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眼见从外面闯进一个人,带狄梦上楼的那位天鹰堂成员目露不满,冲撞门的这人低吼道。

  “阿勇,大事不好了,外面来了很多黑衣人,差不多有三百号,外围的兄弟们已经快抵挡不了多久了,我们人员又被霁哥带出去了,现在这里只有五十个兄弟,根本抵挡不住啊。”

  撞门这人脸色很慌张,刚才他正在夜总会大厅巡逻,愕然听见一阵吵闹声,出去一看,好家伙,就见上百号身穿黑衣的青年,正和自家成员PK,而且看现场形式,自方抵挡不住多长时间。

  “什么?”阿勇闻言,顿时长大了嘴巴,足以赛下一个椰子,“外面来了上百号人?现在已经跟我们天鹰堂的外围成员的打起来了?”

  “嗯,是的。”这人点头,随后还想在说些什么,却见狄梦不知从哪里走了过来,狄梦的出现,令这人惊愕无比,“帮主,您怎么也……?”

  不等他把话说完,狄梦脸色凝重的摆摆手,说道:“知道现在外面来的都是些什么人?”

  “不知道。”这人摇头,旋即眼里闪过一道精光,“我想八成是青帮的人,在杭湖境内,没有人胆敢找我们杭湖帮麻烦,除了青帮,我想不出还有什么人敢来袭击我们场子。”

  “嗯,阿奎说的有道理,我想除了青帮,不在再有旁人。”随着阿奎话音落下,阿勇符合道。

  相继听到两人话语,狄梦神色更加凝重,在她看来,今晚的一系列变故,肯定是青帮在背后捣的鬼。

  “呼~~”思索中,狄梦呼出一口闷气,随后拨通了一个电话,电话是打给霍光霁的。

  “嘟嘟嘟~~”等待的时间总是令人着急,尤其是狄梦心里现在还搁着事。

  “狄帮主,我这边受到袭击了,你现在在哪?”

  等了老半天,霍光霁终于接听电话,只不过电话那边相当吵,像是进了菜市场一般,而霍光霁的语气也紧张无比。

  “什么?你那边也遭到袭击了?!”听见霍光霁紧张的叫声,及听筒里传来的阵阵吵杂声,狄梦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江河大道这边,你呢?”霍光霁大声咋呼着,通过无线电,狄梦还能清晰听见那边传来冷兵器的对决声!

  “我在白玫瑰夜总会。”狄梦眼睛微微眯起,到了这一刻,她才算真正了解到,自己的杭湖帮被人家算计了。

  “狄小姐,如果你那边没什么危险的话,我劝你赶紧走,这是一场阴谋,另外卜明已经叛变了,他其实是杜文强在我们帮中安插的卧底。”

  “啊……??”随着霍光霁话音落下,狄梦差点没跳起来,卜明叛变?是青帮太子杜文强在自己身边安插的卧底?

  这一刻,狄梦甚至以为自己耳朵出了什么问题,本想在从霍光霁那里确认一下,却发现霍光霁已经挂断了电话。

  “咚~~”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门又被人从外面撞开,这次进来的,是一位全身是血的年轻人,脸上、身上、头上、到处都是鲜血,像是刚从血缸里捞出来的一样。

  看见这幅场景,狄梦吓坏了,尽管曾经她也杀过人,但没见过如此渗人的画面,一个赤粼粼的‘血人’!

  “狄小姐……你快走……卜明是叛徒,是他带人攻打我们堂口的……我亲眼看见他了……”

  话音落下,这人扑通一下栽倒在地,就此死去。

  或许他能坚持到现在没倒下,并且上楼给狄梦通风报信,已经算是个奇迹了,完全凭借一股超强信念在支撑他前行。

  刚才狄梦只身进入夜总会的时候,他作为天鹰堂外围成员,就藏身于于夜总会附近,利用夜视镜看见狄梦走进夜总会,因此冒着被砍死的命运,从人群中杀出一条血路,跑上楼来给狄梦通风报信,让狄梦快点逃走。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狄梦的最大骄傲就是拥有这帮不畏生死的战士屹立在她左右!

  眼见这具‘血人’躺在自己脚下,狄梦那双好看的美眸里一片血红,眼看就要哭出来,但她却极力忍着,没有让眼泪落下。

  “狄小姐,我们快点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这时,刚才来给狄梦报信的阿奎,面露紧张道。

  “是啊,狄小姐,我们快走。”阿勇在一旁急声附和。

  J看)正版KD章P{节^上q%酷6》匠网q“

  连续听到两人的话,狄梦没说什么,只是那么深深地望着那具倒下的‘血人’发呆,过了好久……重重点下头,准备和阿勇二人趁机离开。

  一个英雄战士为了给她报信,死于敌人之手,这份衷心,狄梦不能辜负,当然,他的仇——也不能不报!

  “走!”短暂的思忖过后,狄梦当机立断,准备撤离,因为她知道,现在天鹰堂内部空虚,大部队人马被霍光霁带了出去,而现在霍光霁也遭遇到了敌人的袭击。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跟敌人死磕显然是不明智的选择,而是先想办法逃出去,届时在以牙还牙。

  “好……”耳畔响起狄梦的沉重断喝声,阿奎和阿勇不在迟疑,二人一个护在狄梦左边,一个护在狄梦右边,拉开会议室的窗户,打算从跳窗潜逃。

  天鹰堂的成员个个都是好手,三层楼的高度自是难不倒他们,相反狄梦倒是有点压力。

  虽然狄梦从小跟随狄云刚学过几下子,但其武力显然还不够格,三层楼的高度对她来说,不是一个轻松活计。

  “你们先跳。”这时,阿奎冲阿勇说道。

  意思很明确,让阿勇先跳下去,然后狄梦再跳,他则殿后,从后面掩护一下。

  而阿勇跳下去之后,还能从下面接应狄梦。

  “好。”阿勇闻言,不在废话,痛快答应一声,之后攀爬到窗沿,一个纵身跳了下去。

  作为一名格斗高手,这几年又经过霍光霁的调教,三层楼的高度对于阿勇来说,简直犹如猴子上树摘桃,没有丝毫压力可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