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东方的海岸线未在升起红彤彤的日头,而是灰蒙蒙一片,天色昏暗,乌云笼罩着大地。

  沉闷的天气,犹如两个人的心情,灰蒙蒙的,没有一丝光亮,甚至阴霾的比天气还要浓郁几分。

  峄山——是东海西南部的一座小山峰。

  本身峄山没什么出彩之处,顶多算是东海西南部的另一道风景线,但在五年前,有一位老人在这里建造一座私人庄园后,它的意义从此变得不同!

  只因为——那个老人不是别人,而是现如今赵家家主——赵奕德,在华夏地区举足轻重的老人。

  据说……他的经济理念渗透世界各个角落,因为这点,他的知名度和爆棚度得到空前高涨,甚至不比一般政府官员还要牛掰、威武。

  在这样一种前提下,这座私人庄园的门槛也变得极为高深,一般想要进入庄园的人,通常都是社会上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如若不是,想进庄园大门那是万分艰难。

  然而。

  更/,新i5最}m快H上酷l!匠!网|^

  今天却有一人进入了这座号称是东海门槛最高的私人庄园,上流社会里通常把它比喻为——赵家的无上宝地。

  ……

  灰色天空下,一辆在当今现代相当牛叉的宾利房车,浩浩荡荡的进入了坐落在半山腰处的峄山庄园。

  行驶至门口,庄园门口的保镖并没有上前拦截,而是任由宾利房车前行,不是说门口守门大汉不知道拦截,是这辆车的主人不是一般人,它是青帮帮主——杜雄的爱车。

  “杜帮主。”待宾利房车经过庄园大门的时候,守门的两位大汉相继鞠身问好,不管车里的人有没有听见,规矩依旧照做。

  随后,在两位守卫的目送下,宾利房车驶过层层关卡,最终在庄园主建筑门前停了下来。

  接着,从车上走下一位膀大腰圆的汉子,汉子一溜小跑跑到后车门处,伸手拉开了车门。

  拉开车门的瞬间,一位穿着西装革领的中年人走下宾利房车。

  中年男人年龄看起来在45岁左右,身子骨硬朗,腰板挺得溜直,脸颊刚毅,精神劲头十足,打眼望去,宛如一颗耐严寒的青松!

  而这位身姿不凡的中年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杜文强的父亲,杜雄。杜帮主,一个在长江三角洲呼风唤雨的枭雄人物!

  比起什么陈八指,狄云刚之流,杜雄就是神一样的人物。

  说句不好听的,陈八指在杜雄那里连条狗都算不上,如果不是因为杜文强这层关系,或许杜雄都不知道世间还有陈八指这号人物!

  “杜帮主,到了,”随着杜雄走下宾利车,前来给他拉车门的汉子恭敬的说了一声。

  耳畔响起汉子的话,杜雄并未回答,急步走进庄园主建筑大厅。

  前脚刚踏入大厅,一声爽朗的大笑声便从楼梯口处传来,“哈哈,阿雄这么早过来,是不是又想和老头子我比划两盘了?(下棋)”

  说到这儿,赵奕德顿了一下,旋即又笑道:“上次被你赢了两盘,老头子我至今还不服气呢!”

  敢当面叫杜雄为‘阿雄’的人,在长江三角洲一带,除了赵家家主赵奕德,恐怕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

  杜雄的父亲——杜月晨,和赵奕德是拜把子兄弟,因此赵奕德始终将杜雄当做自己的侄子看待。

  相应的……杜雄也将赵奕德当做自己的叔叔看待。

  “老爷子,出大事了!”

  出乎意料的,此次杜雄没有像往常那般笑呵呵的跟赵奕德侃上几句,而是面色凝重,眉头拧成个死疙瘩!

  嗯?

  杜雄的反常,赵奕德看在眼里,心中稍显狐疑,能让杜雄露出这种凝重神色,想必不是什么小事。

  “怎么了?”好奇之余,赵奕德忍不住问道。

  “文强和燕翔出事了。”杜雄一如既往的凝重,说出的话,更是让赵奕德猛然一愣。

  “什么?!他俩出什么事了?”赵奕德迈着稳健的步伐来到杜雄米面前,老辣的眸子里闪过一道精光!

  “他俩……”说到这里,杜雄顿了顿,目露难色,显然不知如何开口。

  “他俩到底怎么了?”杜雄越是这个样子,赵奕德越心惊,以至于花白胡子乱颤,就差没抓住杜雄胳膊直晃了。

  “老爷子,燕翔被人……被人……”说着,杜雄再次卡住,眼中的难色愈加明显。

  事实上,他的确很为难,因为他敢保证,如果让赵奕德知道赵燕翔从此以后将彻底沦为一个太监,不知赵奕德会不会气死?

  “你有话赶紧说,别磨磨唧唧的。”

  杜雄说话磨磨唧唧,赵奕德脸色越加难看,他深知杜雄乃一帮之主,平常做事有板有眼,不会出现这种状况才对,一定是燕翔出什么大事了?!

  这个想法刚刚落定,赵奕德的身躯猛然一颤,像是猜到了什么不好预感。

  “老爷子,燕翔已经不是个完整男人了。”狠了狠心,咬了咬牙,杜雄终究将赵燕翔的遭遇和赵奕德说了,从此以后,赵燕翔不在是个完整男人。

  轰!

  同一时间,这句话灌入赵奕德耳内,远比惊天闷雷还要震撼百倍,以至于耳朵两旁‘嗡嗡’作响,整个人完全傻掉了。

  “你说什么?”震惊之余,赵奕德柱着拐杖,一溜小跑的跑向杜雄,看那模样,哪还有半分老人模样,活像个生龙活虎的小伙子。

  “老爷子,昨晚上的时候,燕翔和文强一起去了杭湖,而在回来的路上,被人打成重伤,文强的右腿断了,不过幸好发现的及时,不至于废掉,倒是燕翔的……”

  说到这里,杜雄未在说下去,相信以赵奕德精明头脑,不难猜出赵燕翔接下来的噩耗。

  从此以后,赵燕翔将和‘男人’彻底说再见,他被魅影一脚踢断命根子,送到医院后,医生们也说接不上了,恐怕这辈子是无法再碰女人了……

  这也便意味着,从此以后无法再给赵家传宗接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