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呜~~”

  明镜朱恺歌不像在开玩笑,而是真敢把自己舌头割下来,聂元容哭声更凶,大有洪水决堤的样子。

  “不要再哭了……”

  听见聂元容的渗人哭声,赵康文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同时对朱恺歌的不满愈加明显。

  “你这样在我家里打人算个什么意思?难道就以为自己是朱家人吗?”赵康文忍住骂娘的冲动,冷声对朱恺歌一字一句道。

  “她该打,所以我才打她,如果是你骂了瑞东,我一样抽你,这里每一个人都不例外。”

  赵康文的声音很冷,但朱恺歌的声音比他更冷,同时依次扫过在场所有人,包括赵晗及赵雨柏,最后却将目光停留在赵奕德身上。

  这样一来,其中含义便不言而喻了,凡是有人在敢骂萧瑞东一句脏话,不管是谁,统统都要挨耳光,包括你们赵家家主——赵奕德在内!

  “你……”

  眼见朱恺歌将目光依次从自家成员身上扫过,嘴中停留在赵奕德身上,赵康文被气得胸口上下起伏,他着实被朱恺歌的狂妄气糊涂了。

  与赵康文一样,此时赵奕德也快被气疯了。

  他承认朱家不好惹,但也不能这么目中无人吧?

  “朱叔叔,算了,我来这里,只是想让他们放了魅影而已,其余的,我不想再管。”

  与此同时,就在赵奕德一家人被气成狗之际,始终站在萧宜松身边的萧瑞东淡淡说道。

  “好。”听见萧瑞东的话,朱恺歌点头笑了笑,一瞬间内,他就像换了个人似得,没有了刚才的戾气,相反给人感觉很和蔼。

  “放了那个贱人?”听见朱恺歌与萧瑞东之间的对话,杜雄当下愤慨出声。

  放了魅影?那是完全不可能的,自方可以放过萧瑞东,但绝不能放了魅影,一定要有人给萧瑞东‘背锅’才行。

  “你骂谁是贱人?”听闻杜雄对魅影出言不逊,朱恺歌尚未表态,只见萧瑞东眯起眼睛,冷冷扫向杜雄。

  “我骂谁是贱人管你什么事?”

  杜雄显然不是吃素的,自方被萧宜松等人压着气势,他早就不爽了,此时又见萧瑞东狗仗人势对自己牛逼哄哄,杜雄当下被气得蛋子疼,想都没想,直接还了一句。

  “不管我什么事,但我会让你儿子去阎王那里报道。”

  萧瑞东直勾勾盯着杜雄,说出的话差点没把后者气死。

  让杜文强去阎王殿那里报道?

  一时间,杜雄还以为自己耳朵出了什么问题,可又仔细琢磨几下后,发现萧瑞东就是这么说的,他要让杜文强直接去阎王殿那里报道!

  “卧槽你玛德。”

  身为一帮之主,杜雄何曾受过这种窝囊气?被一个狗仗人势的小杂种羞辱?杜雄彻底失控,完全顾不上萧宜松与朱恺歌还在一旁,几个箭步射向萧瑞东,打算让萧瑞东好看。

  身为三重天土境武者,杜雄是名正儿八经的武学强者,比金刚还要厉害。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他才不儊什么朱恺歌、萧宜松,在他眼里,如果想嗜杀几人,没有一个能跑掉。

  所谓艺高人胆大,大抵就是这个道理。

  这个时候,别人不敢对萧瑞东用强,但他杜雄却敢。

  赫然间——只见杜雄速度快如风,弹指间便抵至萧瑞东面前。

  至于……萧瑞东,他都没看清杜雄是如何过来的?便感觉一阵冷风掠过,接下来便找不到杜雄身影了。

  嘶!

  同时,萧瑞东忍不住吸口冷气,……杜雄竟然有如此强劲的武力,他是什么境界的武者?

  酷g!匠_,网.唯一!正t版,x/其%他m◎都{‘是盗》版$|

  一时间,萧瑞东不禁有点后悔惹怒杜雄,自己一方就自己这么一个武者。

  尽管朱恺歌是名军人,但他是不是武者?萧瑞东心里没谱。

  心中这般想着,萧瑞东不由冒出冷汗,他发现自己在杜雄面前,可能连抵抗三招的能力都没有。

  这差距有点大,不是萧瑞东能够抵抗的!

  唰~!

  就在萧瑞东暗自恐慌间隙,只见在他前面愕然闪过一道身影。

  一开始,萧瑞东下意识以为那是朱恺歌,但仔细看了两眼,发现不是,是自己的父亲——萧宜松!

  是的——那身青袍萧瑞东不会记错,因为自己从小到大,最熟悉的便是这身青袍。

  嗖~

  随后,萧瑞东亲眼看见,杜雄在尚未击出拳头之际,便被萧宜松一只手轻松攥住,看那模样,根本没使出一丝力气。

  “这……”

  看见的同时,萧瑞东不由震惊了,就连杜雄本人也是一副惊掉下巴的模样。

  这怎么可能?!

  身为三重天土境强者,杜雄从未遇见过这种情况,被人一把攥住拳头,而看对方模样居然还未使出几分力气?!

  这怎能不让杜雄惊讶?如果不是亲身体会,他断然不会相信世间还有如此牛掰的人物?

  “你是……”

  刚吐出两个字,杜雄本想问问萧宜松是什么境界的武者?

  但萧宜松已经不给他那个机会,随即就见萧宜松猛地将手臂往前一送,接着就见杜雄倒飞了出去。

  嗖!

  稍后,刚才还牛逼哄哄的杜雄,被萧宜松像是扔沙包一般,直接丢飞老远。

  呼啦~~

  所处之处,一片狼藉。

  杜雄落地的闷响声还在众人耳畔回荡,身体接连撞到客厅中的沙发、板凳什么的,样子好不狼狈。

  “哇!!”

  被萧宜松一下子仍飞老远,杜雄只觉得自己体内气血上涌,一口气憋不住,当下吐出一口老血。

  “这……”

  随着杜雄张嘴吐出一口老血,在场中人懵逼了,包括萧瑞东在内。

  父亲是个武者?!

  这一刻,一个奇怪的想法在萧瑞东脑海中闪现。

  可是——

  从小到大,萧瑞东从未见过萧宜松施展过什么功法,他怎么会是个武者呢?而且看实力还那么强,杜雄身为一个三重天土境武者,却被父亲一只手扔出老远。

  这一幕,让萧瑞东看的眼花缭乱,差点以为自己认错人,这……还是那个和蔼可亲的父亲吗?

  那个一笑就露出一排大黄牙,整天一副憨厚模样的父亲?

  萧瑞东开始质疑,他甚至认为这不是真正的萧宜松。

  因为——以前那个憨厚的萧宜松在他眼里,就是个会点医术的普通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