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孩子怎么这样呢?按辈份算,我也算是你叔了,怎么这么没大没小的?”路白站起来摸着萧杰的头。

  “滚,我不想看到你!”萧杰推开路白,恰巧路白的手机掉了出来,“再不走,我就报警,我就不信没有警察来抓你!”萧杰抢先一步捡起手机。

  “别闹,给我。”路白有点慌了,他真怕萧杰报警,“我要被抓,你爸也跑不了,我就是受他指使的,还有白浩天,谢振林,包括你大伯,一个都跑不了!我有足够的证据拉着他们给我陪葬!”这时候的路白有点乱,他又不能把萧杰怎么样,只能吓唬她。

  “你随意。”萧杰说着真的拨出去了,路白真急了,她没想到萧杰真敢干。

  “挂了。”路白冷冷的说。

  萧杰机械般的低头看顶在她下巴的枪管,握着手机的手不自觉的松开,手机掉到地上摔碎了。

  “你,你,你说的都是真的?”萧杰惊恐的看着路白,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的。

  “我有功夫逗你玩?”路白笑了笑,又换上了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你爸是zj市的风云人物,现在你出去问问那些大人,萧旭琮是谁?当然了,他是为了躲人才会回老家的,然后娶你妈,有了你,但在这之前他就有一个女朋友了,并且他的女朋友怀孕了,他只是不知到而已,不然他才不会跟方宁结婚,更不会有你!哦对了,他那个女朋友的名字叫薛囡囡!”

  “薛,囡囡。"萧杰一直认为薛囡囡和萧文越都是“不明生物”。没想到他们竟然早就跟萧旭琮认识,他们三个,是一家人,而她,才是真真正正的多余!

  “我爸,真的是你说的那样吗?”萧杰虽然问着,但心里早就有了答案。最开始,他以为路白在跟她开玩笑,可当她看到路白的枪和那想要杀她的眼神,她就知道,路白说的都是真的,她的爸爸,她最亲近的人,竟然是个恶贯满盈的杀人犯!

  “离开zj市,这里不欢迎你。”路白命令式的说道,然后举起枪托狠狠的拍在萧杰太阳穴。

  “下次,我不会对你留情了。”路白恶狠狠地说,顺手拿起桌子上的手机卡走了出去。

  萧杰呆愣在原地,好像这一切都是一场梦一样不真实,如果不是摸到流到侧脸上的血,她一定会把这一切都当成一场梦的,当作这一切,从未发生。

  她不愿意面对这些,就把自己封闭起来,通过每天疯狂的购物来发泄,但她实在太过于压抑,路白还时不时地过来威胁她,让他离开zj市,离开萧旭琮,她只是贪恋这一点点仅有的亲情,还有久违的家的感觉,可是路白不断的向她施压,她选择用自杀来反抗……

  --zj市长途车站:萧瑶和二飞两人下车才意识到两人在zj市都是人生地不熟的,自己在哪都不知道,还怎么去找萧杰?

  “不是还有小乐跟阿诩嘛。”萧瑶突然想起了这两个许久未见的好朋友。然后给谢君诩打了个电话,但提示关机。二飞又给白锡乐打电话,连着打了好几个可算是通了。白锡乐让他们俩在车站门口等着,俩人就很听话的蹲在车站门口,连烟都没敢去买,就怕一不留神走丢了,白锡乐找不到他们。

  然而他俩并不知道,在zj市内,不管他们走到哪,白锡乐和谢君诩一定能找到他,这两家的势力是目前zj市最强大的。

  “瑶,杰杰跟我分手了。”二飞嘴里叼着一根草,满脸的愁容。

  “哎呦,您老终于开口了,总阴着张脸,好像谁欠你钱似的。”萧瑶还没大反应过来,只是在开二飞的玩笑。

  “什么?她跟你分手?为什么啊?”说完那些,萧瑶才反应过来二飞说萧杰跟他分手。

  “我问她她也不说,索性我就来了,我一定要弄明白了,不然我死不瞑目!”二飞的牙齿咬的“咯吱咯吱”的响。

  “死不瞑目,哪有那么夸张啊!你得好好活着!她跟你提分手,会不会是,我叔不想让杰杰回那边了?杰杰一根筋,也难免会想这种极端。”萧瑶最先想到的。

  “好吧,也许吧,或许一切等我们找到她纠解决了。”二飞笑了笑,憔悴的脸这些天来第一次露出笑容,比哭还难看。

  “你是要哭还是要笑?真丢人!”萧瑶是个比较注重外在形象的人,但二飞就是比较随便的那一种,所以萧瑶经常吐槽二飞的仪表。二飞也不恼,就是会把口里叼着的东西吐他脸上,有时候是烟蒂,有时候是小铁片,还有时候是各种草。

  “二飞你再吐我一个!!信不信等你睡着了我把你袜子塞你嘴里!”这种事俩人都不是第一次干。

  “萧瑶我操你大爷!你丫还想着弄我的袜子呢!你恶心不!”二飞一听萧瑶这么说脸色就变了,苍白苍白的,跟病了一样,显然不是第一次尝试,对那味道也早已熟悉。

  ◎最sd新d9章节{=上酷匠网q=

  “我大爷不搞基,要不给你搞个鬼妻,免得你寂寞。娃娃也行,你可以直接上的。”萧瑶笑呵呵的逗着二飞,二飞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就看到萧瑶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大笑,边上的人都用一种看疯子的眼神看着他。

  “萧瑶!!!”二飞一声怒吼,冲着萧瑶扑了上去,这正是车站门口,人来人往的,都在看他俩,都当成俩人真的在打架了,有人拍照,还有人嚷着要报警,俩人这才停下来。

  折腾了一会,两人也都累了,都坐在地上大口喘气。

  对面马路上一个跟他俩差不多的少年冲着他们走了过来,少年一身白色休闲,栗色短发,刘海微长,左耳还有一个银色耳圈,嘴角挂着比路白还要不恭的笑容,帅中带一些邪气。

  “两位就是萧瑶和二,飞吧?”少年说到二飞的时候还是有些不自在的,哪有人这么一上来就说人二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