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沈放,我才不管这些破事呢!”胡海浪也被萧杰的态度弄的不乐意了,好歹比她大几岁。

“沈放?我不认识啊!”萧杰眨着疑惑眨着疑惑的大眼睛,她确实不知道沈放是谁。

“你不认识他,他吃饱撑的帮你做这些?”胡海浪看萧杰的反应也不像说谎,这一下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一直以为沈放跟她有点关系,没想到人萧杰压根不认识他沈放是谁。

“放,你过来吧,我不管了!”胡海浪当即给沈放打电话,然后扭头就走。

“有病啊是不是。”萧杰被弄得莫名其妙的。

没几分钟,一个帅气的少年出现在萧杰眼前,虽然萧杰不算是外协,但这么大一帅哥站自己眼前还是饱饱眼福比较好。不过萧杰总感觉他怪怪的,总感觉他的身上有一股邪邪的气息,像路白,但跟他的又不同,她并不反感眼前的人。

“你就是萧杰吗?我是沈放,你叫我放哥就行。”少年不但长得帅,声音也很好听,暖暖的,听着很舒服。

“你认识我吗?”萧杰个很没出息的吞口水。

“我认识你哥。”沈放笑了笑,并没注意萧杰,“筱瀚,阿乐,是我兄弟,小乐,阿诩跟我玩得也很好。前些日子跟萧瑶和小飞玩的都不错。”

“你想干什么?”萧杰以前就是被林非惜这么威胁的,不由得谨慎起来。

“这事我确实不该插手,但这些日子我看到他们一个个都跟疯了似的找你,差点就过不好这个年了,他们要知道你跟林非惜的事,肯定会把事情闹大,那时候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你不是不懂事的人,我说的你也应该能想到,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考虑考虑。说一点我不该说的,林非惜对你,绝对不是真心的,二十岁的年龄差是现实,说句不好听的,他玩女人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你只是他保命发财的工具,等你没有利用价值了,呵呵,后果还用我说吗?”沈放一副大哥哥的样子,“如果你不信可以去证实一下。”

“我怎么做?”萧杰本来就想去找他文明白照片的事,现在还有沈放帮着就更好了。

“他现在肯定在找你,你故意被他的人找到,然后想办法让他说实话就好了。”沈放犹豫了一下,似乎下定了决心,递给萧杰一枚胸针,“你戴着这个,如果他不让你走的话,你给我打电话,他肯定会放你走的,弄明白了这些你也该死心了,我的条件就是你回去跟你哥他们好好道歉,然后跟林非惜不再来往。可能这些话我不该说,也不该插手这些事,你就当我闲的就行。”沈放苦笑着说。

“谢谢。”萧杰也知道这跟沈放没关系,人能帮自己全看在自己哥哥的面子上,她只好欣然接受。

“完事请我吃饭就好。”沈放调皮的笑了笑。

果然,林非惜安排人四处寻找萧杰,索性萧杰听了沈放的话,段浩恺出现的时候她没反抗,她知道他是林非惜的人,这个时候,除了林非惜不会再有别人来找她了。但她一直跟沈放通着电话,林非惜的话,他一字不落的听进去了,确实跟沈放说的一样,萧杰也彻底死心了。

不得不说,沈放猜测的很正确,林非惜真的不让她走,幸亏一直跟沈放在通话中,这才能跑出来,靠她自己,真的够呛能出去。

“谢谢放哥,浪哥对我的帮助。”饭桌上,萧杰率先举杯。

“举手之劳,举手之劳。”胡海浪一直盯着萧杰的胸,也不知道是不是练出来了,说话吃饭喝酒完全不耽误,但沈放就不行了,自从他在昔年酒吧外面看清楚萧杰的样子之后,眼睛就没离开过萧杰,干什么早就脱离大脑了,就比如现在,一杯酒冲着自己头顶浇了下去,然后随意的摸了一把脸,继续看着萧杰。

“放哥,你,真的没事吗?”萧杰也被他这一举动吓着了,站起来就给沈放擦脸。

“我没事,媳妇,呃不对,老婆,也不对。萧杰,记得你答应我的。”沈放整个人都是混乱的。

“我记得,浪哥,你确定他没事?”萧杰很担心的看着胡海浪。

  9酷匠,网w唯).一'%正8版,R#其md他o都b3是盗?B版w

“放,差不多点得了,别太过分了昂,这成什么样子嘛,明天我帮你搞定。”胡海浪无奈的揉着额头,沈放这是动情了吗?

“真的吗?谢谢浪哥。”沈放这下来了精神,也不盯着萧杰了,就那么暧昧的看着胡海浪,搞得胡海浪也不自在了。

“奇葩!”萧杰心里早就骂开了,就是不好意思说出来。

“萧杰,说真的,我这次是多管闲事了,你别见怪,我只是想替你哥他们做点什么,都是举手之劳,别客气。”沈放终于恢复正常了。

“我知道了。”萧杰灿烂一小,笑得沈放这小心脏不由得加快了速度,眼睛又被萧杰给勾走了。

“我问问鬼舞那边什么情况,好不容易摆脱了林非惜,这会又要自己找上门去。”胡海浪明显的不开心,都没心情看萧杰的胸了。

  “辛苦了,浪哥。”沈放笑得特别无害,弄得胡海浪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了。他本来就挺喜欢沈放的,不然也不能陪他做这些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