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岛警局坐落在黄岛安峡区,周边算不上繁华,没有市中心的高楼大厦,倒是有不少居民楼,其中离警局不远处,还有一座监狱。

  据说这座监狱有着不下上百年历史,曾在一战时期,末期大清帝国在此建造。

  因为这点,这座监狱有着非比寻常的纪念意义,为此新中国改革开放后,也并未把它拆掉,而是搁浅到了一边。

  与此同时--

  夜色下,一辆在当今年代来说比较上档次的大众辉腾轿车停泊于黄岛警局门口,这辆车是陈八指的爱车,约莫花了三百多万华夏币买下来的。

  车子自身不是高端品牌,普普通通的大众汽车,但它的高贵在于生产厂家。

  据知情人士透露,这辆车是陈八指在德国专程购买而来,其中……光运输费就花了不下十几万元。

  要说以陈八指的身份,完全看不上几百万的大众辉腾轿车,但他这人平时给人一种狠辣的感觉,实则却是个懂得装品位的人。

  他深谙现在真正有钱人都是面上低调,背地里牛掰,所以……他为了模仿那些真正的牛逼人物,特地从德国本土购买了一辆大众辉腾汽车来装逼。

  ……

  “八爷,到了。”

  公路一侧,陈八指的司机兼保镖——猎鹰,将辉腾汽车靠边停放好,回头对躺在后座上假寐的陈八指说道。

  %A看《正●版章P节T上¤2酷匠#网

  “嗯。”陈八指闻言,微微颔首,尔后睁开那双略显狠辣的眸子。今天发生的事,虽不至于将他气得鼻孔冒烟,但也不怎么好受。

  在黄岛市这片疙瘩地上,从未有人胆敢欺负他们陈家,就是慕容家都不行,不是说他陈八指有多牛逼,而是他主子杜文强牛逼。

  ‘青帮太子’这个称谓,足以让普通人去膜拜一辈子。

  在这样一种前提下,竟然有人胆敢找他弟弟麻烦?呵呵……真当老虎不发威,变成吃素的了吗?

  “那几个小杂种有消息了么?”坐在后座上,陈八指没有急于下车,而是点燃一根雪茄,看似无意的问道。

  “回八爷,那几个小杂种已经有消息了,除了那个硬茬子小杂种尚无消息之外,其余三个已经被阿正他们带到胜湾码头了。”猎鹰如是答道。

  “好。”陈八指咧嘴一笑,露出一排大黄牙,眸子里的狠辣愈加闪亮,“待会把小宏接回家,我们一起去一趟胜湾码头,我要看着那个欺负小宏的杂种,亲自死在小宏手上。”

  “好的,八爷。”纵然猎鹰走南闯北,曾是燕京T7特种部队的军人,但在此刻面对一脸狠毒的陈八指,他也不由打个寒颤,暗想这帮道上人,一个个都不是好惹的主,没准哪天把他们惹毛了,杀人于无形之间。

  “嗯,先下车吧,我们进去接小宏。”陈八指掐灭雪茄,率先走下汽车。

  猎鹰见状,点点头,随同陈八指一道走进警局大院。

  由于时间挺晚,大多警察都下班了,但有一人却未下班,他正是黄岛警局局长——尚志伟。

  局长办公室里,尚志伟坐在沙发上,深锁着眉头,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香烟一根接着一根,从下午到现在几乎没断过,办公桌上的烟灰缸里,全是抽到半截便掐灭的烟蒂!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在刚才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是陈八指打来的,命令他马上放了陈宏。

  一开始……尚志伟是持反对意见的,他深知陈宏在学校里做的畜牲事激起了焦成义,让焦成义对这件事颇为关注,假如此刻听从陈八指的话放人,搞不好会迁怒于焦成义,这是尚志伟最不想面对的一件事。

  可是——

  陈八指完全不关心那一套,他就是命令尚志伟立即放人,不然就不客气。

  开始的时候,尚志伟还想跟陈八指死磕,可是逐渐地,他发现死磕这一套并不管用,陈八指背后的靠山是青帮,一个在华夏有着上百十年历史的暗黑组织!

  为此,尚志伟不得不服软,因为他极为清楚,得罪了焦成义再不济还有命活,可若得罪了青帮与陈八指,那么能不能在这个世界上继续活下去,都是个未知数!

  左右衡量过后,尚志伟无奈选择了妥协,他宁愿迁怒焦成义,也不愿得罪陈八指和整个青帮。

  不管怎么说,青帮在华夏有着上百年历史,着实是尊庞然大物,他一个小小局长,真心得罪不起……

  “尚局长,我已经到警局了,你让小宏出来吧,我就在警局门口。”

  就在尚志伟暗自犯愁间隙,陈八指的声音通过无线电清晰传来。

  “好吧。”纵然心中怒气横生,但出于以上几点因素考虑,尚志伟只能颇为无奈的释放陈宏。

  “呵呵……尚局长,用不着那么担惊吧?不就是个老家伙么?我告诉你,这件事过后,我会给你一笔钱,想必就算惹到了那个老家伙不高兴,他顶多去上面告你,你大不了辞职不干,但有我给你这笔钱,你一样可以去国外过上神仙般的生活,何乐而不为呢?”

  听出尚志伟口吻中的无奈,陈八指开始诱导前者,清晰的话语再次传进尚志伟耳中。

  “算了吧陈八指,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现在只想让你给我少惹一点麻烦,其他的,不奢望。”

  在政界摸爬滚打多年,陈八指这番话说给那些刚入行的小警察们听,或许会管用,但对于尚志伟来说,他深谙陈八指的钱不是那么好拿的。

  其他不先说,如果一旦被上头人知道,可不单单是被辞退那么简单了,往往意味着‘挨枪子’。

  “哈哈。”陈八指虽然没有在政界混过,但黑道中的丛林法显然要比政界更加黑暗,听出尚志伟的弦外之音,不由打个‘哈哈’,之后未在多说什么。

  “那就多谢尚局长了,改天一定亲自登门拜访。”陈八指撂下这句话,便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不久,陈八指便见陈宏从警局大厅中信步走来,身上没受什么皮肉之苦,就是脸上还残留着五道清晰可见的手指印。

  那是……被萧瑞东两巴掌扇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