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现在走,还有一条生还余地,如果不走,我现在就让你们死!”

  眼见几人听闻陈八指这番话后,一个个面露怯意,萧瑞东不失时机的冷冷开口,言下之意很明确,现在不走就是死,走了还有一条生还路。

  “大哥……我们走……你不要杀我们。”

  面对满身杀气的萧瑞东,五人站在原地斟酌了半响,最后决定弃陈八指而去,就像萧瑞东所说,现在走最起码还有一线生还余地,如若不走,那么现在就是死。

  在见识了萧瑞东的超强武力后,几人未在不知死活的想着干掉前者,他们现在唯一渴望的,就是能够赶紧离开这个彷如地狱般的炼狱场所。

  “我们走……”稍后,五人当真不在理会一脸惊愕的陈八指,转身撒丫子就跑,没有丝毫留恋可言。

  随着几人身影消失在雨夜中,陈八指当下被气得暴跳如雷,叉着腰跳脚破骂。

  “骂够了没有?”不知过了多久,眼见陈八指骂起来没完没了,萧瑞东冷着一张脸走向他,表情比西伯利亚的寒流还要冰冻几分。

  “你不要过来……”这一刻,陈八指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后悔。

  害怕——萧瑞东一个不高兴拍死他,后悔招惹上这尊煞神。

  如今身边一个人不剩,死的死,逃的逃,这种孤军奋战的滋味,让他几欲崩溃。

  面对陷入极度惊恐中的陈八指,萧瑞东置之不理,一步一个脚印走向他,到了近前,二话不说,一把卡住他的脖颈,尔后就那么将他拽到辉腾汽车旁边。

  车上,被绑成粽子般的陈宏,已经彻底吓傻了。

  雨夜下,他透过车窗,看见了外面发生的一切,以往那个在他心中宛如神灵般的哥哥,却被萧瑞东凭借一己之力,打的哭爹喊娘不说,末了还将陈八指从远处拖过来,活像一只死猪。

  这种截然不同的反差,让陈宏忘记了呼吸,他就那么愣愣地望着在萧瑞东手中宛如一只死猪般的陈八指。

  这……这还是那个整天牛逼哄哄的哥哥么?

  酷&匠网`!永《)久N免√q费6r看小说$C

  这一秒,陈宏开始质疑,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但他也极为清楚,这不是幻觉,而是现实!

  现实往往很残酷,也很冷血,但每个人必须都要去面对它。

  “下来。”就在陈宏吓傻间隙,一只大手徒然将他从车里拽了下来,模样狼狈无比,嘴巴和地面来了一个亲密接触——想必这就是常人说的狗吃屎造型。

  “陈八指,你想不想活命?”将陈宏从车上拽下来,萧瑞东将目光投向陈八指,淡淡说道。

  “什么意思?”陈八指闻言,傻愣愣的望向萧瑞东。

  “杀了他,我放你走。”萧瑞东表情没有多大变化,对陈八指傻愣愣的表情也视若无睹。

  “哥,你不能这样……我是你弟弟啊!”

  随着萧瑞东话音落下,陈八指尚未表态,一旁的陈宏便声嘶底里起来。

  “杀不杀?”面对陈宏的声嘶底里,萧瑞东未曾理会,甚至表情都没什么变化,他就那么直直的望着陈八指。

  “呼呼~~”再次听见萧瑞东同样的话,陈八指那张略显狰狞的脸,当下露出一抹狠色,声音嘶哑道:“如果我杀了他,你真的会放我走?”

  “是的。”萧瑞东点头。

  “噗通!”待萧瑞东点头完毕,陈宏一屁股坐倒在地,一脸惨白,豆大的汗水‘兹兹’溢出,不知是雨水,还是什么东西。

  这一刻,他不由想起了萧瑞东刚才在车上跟他说的话:“没用的,你今晚必须死,记住,是那种生不如死的死,不然无法平息我心中的怒火。”

  记住,是那种生不如死的死……

  最后一句话,就像是着了魔一样,在他耳边‘嗡嗡’直响个不停!

  现如今,他算是终于领会这句话里的含义了,尤其是那六个字‘生不如死的死’!

  “哥……不要啊!”越往下想,陈宏越崩溃,接着就见他‘噗通’一声给陈八指跪了,拼命哭喊道:“哥……我们是亲兄弟啊!”

  “小宏,你不要怪我。”

  没有理会陈宏的求饶,陈八指目露疯狂,到了这一刻,他已经不在乎陈宏是他亲弟弟这一出了,此时在他心中只有两个字——活命。

  杀掉自己亲弟弟陈宏,然后活下来。

  “小宏,从小到大,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让你过上了别人无法拥有的奢侈生活,我陈八指足足给了你十年的人上人生活,现在……是你该回报我的时候了。”

  说着话,陈八指不作停留,顺势从地上捡起一把开山刀,对准陈宏的脖颈处便是一刀。

  “唰!!”

  “噗嗤~~”

  破空声与断头声同时响起,一刀下去,陈宏没有任何反抗,脑袋和身子彻底分了家。

  直至死的那一刻,他还微张着嘴巴,瞪大了眼珠,似乎完全不敢相信以往那个对他百般疼爱的哥哥,真的忍心动手将他杀死!

  “哈哈……我杀了自己的弟弟……我杀了自己的亲弟弟……哈哈哈……”

  随着陈宏脑袋与身子搬家,亲手将自己弟弟杀死的陈八指,当下陷入了半疯状态中,哈哈大笑不止,进而望着陈宏搬家的脑袋,眼圈泛红。

  这一刻,不知他是在笑?还是在哭?

  “我已经杀了小宏……你是不是应该放我走?”

  “放你走?”萧瑞东冷笑一声,“不好意思,恐怕你还不能走。”

  “你……”陈八指闻言,脸色狂变,大光头更显锃亮,刚想说些什么,却见萧瑞东顺势捡起开山刀,慢慢朝他走去。

  “刚才的时候,我告诉过陈宏,今晚会让他生不如死的死,相应的,这句话也要送给你。”

  萧瑞东脸上笑容不减,旋即脚下加速,瞬间抵至陈八指面前,冰冷的开山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小杂种,你不得好死!”知道自己上了萧瑞东的当,陈八指暴跳如雷,眼珠子里血红一片,浑身怨气高涨,像是一含冤而死的女鬼,前来索命一般。

  而在怒骂中,还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那是被活活憋屈得。

  “对不起,你和陈宏犯的错误不可原谅,要怪,就怪你弟弟不知好歹。”

  话落,萧瑞东不在犹豫,冰冷的开山刀猛然挥了下去。

  “噗嗤!!”

  一声嗤响过后,陈八指也步了陈宏的后尘,身子和脑袋分了家。

  咕噜咕噜!

  随后,两兄弟的脑袋滚落到一处,皆是嘴巴微张,眼珠大睁,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换言之——这个世界上死不瞑目的人多了,不缺他们两兄弟。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在陈八指命令阿正他们去绑架姗姗和宋庆炜的那一刻开始,便已注定了两兄弟的悲惨下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