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已深,银亮的冷月倾洒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簇成一面平镜。

  柔和的晚风吹过,令原本平静的海面溅起一道道缠绵地浪花,也惊醒了这怡然秀美的夜色。

  胜湾码头——黄岛最大通商港口之一,其中码头上光船只就不下上千艘,依次排开,浩浩荡荡的停泊于平静海面上。

  与此同时,在胜湾码头靠北的一间报废仓库里,宋庆炜、姗姗、青青三人,被依次捆绑在仓库中的石柱上。

  三人被捆绑的像个粽子,别说三人都是普通人,即便军人亦或刑警遭受到这种待遇,也不见得能够安然逃掉。

  仓库正中,便是那个与萧瑞东通电话的青年。

  昏暗灯光下,他脸上布满了汗水,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滴滴洒落,没有了刚才的得意忘形,也没有了最初的牛掰劲头。

  直至这一刻,他耳边好像还在环绕着那最后两句话。

  他已经死了!

  下一个,就是你!

  这两句话,宛如来自无间地狱的魔音一般,在他耳畔久久挥之不去!

  “呼呼~~”深呼两口气,青年迫使自己心态放平静,然后手忙脚乱的翻开通讯录,试图给陈八指挂去电话。

  因为他知道,以目前形势来看,这件事只有陈八指能够处理。

  一个连张天伈都干不过的人,那是拥有怎样一种武力值?青年不用多想,便深知自己这帮人没有一个能斗得过萧瑞东的。

  “兹嘎~~”

  青年想法刚刚落下,仓库门外便响起了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听见这声刹车声,他脸色赫然一变,忍不住打了一个机灵。

  难不成是那小子来了?不会这么快吧?

  这一刻,青年以为是萧瑞东来了!

  随后,就见他几步窜至仓库门口,透过大铁门缝隙,朝外面看去。

  码头上有灯光,足以看见外面是谁来了。

  一望之下,青年不禁长出口气,幸好不是萧瑞东,而是陈八指来了。

  陈八指的辉腾爱车,青年是认识的。

  伸手打开门,青年脸上布满慌张,一溜小跑跑向辉腾汽车旁边,嘶声咋呼道:“八爷,大事不好了,天哥被那个小杂种干掉了。”

  “什么?”刚打开车门的陈八指听见青年的话,愕然一怔,接着露出几分怒色,喝道:“你他妈在胡说些什么?张天伈怎么可能被那个小王八羔子干掉?你是不是听错了?”

  陈八指没由来一阵气恼,张天伈是什么人?那可是青帮的‘五大尖刀’之一啊,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名不见经不传的小兔崽子干掉呢?

  “八爷,小的哪敢没骗您啊,刚才那小王八蛋打来电话,说天哥已经死了,还说下一个就是您!”

  青年有意为之,故意将萧瑞东对他说的话,硬搬到陈八指身上。

  “什么?卧槽!”陈八指闻言,大光头更显锃亮,怒道:“你说的可都是真的?”

  “哎呦,八爷,都到了这份上,我哪敢骗您啊?”青年叫苦不迭,说实话,他真没那个闲心思哄骗陈八指。

  “嘶!!”这时候,陈八指暗暗心惊,看青年那副急慌拉忙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话。

  排除这点,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性,张天伈真被那个小王八羔子给干掉了?!

  想到这里,陈八指脸色不由一禀,如果萧瑞东真有那个实力将张天伈干掉,那还真不是一个好兆头。

  “那小子有这么厉害?”至此,陈八指还处于半信半疑当中,“你打电话给那小子,我来听听。”

  “是。”青年闻言,不敢怠慢,尽管萧瑞东最后那两句话至今还在他耳畔两边盘旋。

  “嘟嘟,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

  嗯?

  耳畔响起语音小姐动听的声音,青年愣了愣神,刚才还能打得通,怎么现在却打不通了?

  “怎么了?”察觉青年脸色的变化,陈八指疑惑问道。

  “打不通。”青年实话实说。

  “卧槽~~”陈八指郁闷了,摸摸大光头,凝声道:“转移方位,这里不安全了。”

  短暂的斟酌过后,陈八指当即下令,选择撤离这个地方。

  f看t\正☆版_;章节"#上q酷匠'd网C

  “是,八爷。”青年回应一声,尔后急步跑回仓库。

  “怎么了,哥。”与此同时,陈宏也从车里下来了,踏前一步,问道。

  其实刚才陈八指与青年间的谈话他坐在车里听到了一点,只是不敢确认罢了。

  萧瑞东把张天伈干掉了?

  对于这一点,陈宏不敢苟同,张天伈是什么人物?萧瑞东又是什么货色?

  毫不夸张的说,两个人在陈宏心里,那是天壤之别的一组对比。

  “阿正刚才说,张天伈极有可能被那个小杂种干掉了。”

  陈八指没心情理会陈宏心中所想,而是将阿正说的话,一五一十的跟陈宏说了一遍。

  “轰!!”陈宏听后,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响。

  神马玩意?

  张天伈被萧瑞东那个小杂种干掉了?

  我擦——有没有搞错!?

  这一秒,陈宏当下陷入了无以复加的惊愕当中,他完全想不到,那个身穿一身地摊货,与张天伈有着云泥之别的小杂种,竟然斩杀了青帮的‘五大尖刀’之一!

  “哥,是不是阿正那小子搞错了?”陈宏不死心的问道。

  “我也希望是阿正那小子搞错了,但你也看见了,阿正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再者说,阿正办事一向有勇有谋,从未像今晚这样慌张过,依我看,这件事就算有些猫腻,也有八成可能性。”

  陈八指叹了口气,随即将目光投向陈宏,沉声道:“小宏,你是怎么得罪上这种人的?”

  说话间,陈八指那张冷厉的脸上,掠过几分不满。

  “我没有招惹他,是他先招惹我的。”被陈八指冷厉眼神看的心里发毛,定了定神,陈宏选择撒谎。

  在黑道上混迹多年,陈八指早已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此时眼见陈宏眼珠子乱转,当下便知晓陈宏在说谎,但他未在多说什么,毕竟陈宏是他亲弟弟,就算萧瑞东势不可挡那又如何?总不能看着陈宏出事而不管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