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内的萧杰瞪着大眼睛盯着天花板,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酷!C匠网永¤^久e免O费"o看*#小:'说

“嘎吱~”病房的门被轻轻推开,萧杰听到声音向门口望去,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子走了进来,男子很高,长得不算帅气,但绝对清秀。

“好久不见。”男子笑着跟萧杰打招呼。

“林非惜?”萧杰盯着男子,一点不敢放松警惕,她知道,这个点能进医院的人肯定不是什么普通人。

“小点声,让你爸知道咱俩的关系可不好哦~”林非惜威胁的说。

“滚。”萧杰指着他,努力遏制自己的怒火。

“啧啧,长本事了,不是求我的时候了?可是你知不知道,我能让你死的很惨?”林非惜突然笑了,冲着萧杰的高峰抓了一把,萧杰到没什么反应,反而跟习惯了一样。

“你来干什么?别告诉我只是为了吓唬我。”萧杰漫不经心的问。

“当然不是,你是我妹妹,我怎么舍得吓唬你呢?”林非惜依然在笑,但让人很不舒服。

“我给你的电话卡你弄哪去了?”林非惜切入主题。

“我也不知道他在哪。我当时放在桌子上,但不知道被谁拿走了,有什么问题吗?”萧杰眨着疑惑的大眼睛,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你知不知道这个手机号码对我有多重要?你把它弄丢了!”林非惜大手掐着萧杰的脖子,那架势,就跟真的要掐死她一样。

“我,我知道是谁拿走的。”萧杰双手掰林非惜的手,想让他的手松开。

“是吗?可是跟我有什么关系?”林非惜刚松了一点的手再次握紧,真的能把萧杰掐死。

“路,白。”萧杰艰难的吐出两个字,林非惜的手像触电一般缩了回去。

“咳咳,咳…”萧杰剧烈的咳嗽起来,有那么一瞬间,她看出林非惜眼里的杀意,她都已经绝望了。

“你刚刚说谁?”林非惜的声调都变了。

“路白。”萧杰还有些后怕,“那天他来找我,我就把手机卡放在桌子上,他走后就不见了。”

“路白,路白,他不是早就死了吗?为什么还会出现?”林非惜自言自语,说的萧杰云里雾里的。

“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你要是拿不回来的话,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的,就从萧瑶开始。”林非惜拍了拍萧杰的脸,"顺便提醒你一句,那张电话卡很可能已经在你爸手上了,因为电话卡的主人对他来说特别重要。”林非惜的语调又变的温柔。

“我知道了。”萧杰不冷不热的回应。

“医院是个好地方,玩起来应该很刺激,我还没有试过呢!”林非惜盯着萧杰的双峰,添了一下嘴唇,俯身吻向萧杰。

“啊!”林非惜惨叫一声,吐出一口血水,一脸愤怒的看着萧杰,萧杰的嘴唇上全是血。

“你敢咬我!”林非惜本来只是想逗逗萧杰,这下却勾起了他的欲望。

他坐到萧杰身上,修长的手指从额头滑到双峰,慢慢解开萧杰的衣扣,他俯身把脸埋进深沟,嗅着她淡淡的体香,更着控制不了他的兽欲。

”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萧杰微弱的乞求全被她的体香遮掩,泪水也被吻干,徒劳的挣扎只会增加他的兴趣,直到那一阵痛,她不再挣扎,开始迎合他的节奏,喘息,呻吟,狂乱的交织……

天亮了,阳光透过窗户洒射到萧杰挂满泪痕的小脸上,林非惜看着洁白床单上的一朵梅红,忽然有些心疼身下的这个小姑娘。但他又有些无可奈何,他俩的年龄差比萧杰还大,他一心想要报复萧旭琮,现在却搞了他女儿,萧旭琮肯定会不顾一切的跟他拼命,那他所有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宝贝,你是我的了。”林非惜轻轻咬着萧杰的耳朵,说话的气息刺的她好痒。

“你这是在毁我。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萧杰哭了,看的人心碎。

“跟你那小男朋友分手吧,然后回这边,你以后肯定要走这条路的,你知道的太多,总会有人不想留你,你在那里,只会连累他们。”林非惜很认真的说。

“我的事不用你管,现在,立刻,马上,滚!”萧杰歇斯底里的怒吼,林非惜也自觉理亏,穿上衣服就走了。

萧杰穿好衣服也离开了医院,顺便把床单也带走了,她好难过,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二飞,或许林非惜说的对,她在哪里,只会连累无辜的人,他们终究会分开,往两条路走,那就,长痛不如短痛吧!可是,那里有她的一切,她又怎么舍得放下?

哭吧,所有的委屈,纠结,难过,都随着泪水流出,哭过,坚强吧,没人可以帮她,从她知道萧旭琮的身份的那一刻起,她平静的生活已经被打破,该怎么办?

“杰杰。”一个陌生的声音打断她。

“您是在叫我吗?”萧杰很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子。

“这里就咱俩人,不叫你我叫谁?”男子开了句玩笑,“我叫单子朝,你爸爸的朋友。”

“我们应该没什么好谈的吧?你们不喜欢我呢,我也知道,不用特意跟我多强调几遍,还有啊,您认识路白吧?那就麻烦您转告他,随便拿人家的东西叫偷,他打我的,我肯定会加倍的讨回来!”萧杰没好气地看着单子朝,转身就要走。

“你等等。”单子朝拉住萧杰,“我来,找你有别的事情,你先听我说完。”他也没想到萧杰对他们的意见已经这么大了。

“什么事?”萧杰还是爱答不理的。

“咱们换个地方说。”

“不用,这就挺好。”

“那行吧。”单子朝不经意间又多看了几眼萧杰,如果好好培养,会是个好料,主要是心里有恨。

“新开的昔年酒吧你知道吧?老板叫林非惜,我需要你弄清楚他的底细,还有来这的目的,但很可能是来害你爸的。”单子朝简单的说了说。

“林非惜?”萧杰惊讶的看着单子朝,几乎下意识的护住胸。

“你认识?”单子朝一看萧杰这反应,再看萧杰脖子上的嘬痕,也知道的差不多了。

“不认识。”萧杰摇头,“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只是个学生。”

“你爸现在过得挺难的,我希望你能帮他,你是生面孔,是最合适的人,当然,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可以找别人,只是时间问题,或许会晚点,但对我们来说都一样,找你,还是希望你能帮你爸。”单子朝犹豫了一会,说的很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