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既然你们找死,那就不要怪我了。”走廊上,萧瑞东冷喝一声,表情愈发冰冷!

  “怎么了?瑞东。”

  萧瑞东的表情变化没有逃过焦成义的眼睛,刚才在萧瑞东接电话的时候,焦成义便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没事,老校长。”慕容嫣红的事,萧瑞东不想让焦成义知道,此时听见他的话音,摇摇头,扯起嘴角笑了一下。

  只是——

  这个笑容明显不对劲,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况且还是焦成义这种‘老人精’。

  “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

  “不是。”萧瑞东再次摇头,“就是一朋友发生了点意外。”

  “哪个朋友?”焦成义接连追问,萧瑞东没有办法,只好将慕容嫣红现在的遭遇跟焦成义讲了一遍。

  “带我过去,他们要是敢动嫣红一下,我要他们好看。”

  嗯?

  耳畔响起焦成义这番话,萧瑞东顿时纳闷了。

  嫣红?

  听起来好像老校长认识慕容嫣红一样。

  “嫣红以前是我的学生,学习成绩优秀,是个不可多得的才女。”看出萧瑞东表情里的疑惑,焦成义淡淡解释道。

  h《酷匠'!网1唯一正jI版.,X其^6他q都-是盗W版"#

  然而——

  他的淡定话语,却是将萧瑞东惊得不轻,慕容嫣红是焦成义手底下的学生?怎么以前没听说过!

  并且慕容嫣红也不是在黄岛大学读的书,而是在燕京大学,这一点,萧瑞东是知道的,慕容嫣红曾经也跟他提起过。

  “可能你有所不知,当年嫣红在燕京读大学的时候,我正好去燕京大学演讲,在那里,我认识了嫣红,之后将她收为我的闭门学生,想让嫣红继承我的衣钵,谁知这丫头对科研不感兴趣,毕业之后就投身商海,听说现在是祥和集团的董事长。”

  “呃……”听闻焦成义这席话,萧瑞东不禁愣了,慕容嫣红和焦成义之间还有这么一层关系?

  而慕容嫣红从未告诉过自己她还有个老师,而这个老师更是自己所敬重的老校长。

  闭门学生,也可以理解为闭门弟子。

  能得到焦成义的认可,并且破例将慕容嫣红收为闭门学生,想必慕容嫣红在科研方面的造诣也不浅,只是她对科研没多大兴趣,毕业后便投身商海,进入自家集团工作。

  想到这里,萧瑞东不禁对慕容嫣红的认知更上一层楼。

  “走吧,我倒是要看看,谁敢动我焦成义的学生。”

  这时,焦成义吹胡子瞪眼,居然有人敢动他焦成义的学生,别说是什么青帮了,就是一些当地有实权的官员也不行。

  说话间,焦成义迈着老迈的步伐率先朝前走去。

  萧瑞东见状,紧跟其后。

  随后,焦成义给他司机打个电话,不大一会,司机开着焦成义那辆红旗轿车出现在了办公区前面的空地上。

  “去祥和大厦。”上车后,焦成义冲司机说道。

  “好的,老校长。”司机闻言,不作停留,当下点燃引擎,红旗车在原地画了一个转,疾驰朝祥和大厦赶去。

  约莫十分钟后,红旗车在祥和大厦门前停下,然后焦成义和萧瑞东率先下车,司机则将红旗车驶向地下车库。

  下车后,萧瑞东和焦成义都没有说话,而是很有默契朝大厅走去,进到大厅,无视四位前台小姐的问候,抬脚走进电梯,接着上到大厦最顶端——慕容嫣红的办公室。

  不多时,二人来到了办公室门前,此时办公室没有关闭,相反大敞四开,里面的一切情况看的一清二楚。

  “瑞东……我不是让你有多远走多远吗?你怎么又回来了?”

  萧瑞东走在前面,焦成义走在后面,首先引入眼帘的便是萧瑞东,而非焦成义。

  为此,慕容嫣红并未发现焦成义的存在。

  等到萧瑞东和焦成义走进办公室,慕容嫣红这才发现了后者的存在。

  “老师!”看到焦成义的瞬间,慕容嫣红明显一愣,她完全没想到焦成义出现在这里,并且还是跟萧瑞东一道走来。

  “你们?”纳闷之余,慕容嫣红将目光投向萧瑞东,希望后者能给个解答。

  “老校长知道你受别人欺负,所以跟着我来了。”萧瑞东笑了笑,径直走向慕容嫣红,说道。

  “呃……”或许是萧瑞东的话太过惊骇,慕容嫣红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几秒钟后,她反应过来,旋即走向焦成义,纤手握住焦成义那双粗粗糙的老手,神情激动道:“老师……”

  千言万语说不出,一切尽在‘老师’二字中!

  “呵呵,没事——”感受到慕容嫣红的激动,焦成义笑着拍拍她那柔软的香肩,笑呵呵道:“放心吧嫣红,有我在,没人可以欺负你。”

  “嗯。”感受到焦成义言语中的霸道,慕容嫣红没说什么,只是重重地点下头,看样子,似乎焦成义给她带去的安全感,并不比萧瑞东少!

  事实上的确如此,依稀记得曾在燕京有某位‘红三代’追求自己,说什么如果不答应做他女朋友就怎么怎么样。

  然而——

  当焦成义得知此事后,马上找到那个同学,痛骂了一顿不说,事后又找到燕京大学校长将此事告诉对方,并让燕京大学校长开除掉那个学生。

  至于以后,没什么意外,那个自我感觉良好‘红三代’被开除学籍,开除过后,他家里人连一个屁都不敢放,当成了哑巴亏。

  虽然……这只是一件小事,但不难看出焦成义的能量遍布全国,在没有深厚的背景下,最好不要去招惹焦成义,乃至焦成义身边的人。

  ……

  脑海中回想着这些往事,慕容嫣红看向焦成义的目光中充满敬重与感激,因为她知道,自己慕容家在南方一带牛掰,但在官员遍地走的燕京,实在登不上什么台面。

  当年若是没有焦成义给她撑腰,她早就被那些自以为是的‘红三代’给祸害了,其实说来,自己欠下人家焦成义一个天大人情。

  然而随着毕业过后,慕容嫣红便极少和焦成义联系了,偶尔会给对方打个电话。

  但是没想到,自己在遇难时,焦成义会帮自己出头,这让慕容嫣红感动不已。

  感动的同时,又不免在好奇萧瑞东和焦成义之间的关系。

  关于焦成义是黄岛大学校长一事,慕容嫣红是知道的,也知道萧瑞东在黄岛大学就读,但她并不认为萧瑞东会认识焦成义这种大人物。

  那感觉就好比一个高高在上的神灵,不会去在意地下的蝼蚁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