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混社会的。”萧旭增这时候走了进来,显然,萧瑶和二飞的话他都听到了。

  “爸?”“叔叔。”萧瑶和二飞同时抬头看着萧旭增。

  “我跟他是一母同胞,知道他是干什么的也不奇怪。”萧旭增拿着酒分给萧瑶和二飞。

  “我一直都不愿意提起他,倒也不是恨他,就是一直过不去心里那道槛。本来我以为搬家,离开那里这些陈年旧事就不会再提起,但杰杰来了,我就知道那些事瞒不住,早晚都得让你们知道。”萧旭增有些无奈,“这就是命。小飞这些年我也当你是自己的儿子,跟你说说也没什么,你们两个,以后千万不能走那条路。”

  “那时候我十几岁吧,我父亲去世了,家里唯一的顶梁柱没有了,我母亲赚得那点钱还不够补贴家用,更不用说供我们两个上学了,然后我弟弟,就是你叔,他就辍学了,我是老大,应该是我来替父亲扛起家里的重担,但他偏说自己不是学习的料,非得让我上学,然后自己偷摸辍学跑城里打工挣钱养家。”

  “虽然我不知道他在城里都经历了些什么,但我知道他肯定过得不容易,没靠山没背景,甚至连个熟人都没有,就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农村孩子,从社会最底层一步一步爬起来,每天都勒紧裤腰带,省吃俭用给家里寄钱,供我读书,每次我拿到钱,感觉都是沉甸甸的,那是我弟弟辛苦挣来的血汗钱,没有一张整钱,甚至连一毛的都有。我每次劝他,他都笑着跟我说,‘哥,你好好学,将来考上大学有出息了,我也跟着沾光,爸在九泉下也能安息了。’他的皮肤一点光泽都没有,整个人都瘦的可怕,就是皮包骨头的那种,一点肉都没有了。我,研究生毕业,一步步走到企业高管,年薪几十万,呵呵,没有萧旭琮,哪来的我萧旭增?没有他,哪有我的今天?”萧旭增说到这,眼圈忍不住的红了,这些辛酸往事一直压在他的心底。

  p%酷匠网";首N发#~

  “后来,有人送家里十万块钱,然后他就失踪了,托人打听,也是杳无音信,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直到后来,那会我刚跟你妈妈结婚,他回来了,他的样子很狼狈,身上的衣服每一处好地方,简直就是把撕碎了的布条挂在身上,身上更不用说,各种伤口,皮肉都翻在外面,伤口流脓,还有腐烂的味道,整个人虚弱的只剩一口气了,好在命大,被一个诊所的医生救活了。”

  “那时候我们才知道他失踪的这些年是替人坐牢了,替一个社会大哥坐十年牢,人家给二十万,十万他给了家里,另外十万给了他的一个什么弟弟,但是几年后有人把他从监狱里面弄出来了,他跟他那弟弟给那人卖命,不小心惹到不该惹的人,在下水道呆了两天才敢出来,然后回了老家。回到老家一年后,也把那些人给招来了,然后又发生了一些事,我就离开zj市了,至于后来的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这么些年,我也没再回去过,我一直以为他死了,没想到还娶妻生子了。”萧旭增自己自言自语,萧瑶和二飞也不插话,他俩也确实被震撼到了,原来他的家并不像表面上这么平稳。

  “叔叔对你这么好,你为什么不去帮他?为什么要自己逃避?你不是说我还有奶奶吗?她在哪?为什么我一直都不知道?这些年你都没有管过她吗?如果叔叔当初不在了,奶奶这些年一个人怎么过你想过吗?”萧瑶忽然发现一向慈祥善良的爸爸竟然有着如此的铁石心肠!

  “瑶瑶,我有我的苦衷,只是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等你长大了,我全都告诉你。”萧旭增看到萧瑶这个样子心里更难受了。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就算你有苦衷,你也不能逃避责任吧!你从小就教我男子汉要敢做敢当,要扛起自己的责任,原来只是说说而已,你自己都做不到,还怎么来要求我!”萧瑶也不知道哪来的火气,可能萧旭增从小就教育他不逃避责任的原因吧?

  “瑶瑶,你理解我一下好吗?我真的有苦衷,我不希望你怪我。”萧旭增对萧瑶都有些哀求了。

  “叔叔从小就供你上学,奶奶是把你养大的人吧?这些你都可以不要,你还谈什么苦衷?不懂得感恩,不负责任,现在假惺惺的说些没用的话,可笑!”萧瑶正是叛逆的时候,理所应当的认为自己是对的,完全不考虑别人的感受。

  “你以为你爸愿意背井离乡吗?一个大男人,带着一个刚出生不到一岁的孩子,到哪生活容易?又要当妈又要当爸,还要去找工作,从一个普通管理人员升到高管,这其中的艰辛谁能体会?”樊小丽指着萧瑶的鼻子,扬起的手臂又无力的放下。

  “老婆,你不去陪着娴儿妈妈,跑这儿来干什么?”萧旭增赶紧从后面抱住樊小丽。而萧瑶和二飞则是疑惑的看着樊小丽,萧旭增抱着的小孩去哪了。

  “娴儿吵着要回家,她娘俩就回去了。”樊小丽根本没看萧旭增。

  “瑶瑶,你都已经这么大了,我也不瞒你了,反正你早晚都要知道。”樊小丽坐在萧瑶边上,“其实呢,我跟你爸是二婚,我没有生育能力,你是你爸和你妈亲生的。当初刚有你不久,你叔招惹的人因为找不到你叔但找到你爸妈了,你妈为了保护你,走了,如果萧旭琮能够造迟来一步你爸只是想离开那个伤心地。这么多年没回去,你以为他愿意吗?他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过想要回去,但是心里的坎根本过不了,所以只能在这里了。”樊小丽面不改色的说道,真的就像是在说跟自己无关的故事一样。

  “对不起,爸,妈,我需要一段时间来接受这个消息,请不要打扰我。”萧瑶说着就往外走,叫了快二十年的妈竟然不是自己的亲妈!萧瑶这反应也算是好的了,但往外走的时候还是不小心踢到凳子,撞到桌角上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