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谢谢你瑞东。”听见萧瑞东的话,狄梦不由放下心中大石,整个人一下子轻松多了。

  “嘿……你以为你是谁,你说杭湖帮不会有事就不会有事?你把自己当成什么了?”

  与此同时,王冠杰不屑道,杭湖帮从今晚之后就不会有事了?王冠杰差点没笑死,真是丑人多作怪,也不看看自己那副损样,你说没事就没事?把杜、赵两大家族当成泥娃娃了吗?

  “你很喜欢叫唤是吗?”耳畔响起王冠杰的话,萧瑞东将目光投向他,不过声音很冷,眸子更冷,让王冠杰心中发憷。

  “我喜不喜欢叫唤关你什么事?”身为一帮长老,王冠杰自然不会把心中怯意表现在脸上。

  尽管萧瑞东给他的感觉很可怕,但为了那点可怜的虚荣心,他硬着头皮和萧瑞东唱反调。

  “如果你在多叫唤一句,那么……他就是你的下场。”

  说着话,萧瑞东将手指向躺在台阶上晕死过去的青年。

  嘶!

  顺着萧瑞东手指方向望去,王冠杰没由来吸口凉气,这……这就是下场?!

  王冠杰害怕了,随后老老实实的闭上嘴巴,在他看来,和萧瑞东比武力,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想通这点,王冠杰未在和萧瑞东呈嘴舌之快,而是转身挥手,示意众人离开。

  瞥见王冠杰的举动,其余人虽有些不爽,但也没在多说什么。而是将青年抬上车,随即一溜烟消失不见了。

  目送着王冠杰等人离开,狄梦轻抚额头,脸色相当难看。

  @更◇新;!最d快KP上'}酷4匠L网

  察觉狄梦的反常,萧瑞东面带关心的望向她,“怎么了,梦姐?”

  “瑞东,王冠杰是叛徒,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现在已经和青帮穿一条裤子了,刚才你没来的时候,他威胁我就范,让我把你和魅影交给杜雄,并且还说,如果不交的话,过了今晚我就不是在杭湖帮的帮主,并且我们杭湖帮白道上的生意,也不再是我说了算。”

  狄梦忧心忡忡,杭湖帮旗下的蔚蓝企业,是狄云刚生前的心血,注入了庞大资金开启的一个洗白计划,如今王冠杰联合他人取代自己的董事席位,狄梦顿时觉得对不起父亲。

  “没事的,梦姐,这件事我会帮你处理,而且我刚才已经说过了,过了今晚之后,魅影和杭湖帮不会有事。”

  “真的吗?”狄梦闻言,面带质疑的望向萧瑞东,在她看来,这有点不真实,魅影将赵燕翔打成太监,赵家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魅影?

  “真的。”萧瑞东很肯定的点点头,表情坚定。

  ……

  与此同时,峄山庄园!

  一般而言,有钱人的书房中通常都是装修的古色生香,并且富丽堂皇。

  相应的——赵奕德书房也不例外,他的书房在装修上不仅富丽堂皇,而且一些名瓷名画摆放于书房架子上。

  其中有清代的、明代的、唐代的比比皆是……稀罕文物在这里并不罕见,反而可以说常见。

  书房正中,赵奕德没有像往常那般提笔写毛笔字,而是面色颓废的坐在沙发上,自己最心爱的孙子被人打成太监,赵奕德已经没有那个心情再去下棋、练字了,而是佝偻着老迈的身躯卷缩在沙发上,整个人像是死了一般。

  “叮铃铃——”不知什么时候,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听见这个声音,让原本形如死人的赵奕德猛然一个机灵,像是触电般的从沙发上弹了起来。

  随后,他三步并两步到书桌前,顺手拿起电话。

  “喂!”没有去看来电显示,赵奕德直接问道:“阿雄,狄家是不是把那两个小杂种送来了?”

  目前赵奕德最为关心的就是看到魅影和萧瑞东现身,然后将两人扔进油锅里炸,最后在抽了他们的筋,扒了他俩的皮!

  此时此刻,赵奕德对萧瑞东、魅影恨意,完全不亚于华夏人民对倭国的恨意,那份恨意,刻苦铭心,怎么也忘不了。

  “呵呵……赵老,谁惹你生气了?”

  出乎意料的,电话听筒里传来的并不是杜雄的声音,而是一番爽朗的声音,甚至电话那头主人是什么表情,都在赵奕德脑海中闪现而出。

  焦成义?!

  须臾间,一张和蔼却不失威严的面容浮现在赵奕德脑中,对方面上是黄岛大学校长,实际上却是中科院士的焦成义。

  虽然自己跻身商界,和焦成义不属于一个领域,但赵奕德对焦成义的能量知之甚详,深谙对方在华夏有着广泛人脉,一些站在权利金字塔顶端的大佬,都是焦成义门下的学生。

  想到这里,赵奕德微微眯起眼睛,不知焦成义给自己打电话干什么?

  怀着几分狐疑,几分好奇,赵奕德缓缓开口,虽然他赵奕德在华夏是个人物,但在焦成义面前,他还不敢大摇大摆的耍横。

  “呵呵……原来是焦老啊。”赵奕德脸上陪着笑,“不知焦老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

  “赵老啊,听说你孙子燕翔最近发生了一点意外?”如今远在黄岛的焦成义没有正面道出自己给赵奕德打电话的用意,而是试探性问着。

  “……”听见焦成义的问话,赵奕德先是愣了少许,不过他定力极佳,短暂的失神过后,尽量调整着语气,说道:“是的焦老,燕翔最近是发生了一点意外,不过这都是些小事,不知焦老给我打电话的具体事宜?”

  嘴上说着小事,但焦成义明显听出赵奕德将这两个字眼是从牙缝里挤出的,由此可见,这并不是小事,而是大事,关乎到他们赵家子孙的大事。

  一个正常男人,被人硬生生废除男性功能,这种事情,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忘记的。

  “呵呵……其实也没有什么事!”焦成义察觉入微,知道赵奕德现在的心情那是相当郁闷,不过他不在乎,反倒呵呵一笑,“赵老,依我看,这件事就算了吧。”

  这件事就算了?

  耳畔响起焦成义的话,赵奕德又是一怔,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像刚才那般随和,急喘了几口粗气,语气生硬道:“焦老,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一句算了吧就想让燕翔的遭遇的苦难白受?天下哪有那么好的事,如果天下真有这么好的事,也轮不到萧瑞东和魅影身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