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了她,让她生不如死,是不是更好?”女子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整个人的状态都跟以前不一样了。

  “真不明白你跟一个孩子较什么劲。”男子有些无奈,“不过你说的我都会去做,谁让我爱你呢?”男子俯身轻轻吻了下女子的唇。

  “如果没有你,现在我也已经不在了。我为什么没有早一点遇到你?”女子说着又哭了起来。

  “有我呢,我会陪着你的。”男子轻轻抱起女子,并且很温柔的安慰她。

  ——就在这栋楼上的某一个房间,陈煜天正抽着烟津津有味的看着电脑,他的身后还站着一个男子,男子很瘦,浑身干巴巴的,贼眉鼠眼的,长得很猥琐,而且看起来还是弱不禁风的样子。

  “刘茫,看出点什么来了吗?”陈煜天饶有兴致的盯着电脑屏幕,都没有回头。

  屏幕上正在播放地下室的画面,地下室里的一切在这个显示屏上都看的清清楚楚,甚至还有声音,都能听得很明白。

  “他们很恩爱。”猥琐男口水都流出来了,双手紧紧捂着裤裆。是个正常人看到那些激情画面也会忍不住的。

  “这个不用看我也知道!”陈煜天回头瞪着猥琐男,“刘茫,我让你来干正事的!”

  “我叫刘茫,文字的刘,迷茫的茫,不是流氓!”猥琐男有些焦急的解释,但好像并没什么作用,刘茫,流氓本身就是同音。

  “这个陈晓勇到底能不能用?靠谱吗?”陈煜天对这个刘茫也无奈了。

  “只要有薛囡囡,他就能用,而且特靠谱。”刘茫这下也认真了不少,“他这个人我听说过,重感情,讲义气,他是不可能扔下薛囡囡不管的,只要我们控制好薛囡囡。”

  “这就好办了,这个陈晓勇的能力怎么样?不会只是花拳绣腿吧?我查了好久都没查到这个人,他是本地人吗?”陈煜天一看刘茫对陈晓勇有些了解,一口气问了这么多问题。

  “他确实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但他没有户口,一直都是靠关系上学什么的,他是个‘黑户’,只要不被警察当面抓到,他还是比较安全的。至于能力嘛,你可以理解成曾经的萧旭琮。”刘茫对这个陈晓勇算是很了解了,“林非惜认识他,当时去杀小杰的时候,呗林非惜撞到了,不知道他跟林非惜什么关系,他总是躲着林非惜,生怕林非惜认出来一样,就给跑了,再往后就没找到萧杰。”

  “薛囡囡现在怎么样了?”陈煜天内心还是很纠结的,他既不想让萧杰出事,又不想让那个人失望。

  “一时半会还死不了,但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靠毒品维持生命呗,还有心里面一股子恨意,也不知道她是有多恨萧杰。”刘茫撇撇嘴,显然,女人的仇恨心理还是很恐怖的,“只不过现在她已经想要戒毒了,每天都控制自己,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在跟我们要了,要不要给她在加大一点剂量……”

  “不用,让她活下去,这个陈晓勇可利用,目前来看薛囡囡是唯一能留住他的方法,只要薛囡囡不死就行,给她留一口气,但一定要看好了,换个档次的人把守,那个陈晓勇不好对付,千万不能让他们跑了!”陈煜天猛地一拍桌子,吓了刘茫一个机灵。

  “陈晓勇没有钱,除非薛囡囡彻底戒毒,否则他根本养不活她,更何况现在薛囡囡靠毒品维持生命,他们不会走的。”刘茫确实对他们足够了解,连人家有没有钱都知道。

  “让陈晓勇去闹去吧,反正跟我们没有关系,我们就看着,必要的时候在暗中帮他一下,千万别让他们死了!”陈煜天又嘱咐了一遍,这才靠着椅背逼的上小憩。

  “晓勇,你小心点,他快要对你下手了。”流氓很隐晦的给地下室的陈晓勇发了条短息,提醒他们小心陈煜天。

  接到短信的陈晓勇面色有些沉重的起身穿衣服,并且四处张望。

  “怎么了?”女子很快发现了陈晓勇的异常。

  “没事,囡囡,你休息吧,我出去下。”陈晓勇很温柔地说道。

  “是不是陈煜天找你了?”薛囡囡对陈煜天还是很敏感的。

  “不准骗我,一定是他,对不对?”薛囡囡也较真了。

  “没事,别担心,一切有我呢。”陈晓勇本来就藏不住事,被薛囡囡这么一说,只能硬生生的扯开话题。

  “你不告诉我我现在就去找他问明白,到时候出什么事你自己负责!”薛囡囡不依不饶的。

  “行行行,告诉你,不过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啊,不然在放的窃听器什么的都就被发现了。”陈晓勇用余光看了下地下室的角落处,然后很神秘的贴到薛囡囡耳边,“刘茫刚给我发短信说陈煜天已经盯上我了,我看到咱这间地下室有监控,基本无死角。”

  “你去吧,我懒得搭理你。”薛囡囡板着个脸,就跟真的生气了一样。

  “我很快回来。”陈晓勇再次亲吻了薛囡囡,然后恋恋不舍的走了出去。

  =酷匠5“网y永F!久免`费看小‘h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