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云雨过后,林非惜半坐在床上抽烟,萧杰特别小鸟依人的趴在他身上。

  “宝贝,那个人你认识吗?”林非惜没有看萧杰,但能听出来他犯愁了,“那个人一看到我转身就跑,可是我没觉得他很熟悉,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个人。”

  “他说他叫陈晓永,我刚回这边,谁都不认识,谁知道他是什么人?”提到陈晓永,萧杰的身体还是忍不住的发颤。

  “有我在,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林非惜紧紧抱住萧杰,他现在是越来越喜欢萧杰了,尽管他知道萧杰可能在恨他。

  k+酷^;匠;网@唯?●一f*正D版、{,/其{他都是NI盗L版

  “以后你别来这里了,已经有人盯上你了,这些日子跟着我,尽量少出门,我心慌。”林非惜真的只对萧杰这么温柔。

  “如果你不在,我是不是刚才就已经死了?”萧杰仍然心有余悸。

  “对了,鬼舞呢?他不是应该陪着你吗?”林非惜这才发现本应陪着萧杰的鬼舞不见了。

  “我,我不知道。”开始萧杰还打算瞒着林非惜,但一想到鬼舞那毫不遮掩的对她的厌恶,她索性如实说了。

  “我找他去。”林非惜一看萧杰这反映就知道鬼舞肯定是哪里惹着萧杰了。

  “我们走吧,回酒吧,我总感觉这里有人盯着咱们。”萧杰紧张的四处张望,但什么都没看到。

  “我知道你紧张,这里不住了,咱回酒吧。”林非惜自己匆忙的穿好衣服就起来给萧杰收拾行李,萧杰的东西也不多,能不要的也都扔这儿了,收拾完行李就给萧杰梳头发,好贴心的暖男。

  “我好想让时间停在这一刻,什么都没有,只有我和你。”萧杰声音很小,但林非惜听的却很清晰,他没说话,只是笑。

  一个小时后,林非惜和萧杰回到昔年,林非惜先安顿好了萧杰,才去下面的会议室。会议室特别安静,没有敢说话的人。

  “惜哥,人跑了,没追上。”一个男子率先开口,“他逃跑的路线早就计划好了,避开了全部的监控。”

  “很好,人跑我家去杀我妹妹,然后人没追上,监控也拍不到。”林非惜笑得很残忍,“我要你们干嘛了!我花钱养你们干什么的!”林非惜猛地一拍桌子,地下没有敢出生的人。

  “鬼舞,我跟你说过让你好好看着她,她脾气不好,爱耍小性子,你一个大男人连这么点性子都忍不了吗?她还是个孩子,初一的孩子!你任着她跑出去都不管,今天我要不回来,萧杰就死了,死在我家门口!”显然,林非惜已经把那天的事都调查清楚了,“萧杰是谁?公安局长许昌的侄女!地下龙头白浩天的侄女!商界大亨谢振林的侄女!疯子亡命徒萧旭琮的女儿!这些人,哪一个咱们能惹得起?知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在打她的主意?谁都知道,萧杰是张保命符,是摇钱树!是毁了他们四兄弟唯一的路子,现在外面的人找萧杰都找疯了,萧杰自己投怀送抱,你们拱手往外送,差一点,我再去晚一分钟,我保证咱们一个都跑不了,萧旭琮手下的亡命徒能跟我们同归于尽!”林非惜是真的生气了,他没想到这短短的几天竟然会发生这么多事,更没想到会有人对萧杰下手,现在他一股子侥幸,还好萧杰没事,不然,他真的过不去这个年了。

  “林非惜,这段时间你装的真够累的,都是假的!都是骗我的!跟我上床就是为了你的私心!我真傻,你都要对我爸下手了我干嘛还要在你身边?”萧杰站在会议室的门口,很显然,林非惜的话她全都听到了,“我还得谢谢你点醒了我,想毁了我大伯他们,就得从我下手。我知道你要报复我爸,我瞒着我爸,我恨他偏心,但我不允许你伤害我的伯伯,他们都把我当亲生的一样看待,我不能害他们!你说的对,我在这条路上下不来,但我不会帮你!我恨你!”萧杰似乎把压抑了这么久的话全都说出来了。林非惜死都没想到萧杰会突然出现,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说什么萧杰也不会信了。他的那些下属,更是束手无策。

  “你忘了穿外套了,我给你送下来,你给我听这些。”萧杰明明在笑,可眼泪却断了线。

  “滚开!”萧杰指着拦着她去路的人张口就骂。

  “不让我走吗?”萧杰突然笑了,“那我就留在这里好了。”萧杰说着自己“呵呵”的笑了起来,“我要是死在这里,我看你林非惜怎么收场!”萧杰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把匕首,就放在脖子上。

  “别冲动!”林非惜急眼的喊了一句,“让她走!”他怕失去萧杰,但更怕彻底失去萧杰。

  他话音刚落,拦着萧杰的人给她让开了道,萧杰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昔年,留给林非惜一个伤心欲绝的背影。

  “操!”看着萧杰走了,林非惜气急败坏的踹倒一个凳子,他抓着自己的头发缓缓的蹲下身,郁闷!他和萧杰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却被自己给毁了!没有了萧杰,接下来该怎么办?他陷入了沉思……

  萧旭琮难得在家,年三十了,郭甜和萧文越忙着贴对联,包饺子,他就在客厅翘着二郎腿看电视,萧杰,他也懒得去找了,至少她现在还是安全的,找到了也是个麻烦,还不如任着她自己来。

  “萧旭琮,收快递!”快递哥在楼下扯着嗓子喊了一句。萧旭琮懒洋洋的站起来随便披了件衣服就出去了。

  “哥们,够辛苦的啊,年三十也不休息。”萧旭琮趁签收的这个空跟快递哥聊着。

  “还有两个件,送完就放假了。”快递哥冲他憨厚的一笑,拿着萧旭琮签好的单子走了。

  “这谁啊?大过年的给我寄包裹,连个地址都没有。”萧旭琮一边嘟囔一边拆快递,就一个普通的纸盒,也不是很重,就是被人用胶带里三层外三层的缠了个结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