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伈,你在哪?”挂断电话后,杜文强不作停留,即刻给张天伈挂去电话。

  而张天伈,正是前几天赵燕翔找上的那个人。

  “回太子,我现在在总部。”张天伈如是答道,“不知太子找我什么事?”

  “你今晚去一趟陈八指那里,刚才他打电话给我,并说什么黄岛惊现了一位高手,而且还会我们帮中的阴煞掌,你去调查一下此事,回来后给我份报告。”

  “是,太子。”张天伈点头应道。

  “嗯。”杜文强颔首,又道:“如果那小子真是个有能耐的人,能收为己用最好,如若不能,就给我……”

  说到这儿,杜文强停住,眼中折射出一道冷芒,意思很明确,直接杀之,不留后患!

  “知道了,太子。”张天伈智商一直被世人所低估,其实他是个很聪明的人,只是平常不怎么表现出来罢了。

  此时听见杜文强的话,他马上领会到其中含义,当下点头应好。

  “嗯,就先这样吧,本太子祝你马到成功。”

  杜文强一笑,张天伈不仅是青帮的‘五大尖刀’之一,除此之外,更是他的亲信。

  “借太子吉言,我一定不会让太子失望。”

  同样……杜文强重用张天伈,而张天伈也一心一意辅佐杜文强。

  随后,双方不再废话,同时挂断电话。

  “呵呵,有意思。”挂断电话的瞬间,杜文强轻笑一声。显然,他没怎么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他也极为清楚江湖上是有些旷世奇才,会他们帮中独门武技《阴煞掌》,但那不是什么稀奇事,他倒是挺好奇这个所谓的高手是什么人?居然能把破军打伤?想必有两下子。

  ……

  翌日夜晚,银光闪闪,整座黄岛市被银光素裹,广袤无垠的夜空中一片祥和。

  微风吹过,吹起了河边柳叶,带起一阵附有节奏的‘沙沙’声。

  昨天下午陈宏被一干警察带走后,焦成义便通过苟强,找到了青青的那些床照,并将它们全部销毁。

  而苟强在焦成义的威迫之下,不得不承认了此事,说这件事就是陈宏在背后指使他干的。

  陈宏被抓走,苟强没有了后顾之忧,将自己所知道和自己臆测的,统统告诉了焦成义,而焦成义听后,恨不得当场一巴掌拍死苟强。

  不过,仅存的理智没有让焦成义那般做,他对苟强的惩罚和对待陈宏一样,均送进了监牢。

  以后的日子,苟强的面临的生活将和陈宏如出一撤,需要在大牢中度过。

  不过——

  两人有所不同,明眼人都清楚陈宏不会在里面呆多长时间,更不会吃什么苦头。反观苟强就不行了,想必他在里面没个三五年是甭想出来。

  除此之外,皮肉之苦也少不了他的!

  照片被销毁,解脱了青青,姗姗也跟着安心。

  可是——心中的伤疤……却还在疼痛中!

  这一次的教训,足够青青去深刻反思了,人在年少时一旦做错了事,那将是一辈子的痛苦,这一点,每个人都无法幸免。

  如果当初不是她贪图那点小便宜,不至于被陈宏、苟强骗进酒吧,更不会生出以下这些事端,甚至差点连累到自己姐姐的终生大事。

  ……

  晚上八点三十分,姗姗下了晚自习,之后随行青青并肩走出校园。

  在校园门口,二女看见了站于校园门口处的萧瑞东、宋庆炜。

  “宋哥……萧哥……”前脚踏出校园,姗姗大老远便冲萧瑞东和宋庆炜打起招呼。

  说话间,她莲步微移,来到宋庆炜旁边,甜美的俏脸上掠过几缕酡红,小酒窝异常明显,像是两颗可爱的小糖豆一般,煞是惹人怜爱!

  相比于脸色酡红,一副羞涩状的姗姗,一旁的青青则是满面愁容,柔弱的身躯依旧有些颤抖,想必还未从这件事中摆脱出来。

  青青今年18岁,正处于青春叛逆期,穿着打扮与姗姗背道而驰,姗姗是那种正儿八经的淑女打扮,反观她,则是另一种形态。

  头发染得五颜六色不说,耳朵上还挂着两个大大的‘钢圈’,像是牛魔王转世一般,若不是小脸上的稚嫩,人们会下意识将这女孩当成二十四五岁夜场女子。

  起于穿着一身略显的宽松的休闲装,扮相极具中性化,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那种小太妹式风格。

  “你看看你,打扮的像个什么样子?”

  夜色下,宋庆炜脸色淡漠,没有回答姗姗的话,而是将目光投向青青,黝黑的脸上伴有几分怒意,如果不是青青惹是生非,姗姗也不可能跟他‘分手’。

  对此,宋庆炜是郁闷的,导致眼下一见面,便忍不住呵斥起青青。

  “你干嘛呢,伟哥。”

  眼见宋庆炜训诉青青,萧瑞东用力捅了前者一拳,尔后望向青青,笑道:“青青,伟哥这人就这德行,你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说这番话,很大程度上是不想伤害青青幼小的心灵,毕竟一个女孩子家刚刚经历过那种不幸遭遇,宋庆炜不去安慰人家也就算了,一见面就呵斥个不停,这显然有点不像话,不管怎么说,青青毕竟也是你小姨子吧!

  “哼!”宋庆炜冷哼一声,“你看看她,打扮的不像个女孩样,我早就跟她说过,多学着人家女孩一点,可她就是不听。”

  宋庆炜与姗姗相恋四年,双方家长都见过面,因此对青青自是熟络异常,尽管他与姗姗尚未结婚,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却已是青青的准姐夫了。

  “宋哥……”姗姗是个软心肠的女孩,此时听宋庆炜这般呵斥青青,当下替青青打抱不平,她的想法与萧瑞东一致,均认为青青刚刚遭遇这种事情,不应该训诉,而是应该呵护。

  “姐夫说得对,以前是我不好,从今晚开始,我会改变一切,你们等着瞧好了。”

  与此同时,始终沉默不语的青青开口了,尽管脸色有些苍白,但萧瑞东从她那张稚嫩的脸上,看到了些许坚定。

  “嗯,不错,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O酷)匠√网永%久免费Z看)Y小I}说(`

  看见的同时,萧瑞东在心中暗暗点头,心想青青就是少不懂事,其本性是个好女孩。

  “好了,既然人家青青都知道错了,伟哥你也就别绷着一张脸了,走,咱们去吃饭去。”萧瑞东打个哈哈,圆着场。

  “嗯。”见青青的确是有悔改的样子,宋庆炜也不在训诉,点点头,一行四人朝步行一条街走去。

  随后,四人并肩走在一处,说说笑笑,单薄的背影被灯光拉得老长……

  可是——他们目前没有发现,在离他们四人不远处,有一辆黑色大众汽车,停泊于公路一侧,车上坐有一位满脸横肉的大汉,正死死锁定着他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灿若繁星说:

  再次感谢一下《mic0518》和《折翅的雄鹰》这两位兄弟的解封支持,后续两张章节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