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呐,就这个,左边的。”萧瑶拿出手机找到一张他们一家跟萧杰谢君诩白锡乐的合影,指了指最左边的萧旭增。

“阿乐,你相信这世上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许筱瀚一脸不相信的盯着照片。

“不信,但这也太像了吧?”白羽乐把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

“你俩中邪了?”沈放看他俩这样子,也凑过去看了眼照片,“不可能啊,这不是见鬼了吗?”沈放脱口而出。

恰好这时候谢君诩和白锡乐进来了。

“阿诩,小乐,你俩快来看。”沈放拽着他俩的衣服让他俩看照片。

“怎么了?这不就在N市拍的吗?我,小乐,二飞,瑶瑶,杰杰,樊妈,增叔,有什么不对吗?”谢君诩看着神色不正常的几个人,心里直犯嘀咕,这群人是要闹哪样?

“这不是咱叔吗?”白羽乐瞪大眼睛,一脸不可置信。

“哦,增叔说他和咱叔是孪生兄弟,孪生兄弟长的像很正常啊,你们这都什么反应,你们没看出来瑶瑶和杰杰长的也挺像的嘛。”白锡乐也没弄明白他们为什么这么惊讶。

“从来没听他们提起过啊,突然多了一个人,有点震惊。”许筱瀚看着萧瑶尴尬的一笑,“不好意思啊,我们确实没听家里大人提起过。”许筱瀚一脸不好意思。

“我一直以为我是N市人,没想到竟然是zj市的,这也算是回家了。”萧瑶笑了笑,感觉多少有点别扭。

“小乐,杰杰现在在哪呢?”白羽乐跳了话题。

“刚开始她回来的时候,我们都不知道,听说她跟薛文越吵架了,两人好像还动手了,咱叔一直都偏心,杰杰就没在家住,那天放学我上网吧正好碰见她,才知道她回来了,她的情绪不怎么好,整个人也很反常,跟她说话她就跟听不见似的,前些日子还自杀了,但刚醒就从医院跑了,现在没人知道她在哪里,昨天晚上我还去以前她住的宾馆找她了,但那里的人说她早就退房了。”白锡乐很失落的说到,“当初他不让我们告诉你们,她说怕你们看到她那个样子担心,我们就给瞒下来了。”

“我是他哥!”白羽乐突然很是愤怒,“四五年不回来,回来也不跟我打个招呼,心里到底还有没有我们这些人?”

“她跟郭姨相处的不错,郭姨应该知道。”谢君诩思考了好一会才说。

“郭姨,我是阿乐。”谢君诩话音刚落,白羽乐迫不及待的给郭甜打电话。

“阿乐啊,怎么了?”郭甜正睡觉,就被吵醒了。

“郭姨,你知不知道杰杰在哪?我们找好几天了都没见她的影。”白羽乐急匆匆地说。

“她不是在宾馆的吗?前几天我还去找她了,那天我接了你叔的电话就走了,再后来我就不知道了。”郭甜仔细回忆了一下,“她最近情绪都挺低落的,可能出去散心了吧。”

“郭姨也不知道她在哪,我们再找找吧,萧瑶你和二飞再问问家里,看她回去没有。”白羽乐挂电话后开始分工,“郭姨说她情绪很低落,千万别再做傻事。”

——

郊区,萧杰把自己裹得跟个粽子似的站在一棵大树下,双手不停的搓着,是不是的往手上哈气,鼻子也被冻得通红。

“该死的林非惜,老娘等了你俩小时了,再不来我肯定让你这辈子都见不到我!”萧杰一边跺脚一边咒骂。这冰天雪地的,一小姑娘站外面两个多小时,确实够遭罪的。

“宝贝,刚刚酒吧有点事耽搁了,毕竟刚开业嘛,你会理解我的对吗?”林非惜一来就从后面抱住萧杰,整个人都贱贱的。

“别恶心我。”萧杰想推开他,但被他抱得更近了。

“你知道吗?我就想报复你爸,跟你没有任何关系,碰到我,算你倒霉,所以你就牺牲一下吧。”林非惜“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手机卡,你还要不要了!”萧杰冷冷地说,林非惜害得她真不轻。

“当然要啊,你拿回来了?”林非惜一听电话卡,赶紧收起了满脸不正经的样子。

“那你介不介意跟我分享一个秘密啊,我可是等了你两个小时呢,大冷天的,你忍心吗?”萧杰转过身捧着林非惜的脸,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酷匠网H首发oS

“你想知道什么?”林非惜看到这个样子的萧杰,明显的来了兴趣。

“你不是N市的嘛,为什么跑这来?我总感觉你阴魂不散,我在哪你就在哪?”萧杰嘟着嘴巴,很可爱的样子。

“因为我爱你啊。”林非惜轻轻咬着萧杰的耳垂,“宝贝,知道多了会没命的。”轻轻的吮吸,暖暖的气息传进萧杰的耳中,痒痒的。

“我要走了,手机卡我会给你的。”萧杰有些失望的说到。

“你去哪,我送你吧。”林非惜依然抱着她没动手。

“不麻烦您了,林大老板!”萧杰有些赌气的样子,自己转身往后走,想打车,但这冰天雪地的,又加上在郊区,哪那么容易就能打到车?

“估计段时间内不会有出租车过来了,你是要跟我走呢,还是要在这继续等呢?”林非惜从后面不紧不慢的开口,“放心,我不会怎么样你的。”

“你真的阴魂不散。”萧杰已经有些生气了。

“宝贝,你看你,我不就想逗逗你嘛,这么认真干嘛。”这下换林非惜扮可怜了。

“我要回家睡觉!”萧杰气鼓鼓的说。

“好啊,你看着大冬天的,不得让我给你暖床啊。”林非惜脸皮巨厚。

“我那么早约你陪我逛街,你让我等你两个多小时,你怎么不想想这是冬天?”萧杰瞬间开启委屈模式,大眼睛里装满液体,随时可能滑落。

“不是,我是想早来的,我刚刚要出门就有砸场子的,我不是老板嘛,总得处理吧?这一处理,时间就过了。”林非惜装作很无辜的样子。

“我不都跟你说过了嘛,我跟你爸爸有仇,他害死了我最亲最近最重要的人,我要找他报仇,我真么想着伤害你,那晚上纯属意外,不过我现在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你了,虽然我们年龄有很大的差距,但是这并不妨碍我爱你。”萧杰还是太小了,林非惜几句话就给哄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