒。

  王天豪拿着双节棍朝着树后慢慢的靠拢,来人不准备何谈,自己也只能先下手为强了。说时迟那时快,快绕过去时,手里的双节棍已经挥了过去,棍身打在树上,借着惯性朝树后回去。

  一个黑影“嗖”的蹿了出来,反手向王天豪刺去,手中的短剑散发着寒光,眼看就刺中他的喉间,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一杆长矛斜着刺了出来,如果刺中,那便会直接贯穿头颅,下场应该十分凄惨,晨曦这招围魏救赵恰到好处。既然王天豪反应不及,只能抱着击退敌人的想法了。

  放过果然生效,来人发现攻击来的也很突然,自己也难以躲避,只能抽身退了回去。长矛擦着他的额头穿了过去。

  此时,王天豪刚刚躲过眼下的危险,心里一阵的余悸,背后出了一身的冷汗,刚才那把利剑离都贴到自己的脖子了,如果不是晨曦解围,自己可能成了剑下亡魂了。赶忙向后退了一步,自己打量着眼前的黑衣人,眼里的杀气一下窜了出来。这人一出手就是致命之招,跟本没打算给自己留活路。

  “我现在不管你为何而来,今天定要你血溅当场。”平复了自己心情的王天豪,放出一句狠话,想要吓退来人,现在自己可是两个人,虽然一个是负伤在身,不过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是自己的实战经验不多,刚才自己的疏忽险些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我就问你,圣果是不是在你这,在的话那出来,不然今天谁生谁死真不好说呢?”这名黑衣人嘴里发出一阵的冷笑,跟本不害怕对方的威胁,反而镇定自若。

  e◎更l新最n快~(上c/酷9匠9E网◎

  王天豪心里纳闷异常,这平白无故的,怎么会被人讨债呢?这圣果是什么东西,他从来没有见过,何来私藏之说,看来来人一定是弄错了,一定要尽早的解释清楚了,以免发生什么无谓的冲突。

  “兄弟,我想你一定是弄错了,圣果是什么我跟本就不知道。你不会是找错人了吧。”王天豪尽力让自己表现的淡定一些,脸上努力的挤出一丝笑容,看起来十分的滑稽。

  黑衣人没有立刻说什么,上下看了眼王天豪,嘴角挂起了邪笑。看的王天豪心里一惊,刚才那危险的一幕,猛的在眼前闪过。

  “我看你还能装到什么时候,你难道忘了那些清寒石了吗?”

  “清寒石,”王天豪慢慢的念了出来,才发生没多久的事情,他怎么会忘记呢?不过摩尔德交代过自己,不管怎么样都不能承认,只是这事发生的太突然了,自己跟本不知道怎么应付。虽然自己想撒谎,可是满脸震惊的表情已经出卖了自己。

  “看来你已经承认了,其实那些清寒石你们花了就花了,之要把圣果交出来,相信我们大哥不会太计较的,要不然定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黑衣人慢悠悠的说了出来,看样子认为对方已经害怕,所以没有了先前的杀气。

  “大哥,你看,这是您要的东西吗?”王天豪说着往腰间掏去,拿出来的时候相当的小心,看来是什么珍贵的宝贝。

  “呵呵,小子,你真上道,早这么识相,刚才就不会在阴间走上一遭。”黑衣人看到王天豪如此识相,心里很是高兴,自己可以这么快的完成任务。

  王天豪小心翼翼的掏着,动作相当的慢,情急的黑衣人向前探着身子,满脸的期待。谁知道王天豪猛的抽出了腰间的双节棍,突然的甩了出去。黑衣人大惊失色,赶忙侧身躲避,却也是为时已晚,躲过了头上致命的一击,锁骨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一声轻响,发出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黑衣人一声惨叫,身子向后急退。这时,一杆长矛从旁边悄无声息的刺了出来,根本不给黑衣人一丝的机会。

  王天豪慢慢的走了过去,看着被长矛穿心的黑衣人。那人呼吸越发的微弱,看来是命不久矣,一把掀掉那人的帽子。一张清秀的脸印了出来,这人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幽暗深邃的眼神,显的邪魅性感,哪里像是一个坏人。

  “呵呵,看来是我作恶太多了,才会栽在你们这帮黄毛小子的手里,不过,大哥不会放了你们的。哈哈,你可以小小了,天涯海角,不死不休。”在这种情况下,黑衣人完全没有一丝的恐惧。反倒是出言威胁起来,让王天豪心生畏惧,这人竟然还有同党,看来自己以后要留心了。

  “放心吧,黄泉道上你一个人不会孤单的。”说着,王天豪抬手朝着他的头上就是一击,清脆的骨裂声,预示着来人的生命结束。出门时,九阳交代自己,遇事下手要狠,凡是要伤自己命的人,能早一点解决千万不要耽搁,迟则生变。这是自己那位假师傅千叮万嘱的,所以刚才自己没有多想,直接设计击杀对方。

  “晨曦,咱们快把他埋了吧,别等到他们的同伙来了,到时咱们可能要背水一战了。此人的修为就深不可测,如果不是情敌,咱们能不能赢还是另一回事呢?”他们两人正准备收埋他时,远方传来了一声巨吼,放佛是什么铁石摩擦发出的声音。

  王天豪扭头看了一眼,心里一颤,只见两个人影向着自己跑来,其中一个人头上长着角,面上凶神恶煞的,一看就不是善茬,另一个跟此人一样的打扮,跑到间伸手更显矫健,一看就是一位功夫上乘之人。

  “晨曦,你休息的怎么样了,先别管这人,咱们赶快退回内谷去。”王天豪把尸体扔到了一边,赶快询问晨曦情况,目前还是早早的撤退为何。

  “大哥,赶快到我身上来,咱们先避一避吧。”晨曦也明白了当下的困境,头也不回的向他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