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在车上的时候,焦成义便给萧宜松打去了电话,将黄岛这边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萧宜松。

  而萧宜松得知事情真相后,说今天晚上会抵达东海。

  居然有人胆敢欺负他萧宜松的儿子,他自然不会愿意。

  虽然对方是东海有名的赵家,但萧宜松显然还未放在眼里,在燕京混迹大半辈子,什么样的大人物萧宜松没见过?区区赵家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

  ……

  赵奕德脸上流露的畏惧表情,焦成义和萧瑞东尽收眼底,不过他俩都没有理会。

  而白启国却是露出一副狐疑状,作为政府高官,手中握有实权,白启国的察言观色能力相当出众。

  此时眼见赵奕德表情有变化,本想问问怎么了?却没有问出口,他知道现在问这些有些不合适。

  尽管没有问出口,但白启国已经知道赵奕德为何会无缘无故露出这副表情了,相信和对面那个青年脱不开关系。

  想到这里,白启国饶有兴趣的看向萧瑞东,想看看这位其貌不扬的青年,有什么特殊能耐?居然能让赵奕德露出一丝惧怕神色。

  看了半响,白启国没看出哪里不同,在他脑海里,始终没有萧瑞东这么号人物。

  “赵老,我劝你还是赶紧放了瑞东的朋友,不然……到时候吃亏只能是你自己。”

  与此同时,焦成义见赵奕德露出一丝惧怕神情,当下添油加火道。

  “我要是不放呢?”赵奕德现在骑虎难下,如果因为这件事就直接放了魅影,那不是在变相的告诉世人,他堂堂赵奕德怕了萧瑞东这个小畜生?

  这是赵奕德无法面对的,他现在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死鸭子嘴硬。

  “你要是不放,我敢保证你们赵家会受到不必要的波及,不信你大可试试。”

  焦成义话中充满威胁,但却是事实。萧宜松亲自出面,赵奕德不敢再造次。

  酷~匠4'网_◇首E发V

  “呵呵……”赵奕德闻言,笑了笑,道:“你们别想了,我是不会放了那个贱人的,她把燕翔害成那样,我会让她知道什么叫后悔。”

  赵奕德阴森着一张脸,眼神凌厉,态度很坚决,说什么也不放过魅影。

  面对态度坚决的赵奕德,焦成义未在说话,而是低头沉吟一会,旋即对萧瑞东道:“瑞东,这个老东西铁了心想至你朋友于死地,既然这样的话,我们还是等着看好戏把!”

  焦成义眼下意思很明确,就是等萧宜松晚上来的时候,在让赵家好看。

  “嗯。”闻言,萧瑞东并无意见,在他看来,如今只有等萧宜松来了再说。

  想法确定,双方谁都没有在说话,只是那么死死盯着对方。

  萧宜松要到晚上才能抵达东海,在这一段时间内,萧瑞东不敢轻易离开峄山庄园,他怕一走之后,赵奕德会对魅影不利。

  就这样,萧瑞东与焦成义都没有离去的意思,而司机也站在一旁。

  望着对立面萧瑞东和焦成义的坚决态度,赵奕德颇感头大,这是打算与自己死磕到底的架势吗?

  想了想,赵奕德本想在说些什么,却听见山脚下又传来汽车轰鸣声。

  随后,一辆颇为大气的奔驰汽车,与一辆威风凛凛的宾利房车出现在人们视线中。

  这两辆车一个是赵康文的,另一辆则是杜雄的。

  对此也证实着赵康文与杜雄也来到了峄山庄园。

  今天峄山庄园貌似很热闹,大小人物齐聚一堂,将沿山公路堵了个水泄不通。

  “舅舅来了。”与此同时,赵雨柏见一辆奔驰汽车和一辆牛叉的宾利房车驶向自方这边,当下出声说道。

  “嗯。”赵晗闻言,点点头,她也知道这是赵康文和杜雄的车。

  随后,在众人注视下,赵康文和聂元容率先从车里走出,下车的瞬间,两人没有和众人打招呼,只是那么死死盯着萧瑞东。

  看那样子,宛如饿了三天的恶狼一般,自打下车后,双目甚红,其中还伴有几缕火光!

  尤其是聂元容,那感觉恨不得现在就生撕了萧瑞东。

  “小杂种……”聂元容气愤不过,张嘴怒骂出声,萧瑞东这个名字在最近来说,是聂元容最讨厌的字眼,也是她最恨的名字,她恨不得将萧瑞东挫骨扬灰。

  “你在骂瑞东一句脏话,我舌头给你割下来。”

  随着聂元容话音落下,焦成义彻底怒了,这帮赵家人真是作死,左一句小杂种,右一句小畜生的,真把自己当成空气了吗?

  “焦老,这里没你什么事,我们希望你不要掺合。”

  见焦成义为萧瑞东打抱不平,赵康文嘶哑着说道:“这个小杂种害的燕翔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男人,别说是骂他了,就是杀了他都不为过。”

  “杀了他?”焦成义气得浑身乱颤,“你敢动他一根汗毛试试?”

  “呵呵,我们要是动了呢?”这时,杜雄从旁边窜出,他对萧瑞东的恨意也不浅,萧瑞东将杜文强打成重伤,一条腿断了,这份仇恨,杜雄时刻给萧瑞东记着呢。

  “你要是动了,我敢保证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焦成义冷冷开口,看表情不像开玩笑,假如杜雄真敢动萧瑞东一根手指头,就让他见不着明天太阳。

  “呵呵……”听闻焦成义的话,杜雄笑了,顺带眼神中却闪过一丝冷厉,“焦老,以前的时候,我还敬你是个老前辈,只是现在吗,我想不到你也是个老糊涂,是非不分,这个小杂种把燕翔和文强打成那样,我们有仇报仇,有怨抱怨,难道有什么错吗?”

  杜雄说的大义凛然,假如不知道内情的人,一定会为杜雄的言辞喝彩。

  可是——

  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如果不是杜文强和赵燕翔死死相逼,想必他俩不会落得今天这般下场,一切都是两人犯贱在先,结果才被萧瑞东打成重伤。

  要怪,就只能怪二人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招惹上萧瑞东这尊煞神。

  “呵呵……你说的倒是轻松,是非不分?我倒是想问问你,我怎么是非不分了?你那儿子和他儿子都是事先犯贱在先,要不然,你以为瑞东会把他俩打伤吗?”

  焦成义满脸鄙夷的望着杜雄,厉声道:“要怪,就怪你们儿子目中无人,才落得今天这步田地,不值得同情,更不值的惋惜。”

  焦成义一字一句,铿锵有力的话语直击杜雄、赵康文等人内心最深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