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见狄梦的怒吼,许昌脸色由白转红,又由红转白,期间变幻了数次,终究未说出一句完整话。

  “算了,许昌。”就在许昌不知说什么好时,王冠杰冲他摆摆手,示意不要多言。

  “狄帮主,我这次来,是想告诉你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既然你执迷不悟,那么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这是今下午公司开会得出的结果,若你不将魅影和那个小畜生交出去的话,那么我们有权罢免你的董事席位。”

  说着话,王冠杰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这份文件,正是他们今下午背着狄梦展开的一次会议。

  在会议上他们指出,倘若狄梦为了私人恩怨连累了整个杭湖帮运作的话,那么他们就罢免狄梦的董事席位。

  以前有天鹰堂作为狄梦后盾,他们不敢把狄梦怎么样,如今天鹰堂再次损失惨重,王冠杰等人明显不儊了,而是跟狄梦彻底撕破脸皮。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瞥见了王冠杰手中的文件,狄梦扫了一眼,脸色顿时变得异常难看,这上面分明写着,如果她不把魅影和萧瑞东交给杜、赵两家,那么他们有权罢免自己现如今的董事席位。

  如此一来,自己可谓左右为难,怎么着也要把魅影和萧瑞东交出去。

  看到这里,狄梦气得花蕾一颤,那对高耸的峰峦呼之欲出,看样子被气得不轻,她着实想不到王冠杰几人竟然如此薄情,一事不顺就要罢免她的董事席位!

  “狄帮主,这是我们三人的一致决定,如果你今晚不给我们一个完美交代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们不给云刚留情面了。”

  这时,王冠杰身后的一位老者开口说道,他叫胡洪宣,表面上和王冠杰平起平坐,但大多事宜,胡洪宣皆听从王冠杰的指示,今晚来找狄梦的麻烦,也是他顺从了王冠杰的意思。

  “你们是不是早就商量好的?”

  望着面前白纸黑字的文件,及上面刻着鲜红的印章,狄梦瞬间明白了什么,这三个老家伙一定是从某些渠道听到风声之后,马上做出了决定,把自己晾在一边,目的就是为了借助这件事小题大做。

  “什么叫我们事先商量好的?”王冠杰不愿意了,面露不快的瞥向狄梦,沉声道:“今天上午的时候,杜帮主就通知过我们了,说如果今晚十点过后你不能把那两个小毛孩交出去的话,青帮就会对我们展开攻击,而且赵家也会介入此事,我想问问你,就凭我们杭湖帮现在的状态,你拿什么抵御住人家两大家族的反扑?”

  说到最后,王冠杰几乎用吼的了,他着实想不通狄梦为何冒着得罪杜、赵两大家族,从而去护着两个什么都不是小屁孩?

  由于不懂,王冠杰越看狄梦越不顺眼。

  其实这也不能怪他生气,换做是谁,想必都会生气,为了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毛孩,得罪东海两大家族,是个人都不愿意。

  况且——他手底下的利益都寄存于杭湖帮那里,和狄梦乃一条绳上的蚂蚱。

  “杜帮主?”没有在意王冠杰的怒吼,狄梦眼神冰冷看向他,杜帮主?叫的挺亲切么!不知道的,还以为这老家伙和杜雄是一对要好的朋友。

  “呃……”或许没想到狄梦会在意这三个字,王冠杰先是一愣,之后老眼里闪过几分慌张,一时激动,把称呼叫错了。

  自方现如今与青帮形同水火,眼下自己当着狄梦的面称呼杜雄为杜帮主,是挺不合适。

  但王冠杰终究是混迹江湖半辈子的‘老狐狸’,短暂的惊慌过后,他一本正经道:“杜雄虽然与我们是仇敌,但至少也是一方大佬,我称呼他为帮主,应该没什么不妥把?”

  说着话,王冠杰暗中抹把冷汗,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现在已经不是杭湖帮的人了,就在今上午知道魅影和萧瑞东打伤赵燕翔、杜文强后,而狄梦还死命护着两人,自那开始,王冠杰便成为了杜雄的走狗。

  在他看来,魅影和萧瑞东不知死活的惹怒杜、赵两家,而狄梦还有心护着二人,不出什么意外的话,杭湖帮离灭忙不远了。

  为了自己的后半辈子着想,王冠杰见风使舵,选择与杜雄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帮助杜、赵两家干掉狄家,待到狄家完蛋之时,也就是他‘登基’之日。

  酷T匠rR网7@正#版(首x¤发X…

  想法挺好,就是不知道老天眷不眷顾他?

  “呵呵……”对于王冠杰心中所想,及种种恶行,狄梦现在尚不知情,此时听见他的话,不禁嗤笑出声,好一个一方大佬。

  “王冠杰,我算是看透你了,你走吧,我不想在看到你。”

  自打王冠杰来到这里,然后千方百计的让自己把魅影和萧瑞东交给杜、赵两家开始,在到现如今对杜雄恭敬有加,狄梦察觉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的味道,她觉得——王冠杰一定背着她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

  至于……做了什么?狄梦现在无法确定,相信不会是什么好事。

  作为一代枭雄狄云刚的女儿,狄梦有着同龄人没有的睿智与成熟,半小时的接触,她从王冠杰、许昌、胡洪宣那里,看出了一丝端倪表现。

  “呵呵,狄帮主,你现在不把话说清楚,我们是不会走的。”王冠杰笑了笑,只是笑容冰冷,听在耳朵里很刺耳。

  “话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不管怎么样,我是不会把魅影和瑞东交出去的,除非——我先死在他两人前面。”

  狄梦一字一句,态度很坚决,容不得他人反驳。

  “好,好一个死在那两人前面,既然这样的话,我真是希望那两人能比狄帮主早死。”

  既然话说到这份上,王冠杰心想也不再假惺惺了,而是跟狄梦彻底撕破脸皮。

  “我觉得你应该把嘴巴放干净一点。”

  就在这时,狄梦被王冠杰说出的话,气得不知说什么好时,从大厅里端走出一道倩影,倩影的主人是刚洗过澡的魅影。

  刚才魅影在楼上洗澡,来到大厅后没有找到狄梦,随后隐约听见狄梦与别人的谈话声,出来一看,正好听见了王冠杰这最后一句话。

  希望自己和萧瑞东死在狄梦前头?一句话把自方三人都给带进去了。

  而魅影又是个暴脾气,一听这话,她岂能愿意,当下不等狄梦说什么,便冷声开口,同时冷眼扫向王冠杰,看那架势,如果对方再敢出言不逊,就给王冠杰一点颜色看看。

  对于一个杀手而言,她可不管王冠杰是否年轻,是否老迈,只要惹到她不高兴,她就真敢宰了王冠杰。

  而王冠杰对于魅影的为人也是相当清楚,深谙后者是个杀人于无形的刽子手,此时愕然听见魅影的话,本想反驳两句,但看到魅影那双冷漠的眸子后,试了两下没敢在BB。

  “滚!”见王冠杰吓得不敢说话,魅影仍旧没给他好脸色看,张嘴爆喝一声,吓得王冠杰身体哆嗦几下,险些摔倒。

  “请你的嘴巴也放干净一点。”与此同时,王冠杰身边的那位青年不干了,他是王冠杰的保镖,实力不俗,据说和天鹰堂里成员有一拼,甚至要比天鹰堂里的一般成员还要厉害几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