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

  陈宏也察觉出苟强表情里的变化,先是一愣,接着身躯不禁一抖,似乎……他想通了什么?

  “轰!”

  想到的瞬间,陈宏只觉得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响,连带着一片空白。

  直至这一刻,他才算彻底搞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了,自己被焦成义给算计了。

  “~”想通的同时,陈宏转头,怒视着焦成义,眸子里的恨意不加丝毫掩饰。

  原来——自己从一开始就掉进了焦成义设计好的陷阱当中,是他故意炸自己,然后当自己得知苟强是‘出卖’了他后,情不自禁的破骂苟强。

  如此一来,就变相的成位了不打自招,将这件事给坐实了,而明眼人一看便知道,这件事与他陈宏有瓜葛。

  “老杂毛!”陈宏开始怒吼,这一刻,他肺子都快气炸了。

  “呵呵。”听见陈宏的怒吼,焦成义倒不生气,仍旧笑眯眯的,让人猜不出他心中在想什么。

  l酷AD匠\3网…$首发

  到底姜还是老的辣,酒还是陈的香,小家雀想跟老家贼斗心眼,明显处于下风。

  “陈宏,当初你来黄岛大学,我就知道这是个错误,可是,当初我有事不在学校,让你哥哥陈八指钻了空子,然后通过老田(副校长),把你带进学校,这件事,可以说有我一半的责任,害的罗青青同学受苦。”

  说到这里,焦成义收起脸上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怒意。

  “罗青青同学一没得罪你,二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而你,却狠心把一个刚刚成年的孩子那般谋害,所以,你的过错不可原谅,现在,我要把送进警局,你不要以为陈八指是你哥哥,你就可以在黄岛无法无天了,告诉你,如果我想惩治你的话,没人能改变什么。”

  这一刻的焦成义,不在是那个和蔼可亲的老校长,也不在是萧瑞东眼中敬重的长辈,而是一位铁面无私、甚至一股子冷厉的蹉跎老人。

  尤其是他最后一句话,“如果我想惩治你,没人能改变什么!”

  “哈哈……”陈宏闻言,依旧在笑,“毛杂毛,你这话或许能吓到别人,但是你吓唬不到我。”

  话落,陈宏又狠狠瞪了焦成义一眼,随后转身欲走,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显得很随便。

  “宏哥……”眼见陈宏要走,苟强心里‘咯噔’一下,从后方开始呼唤,因为他知道,如果陈宏不管他死活,那么他的命运也就悲催了。

  面对苟强的极力呼唤,陈宏置若罔闻,加快步伐朝门外走去。

  随着陈宏走到门口处,萧瑞东、焦成义、牛文昌三人皆未上前阻拦,似乎早已猜到陈宏走不出这个门。

  “吱嘎!”不出所料,当陈宏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门板被人从外面推开,进来的人,正是一帮身穿警服的警察,差不多有十多个。

  早在臆测陈宏极有可能就是谋害罗青青真凶之时,焦成义便给警局挂去了电话,让他们掐着点来。

  而黄岛警局自然不敢违背焦成义的命令,掐着点来的,时差不多不少,此时正好下午两点钟。

  “陈宏同学,我们警方初步怀疑你涉嫌与他人串通一起奸.淫妇女,已经构成了一定罪行,对社会造成不安情绪,所以请你跟我们回警局协助调查。”为首一个高个警察,亮出警官证,对陈宏说道。

  只不过在说话之余,底气明显有些不足,显然,他也知道陈宏的真实身份。

  “你算个什么东西?你说我跟人一起奸.淫妇女,我就跟人一起串通奸.淫妇女了?”

  作为陈八指的弟弟,陈宏打小经历过一些不平常场面,自然不会被警察几句话就给唬住。

  “对不起陈宏同学,现在你已是涉嫌人,我们有权逮捕你,请你配合警方工作,随我们走一趟。”

  高个警察脸色有些难看,倘若不是忌惮陈八指的身份,他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哪还有功夫陪陈宏说这些屁话。

  “不好意思,你没有十足证据,老子是不会跟你们走的,老子更没功夫陪你们玩。”仿佛能看出高个警察心事似得,陈宏撇撇嘴,不屑一顾。

  “没有证据?”这时,一旁的萧瑞东笑了,“刚才你可是亲口说:苟强就是跟你一起私通的人,不要忘了你刚才在这里说过的话。”

  话落,萧瑞东伸手入怀,从兜里掏出手机,尔后当着众多警察的面,播出了刚才他与焦成义之间的谈话。

  随着手机喇叭里传出陈宏与焦成义的交谈声,陈宏脸色霎时惨白,他着实想不到,萧瑞东竟然在一旁录了音!

  “你还有什么话说?”录音播放完毕,高个警察一阵冷笑,录音里陈宏虽然没有直接承认自己就是那个谋害罗青青的人,但言语中已经透露了一切,容不得他狡辩什么。

  “你狠!”陈宏恶狠狠盯向萧瑞东,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萧瑞东最起码死了不下上百次。

  “走!”

  这时,高个警察冷着一张脸,上前拽住陈宏胳膊。

  “叮铃铃~~~”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

  电话响起的同时,陈宏从原先的气愤、狠毒,当下变成了欣喜,因为……那是他的电话。

  随后,陈宏挣脱开高个警察的束缚,急步走向墙角,掏出手机,发现果真是他哥哥陈八指的来电。

  “哥……”电话接通后,一股委屈涌上心头,陈宏眼圈泛红,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仿佛催化剂一般,让他眼泪差点掉下来。

  “小宏,你现在在哪?”电话那头的陈八指一脸凝重。

  凝重——是因为刚才他接到了黄岛警局局长——尚志伟的电话。

  在电话中,尚志伟告诉他,陈宏在学校里犯了事,与人串通一气奸.淫一位大一少女,而这件事还被焦成义知道了,并且还是由焦成义亲自处理的!

  得知此事,陈八指心头不禁一震,看出了事态严重性,于是急忙给陈宏挂去电话。

  “哥……我现在在黄岛大学,这里还来了很多警察,他们要抓我……”

  说到这儿,陈宏再也忍不住,眼泪像是不要钱一样,从眼眶中夺眶而出。

  “没事的小宏。”听闻陈宏的哽咽声,陈八指心中蓦地一痛,毕竟他就这么一个弟弟,双亲死得早,两兄弟相依为命二十多年,陈八指平常时候挺疼爱陈宏。

  “小宏,你不要害怕,跟他们走一趟,没事的,过个几天,我会想办法把你从里面弄出来,就算那个老杂毛在一旁使绊子也没用,我上面有人,届时找个替死鬼顶替你一下,你就可以从里面出来了。”陈八指如实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