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随着杜雄话音落下,赵奕德只觉得自己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响,脸色苍白如纸,一点血色也没!

  “噗通~~”

  终究是受不了这等惊天消息,赵奕德一个不留神,一屁股坐倒在地。

  “老爷子……”杜雄见状,赶紧上去搀扶赵奕德,不过赵奕德却没半点反应,眼神呆滞,对杜雄的搀扶置之不理不说,豆大的汗珠顺着那张苍白的老脸滑落。

  这一刻,赵奕德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多岁一般,以往精神抖擞的面孔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死气沉沉的模样!

  “阿雄……你告诉我,这到底是谁干的?!”

  半饷,赵奕德嘶哑开口,喉咙里像是卡了一根鱼刺似得,低沉的可怕!

  “老爷子,是个女人干的。”杜雄早已从杜文强那里得知事情真相,此时听见赵奕德询问,将事件的来龙去脉告诉了赵奕德。

  “我要她的命!”得知事情真相后,赵奕德当下爆喝一声,眼角上的肌肉疯狂跳动着,可以预见到,如果这时候魅影在他面前,他真敢一枪崩了魅影。

  只可惜——魅影并不在这里。

  随后,他慢慢站直老迈的身躯,泛着血丝的眼睛看向杜雄,沉声道:“你确定那个贱人是杭湖帮的人?”

  “是的,老爷子,那个贱人就是杭湖帮的人,是狄家的跟班。”听闻赵奕德的话,杜雄不敢隐瞒什么,实话实说道。

  “我看她真是活腻歪了。”深谙杜雄不会拿这种话开玩笑,赵奕德气得鼻孔里冒烟,龙头拐杖也不知被他扔到了哪里。

  同时身子剧烈颤抖着,像是得了羊癫疯一般,他着实不敢相信,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小跟班,居然敢把自己孙子打成太监,真以为他们赵家无人了?还是认为他们赵家好欺负?

  越往下想,赵奕德越气,大声怒喝道:“阿雄,你现在打电话给狄家那个女孩,告诉她,如果不想看着他们杭湖帮从江南除名的话,就给我把那个叫魅影的贱人交出来,若她护着那个贱人跟我赵奕德作对,那么你告诉她,别怪我赵奕德届时以大欺小,给她一上午时间考虑,下午我就要看到那个贱人出现在这里,如若不然,我今晚就让他们狄家从杭湖消失!”

  赵奕德喘着粗气,花白胡子乱颤,气得浑身直打哆嗦。

  能不气么?自己最心疼的孙子被人打成太监,此时赵奕德心里在滴血,痛的几欲窒息!

  “好。”与此同时,杜雄点头答应。

  ……

  上午十点钟,杭湖——

  就在赵奕德和杜雄在峄山庄园谈话之际,当事人萧瑞东和魅影都在狄梦家里。

  宽敞大厅中,可以看见狄梦眉头紧紧皱在一起,形成一个‘川’字,迁细的手指上夹的香烟也是微微抖动着,显然,她已经知道了萧瑞东和魅影昨晚做出的事。

  此事在她看来,相当棘手,萧瑞东和魅影将赵燕翔、杜文强打伤,前者更是被魅影一脚踢成了太监,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赵家的报复很快就会到来。

  而事实上,也正如狄梦料到的一样,不知什么时候,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是她自己的。

  听见电话铃声,狄梦那双夹着香烟的纤手不禁又抖动了一下,很轻微,但却没有逃过萧瑞东的捕捉。

  “喂!”在萧瑞东和魅影的注视下,狄梦接听了电话。

  “狄帮主,好久不见。”电话是杜雄打来的,刚才和赵奕德谈过事情后,杜雄便直接给狄梦打来电话。

  “什么事?”两人是天敌,此时愕然接到杜雄的电话,狄梦语气生硬,从电话里都能感受出一股火药味。

  “把那个贱人交出来,赵老爷子说可以放过你们狄家,如果不交,今晚过后,你们狄家将从杭湖除名。”

  杜雄开门见山,直接道明了来意,没有半句废话。

  “还有,那个打伤文强的小杂种,我也要他的命,如果你识趣的话,最好把这两人同时交出来,今晚十点过后,我希望能在东海见到他俩。”

  杜雄像是高高在上的神灵,说话语气透露着一股轻视。

  “你做梦。”随着杜雄话音落下,狄梦冷哼一声,“告诉你,我是不会把魅影交给你们的,还有瑞东,你也休想从我这里带走,除非你能让我们杭湖帮从江南消失。”

  说罢,狄梦不给杜雄回话的机会,当即挂断电话。

  只是——在挂断电话的瞬间,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至极。

  因为她极为清楚,如果不遵守杜雄的要求将萧瑞东和魅影交出去,那么明天过后可能就真的没有杭湖帮这个帮派了,一个杜家就够她头疼的了,如今又多出个赵家。

  “梦姐,是不是杜雄打来的电话?”眼见狄梦将电话挂断,而且一脸苍白,魅影凝声开口,美眸里掠过几分愧疚,她知道,事情演变成这样,都是自己惹的祸,一时痛快把赵燕翔废了,却给整个杭湖帮带来灾难!

  “是的。”闻言——狄梦并未隐瞒,实话实说道:“杜雄让我把你还有瑞东交出去,不然就让杭湖帮从江南除名。”

  “梦姐,对不起。”听见狄梦的话,魅影冷不丁冒出这番话,或许外人不知道魅影为什么道歉,但狄梦却相当清楚。

  “没事的。”狄梦将负面情绪隐去,举目望向魅影,道:“魅影,你放心吧,他们想从我手里将你带走那是不可能的,除非把我杀了。”

  这一刻,狄梦给人的感觉相当坚定,那份坚定,即便天塌下来都不曾改变。

  “还有瑞东,我也不会让他们得逞的。”随后,狄梦又将目光投向坐在一旁的萧瑞东。

  而萧瑞东闻言,笑了笑,笑容给人的感觉很宽慰,至少在狄梦眼中看来如此。

  “瑞东你?”察觉萧瑞东笑容中的端倪,狄梦不禁出声,她仿佛在这个笑容里看出了些许别的东西。

  “梦姐,这件事你就不要操心了,一切由我来处理。”

  萧瑞东淡淡开口,声音不大,但却有着一丝魔力,让狄梦紧张的心情得到缓解。

  “你有好的什么办法吗?”

  “目前来说……还没有。”萧瑞东说道:“不过你大可放心,魅影和杭湖帮都会没事的。相应的,我也会让他们赵家和杜家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让赵家和杜家知道什么叫后悔?

  萧瑞东这番话无疑于一道惊天闷雷,最起码把狄梦和魅影惊得不轻。

  此时此刻,她俩很好奇萧瑞东到底凭借什么胆敢说出这番话?难道就因为他是萧宜松的儿子么?

  如果说萧宜松在燕京有着惊天能量,但这里是江南,不是燕京,狄梦不相信单凭萧宜松一己之力,能对赵家和杜家造成什么实际性伤害。

  “瑞东,你……”不解之余,狄梦忍不住呼唤一声,告诫萧瑞东不要去做傻事。

  看u正版)章?A节I上%酷O匠u|网bE

  “呵呵……我自有分寸,你们等着看好戏好了。”萧瑞东一如既往,淡淡的笑容彷如春风一般,在狄梦和魅影心中激流而过,那感觉——很舒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