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一种新型手法罢了,一般医生大多也都有自己的独到医治手段。”

  萧瑞东倒是谦虚,面对一脸膜拜的慕容嫣红,笑了笑答道。

  “嗯。”慕容嫣红重重点下头,萧瑞东最吸引她的地方就是什么事都看的很淡、很开,不矫情,不做作。

  这一点,是慕容嫣红打心里认可的,不像其他男人,有一点小成就嘚瑟的不知自己姓啥了。

  “好了,咱们回去吧!”与此同时,萧瑞东将一次性纸杯放下,冲慕容嫣红说道。

  “好。”慕容嫣红闻言,微微颔首,尔后站起身,不过在站起身的同时,俏脸上掠过几分羞涩与尴尬。

  尴尬——是因为此时身上还黏糊糊的,不知是汗水,还是什么玩意?

  “怎么了?”萧瑞东见状,出声问道。

  “没……没什么!”慕容嫣红哪敢跟萧瑞东讲实话?那不是丢死人了吗?

  “哦……”见慕容嫣红这个样子,萧瑞东虽感疑惑,但也没在多问,而是随同慕容嫣红并肩走出办公室。

  约莫半小时后,二人回到了慕容嫣红在黄岛郊区买下的那栋别墅,前脚踏进大厅,慕容嫣红便几步蹿往楼上,打算赶紧去浴室冲个凉水澡。

  刚才坐在车上,慕容嫣红便感觉浑身别扭,像她这种爱干净的女人,绝对不能忍受身上黏糊糊的,那比杀了她还要难受百倍。

  “红姐,洗澡的时候,最好不要用凉水,用温水。”眼见慕容嫣红跑的很急,萧瑞东从后面开口说道:“你现在的病症还没有彻底康复,用冷水洗澡的话,容易引发病情再度复发。”

  \A酷Z4匠2:网首K发C,

  “啊……”耳畔响起萧瑞东的话,慕容嫣红先是惊呼一声,然后头也不回,语气更显羞涩,“我知道啦!”

  说罢,一溜小跑不见了踪影,跑动中,她还在想:萧瑞东是怎么知道自己要去洗澡的?难不成这家伙知道自己身上黏糊糊的?

  “哎呀~~”想到这里,慕容嫣红不由遮面,脸上娇羞更甚。

  事实上,萧瑞东的确知道慕容嫣红身上黏糊糊的。

  要知道,萧瑞东可是用手抚摸了她小腹半个钟头呢,他若是不知道,还有谁会知道?

  ……

  与此同时——杭湖。

  作为华夏Z省的省会,杭湖始终是国家重点开发的城市之一。

  国内一线大城市,经济、贸易、旅游行业,在华夏境内数一数二,其中它的旅游行业更是享誉全亚洲,一年下来,光是旅游行业的收入,都是一笔大数目。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人们对于杭湖未来的发展呈现乐天派,普遍认为杭湖将会是华夏未来的重中城市之一。

  夜色下,美丽的杭湖城与天地形成一脉,亮晶晶的星辰与市中心的摩天大厦恍如只有一步之遥,站在大厦顶端,似乎一伸手就能够触摸到夜空中的星辰一般。

  于杭湖市东区一栋豪华别墅书房内,一位全身被黑色皮衣所包裹的性感女子站在北面墙壁的黑板前,出神的望着黑板上那一条条线路图发呆。

  黑板上被她涂得乱糟糟一片,有好几种不同颜色的分割线相互纵横,错乱不堪,如果这些线路图不是本人所画,在外人眼里根本看不出什么门道。

  而这些用五颜六色画出的线路分割图,正是他们杭湖帮与东海青帮的势力分割图!

  “吱嘎~~”

  就在这时,书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引入眼帘的,是一位表情淡漠女人,女人眸子里没有任何感情色彩可言,可谓死寂一片。

  整体给人的感觉就是淡漠、冰冷,恍如一个会说话的机器人,如果不是身上有温度,或许大多数人会将她当做一个机器人来看待。

  “魅影,有什么事么?”

  原本站在黑板前注视线路分割图的黑衣女子听见开门声,扭头望向来人,发现正是自己的贴身保镖及好姐妹——魅影。

  魅影——就是上次在香港与萧瑞东有过一面之缘那个女杀手,二人还因此上演了一段街道追逐战,不过最后,当魅影看见萧瑞东胸前佩戴那个玉佩时,放过了萧瑞东。

  为此,这件事始终都是萧瑞东心中的一个谜团!

  “梦姐,你交代我的事情我已经查清楚了。”听见身穿黑色皮衣女子的话,魅影恭敬答道。

  “哦?是什么情况?”身穿黑色皮衣、皮裤的女子名叫狄梦,现如今为杭湖教父,在杭湖城享有盛名,不是个简单人物。

  “是这样的……梦姐。”魅影整理一番说辞,正色道:“根据我初步调查,张天伈是被杜文强派往黄岛后不久,死在了一位名叫萧瑞东的青年手上。”

  魅影没有隐瞒,而是将自己从道上花重金打探来的消息,一五一十告诉了狄梦。

  “萧瑞东?”狄梦闻言,眯起那双美丽地杏眼,轻声喃语着,朱唇诱人无比,敢说能与她红唇一较高下的女人,除了慕容嫣红,找不出第二个女人。

  “你可知道这个萧瑞东是什么来头?”狄梦幽幽问道。

  “不知道……”魅影摇头,但在摇头期间,两条好看秀眉却是深深蹙起,似乎对这个名字较为熟悉,但一时半会的又想不起来。

  “怎么了?”察觉魅影的反常,狄梦再次问道。

  “梦姐,我总觉得这个名字好像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一时半会的又想不起来。”

  魅影眉头越蹙越深,正如她自己所说,这个名字她的确听到过,但这一路上愣是没想起来。

  “呵呵……这个世界上重名的人太多了,你听说过也不是什么稀奇事。”狄梦反倒淡定,‘呵呵’一笑,不置可否。

  尽管她只比魅影大两岁,今年才刚23岁,但她经历世俗间的人情冷暖却要比魅影多得多,因此在心性方面自是要比魅影更加成熟一些。

  “不对……”魅影下意识反驳一句,尔后徒然瞪大眼睛,惊呼道:“我想起来了,在两个月前,我在香港和他见过一面。”

  话落,魅影像是普通人中了五百万大奖一样,就差没跳起来,这对于一个冷酷且杀人于无形的杀手来说,是大忌!

  “魅影……”显然,狄梦也深谙这乃做杀手的大忌,不就是一个人名么?至于这么大惊小怪?

  “梦姐……我……”察觉狄梦的不满,魅影似乎也明白自己有些不像话了,随后镇静下来,凝声道:“梦姐,不瞒你说,这个萧瑞东可能你也认识的,只不过……”

  说到这儿,魅影未在说下去,而是脸色复杂的望向狄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