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住的同时,这人还拿眼瞪了他一下,那眼神分明在说:你丫上去想找死么?连宏哥都被这小王八羔子一巴掌抽翻在地,你上去又顶个卵用?

  愣头青显然也不傻,读懂同伴眼中的含义后,试了两试,终归没敢在上前叫嚣。

  “我没空陪你们玩。”见愣头青不在叫嚣,萧瑞东也不屑与几人一般见识,踏前一步,说道:“告诉我,陈宏现在在哪?”

  “滚尼玛个蛋的,宏哥去哪管你屁事?”

  本来愣头青就够憎恨萧瑞东的了,因为萧瑞东,冷舟不但被虐的像只狗,自家球队威信度大降,而且更令他们郁闷的是,刚才陈宏给几人打电话,告诉他们,说自己被学校开除掉了。

  一听这话,几人登时瞪大了眼珠,心中被惊得无以复加,暗想是谁吃了熊心豹胆子,胆敢开除陈宏?

  而陈宏接下来的话,则是让几人彻底死心,陈宏在电话里告诉他们,自己是被焦成义给开除掉的。

  听闻这话,几人将心中的惊愕转化为平静,一个个不禁在想:在黄岛大学里,敢开除陈宏的人,除了焦成义之外,再找不出第二个人了,不是吹,就是让那‘老秃驴’副校长过来,他也不敢擅自开除陈宏。

  宏哥是什么人物?那可是堂堂陈八指的弟弟啊!

  在黄岛这片疙瘩地上,谁敢不长眼找宏哥晦气?那不明摆着不想过好日子了么?

  ……

  “我再从你嘴里听到一句脏话,我就把你舌头割下来。”

  面对始终出言不逊的愣头青,萧瑞东已然失去了耐心,貌似这么半天就他最活跃,萧瑞东觉得应该给这人一点教训,不然他不知道做人最基本的礼貌。

  “你不过要过来。”眼见萧瑞东冷着脸朝他走来,愣头青吓得一哆嗦,不禁又想起了萧瑞东在篮球场上的表现,当下变身孬种,双腿都打起了摆子。

  “你找宏哥做什么?”与此同时,一位年纪稍大点青年拦住萧瑞东去路,因为他知道,依照萧瑞东那霸气的脾性,指不定会海扁愣头青一顿,揍陈宏都毫不眨眼,更何况揍一个什么都不是的愣头青了。

  “我找他有事,他现在在哪?”萧瑞东被青青一事急的焦头烂额,没什么心情与这帮人在这干耗。

  因为他极为清楚,如果不能提前找到陈宏,那么陈宏保不准会让那个人渣将青青的床照散播出去,届时,一切就都晚了。

  “宏哥现在已经离开学校了,他被老校长开除了,如果你想去找他的话,现在去菲比酒吧,刚才宏哥给我们打电话,说等一会去那里消遣。”

  青年并且隐瞒,将自己所知道的,统统告诉了萧瑞东。

  “多谢你的回答。”萧瑞东笑了笑,之后又狠狠瞪了一眼那个愣头青,转身离去。

  “麻痹的,这小子真他妈猖狂的可以,刚才你们几个干嘛拦着我?”待萧瑞东身影消失后,愣头青又开始叫嚣起来。

  “好啊,你想去修理他是吧?那你去吧,现在没人拦着你,就怕等一会你会撅着一条腿回来。”

  刚才那位拦着萧瑞东的青年,眼见愣头青装逼上瘾,忍不住被气得蛋疼,自己好心好意帮他拦住萧瑞东,到头来不知情也就算了,还怪自己拦着萧瑞东?

  尼玛……青年恨不得将愣头青脑袋撬开,看看里面装的是大便还是脑浆?

  “呃……”愣头青闻言,猥琐的小眼睛里掠过几分尴尬,他也就是说说而已,让他去跟萧瑞东单挑,还不吓死他。

  一个能在罚球线起跳灌篮的人,一个能在空中做出换手动作的人,一个能一巴掌把陈宏抽翻在地的人,他自认就是十个自己加在一块,也不是人家萧瑞东的对手。

  明镜这一点,自己再去找萧瑞东晦气,那不是老鼠舔猫B——作死,是什么?

  ……

  告别陈宏的几位狐朋狗友,萧瑞东打车来到了菲比酒吧。

  菲比酒吧坐落在黄岛市区不远处,主干道相对繁华,地处位置通畅,属于城市里的交通要道。

  为此,这个地方的人流量相对挺多,一天下来,不下几万人路过此地。

  约莫半个小时后,萧瑞东抵达了菲比酒吧。

  菲比酒吧明面上是一家正当生意,但道上人大多都清楚,菲比酒吧是青帮在黄岛秘密安插的一个据点,做着一些不为人知的勾当!

  而掌管这家酒吧的负责人,正是陈宏的哥哥——陈八指!

  前脚踏进酒吧,迎面便扑来一股糜烂气息,重金属音乐,女人身上的香水味,其次便是酒精味道,一股脑接踵而来。

  于酒吧正中央,还搭建了一个超大型舞池。

  五颜六色的灯光下,正有七八个身穿黑色紧身皮衣的靓丽女郎,在台上跳着钢管舞、脱衣舞之类的艳舞!

  尽管目前为大白天,但酒吧客人相对不少,估摸不下七八十号,这些人当中,有上班的白领和金领,也有一些不务正业的小混混,亦或逃课出来鬼混的学生,比比皆是……

  迈进酒吧大厅,萧瑞东没有去看那些身姿撩人的性感女郎,也没有去理会一些‘小蜜蜂’的上前搭讪,而是径直走向吧台。

  到了吧台近前,直接开门见山道:“我要找一个叫陈宏的人。”

  酷$√匠网G*永0久免E费=看v{小\说{h

  “你谁啊?”吧台工作人员听见萧瑞东的冒失话,表情很不爽,陈宏是他们老大陈八指的弟弟,眼前这家伙不好好说话也就算了,还直呼陈宏大名,服务员即刻吹胡子瞪眼起来。

  “你就说我叫萧瑞东,我想当他得知我的名字后,一定会下来见我的。”

  这一点,萧瑞东很有信心,如果被陈宏知道,自己找上他的老家门,不知他会不会气死?

  “请您稍等!”服务员见萧瑞东年岁不大,但说话语气上却不同寻常,下意识将萧瑞东当成了陈宏的朋友,于是不敢得罪,态度比刚才要好上十倍不止。

  “喂,陈少,下面有一位叫萧瑞东的先生找您,您是现在下来见他?还是……”

  不等服务员把话说完,只听电话徒然传来一声大吼,“什么?你说有个叫萧瑞东的人来这里找我?”

  酒吧三楼的某个房间里,陈宏因为被焦成义开除,心中郁闷无比。

  起于郁闷,他离开黄岛大学后,便直接来到了菲比酒吧,此时正在楼上和一位酒吧舞女打‘肉搏战’。愕然接到服务员电话,说下面有个叫萧瑞东的人前来找他,陈宏不禁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接着便是一通大笑,暗骂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