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白,我这边已经好了,你怎么样了?”半夜十二点,萧旭琮准时醒来,他还是选择了相信路白,对于他来说,路白跟宝儿一样,都是他看大的,路白如果背叛他的话,他就真的太失败了,那就是上天不给他留活路了。

“我这边早就完事了,我都准备下一步行动了,你小心点,那老头不是一般人,比你想象的要难对付的多,手里边还有不少牌没打。”路白懒洋洋的回应着,就跟睡着了被吵醒一样。

“他这边我有数,暂时还能控制的了。你先别睡了,帮我去做点别的事。这个老东西,明明是我来看着他的,反而被他给套了,我现在什么都干不了!”萧旭琮差点就喊出来,幸亏这个时间点没人了。

“行,什么事,你说,我马上去办。”路白极不情愿的回应。

“你去……”

……

N市:

萧瑶和二飞两人面对面坐着,满脸愁容。

“她到底什么时候回来?”两人异口同声,对视一眼又低头叹气。

“她不会不回来了吧?”二飞忧心忡忡地问萧瑶,“那我是不是就被抛弃了。”

“从这儿到zj市最快也要几天吧?这么多年不回去,她不得好好怀念一下?”萧瑶嘴上分析着,心里早就要抓狂了,“她要不回来,我就去zj市把她绑回来!”

……

zj市:

萧杰住宾馆,每天都是自己独来独往,也不回家,谁的电话也不接,萧旭琮更是忙得顾不上,郭甜偶尔会找找她,但她也不理会。这期间他就给萧瑶打过一个电话,说她年后开学再回去。反正也快到寒假了,她回不回去都是一个样的,不回去反倒让她的老师松了口气,这种差生,确实少见。不过她也该在家过个年了。

白天的时候她自己出去逛街,疯狂的买东西,衣服、鞋子、首饰、零食……每天出去都是各种买,回去之后倒头就睡,半夜醒来之后冲一个凉水澡,已经冬天了,她这简直就是摧残自己,洗完澡就坐阳台上发呆,差不多天快亮的时候,再回去睡觉,睡到中午起床之后就再去购物,就这么每天无限死循环,谁也不知道她怎么了。

谢君诩和白锡乐周末就会去找她,她谁都不见,跟她说话她就当听不见,整个人就跟丢了魂一样,简直就是行尸走肉!

就这么过了一个星期,她们才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但谁也对她没办法,带她去看心理医生,她依然如此,不反抗,不挣扎,也不回应。她也回家,就住在宾馆。她一句话都不说,比以前更加沉默,直接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出来,谁叫都没用。

半个月后,寒假。

谢君诩和白锡乐一放假就跑去找她,但敲了半天门也没人答应,俩人还以为萧杰就跟以前一样躲着他们,就没多想,俩人出去给她买了很多她爱吃的零食,回去后依然没人开门,俩人从服务员那里要来钥匙开门,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房间很干净,被褥都叠的很整齐,明显刚被收拾过。

“奇怪,她能去哪?”谢君诩很疑惑的看着白锡乐。

“我哪知道?她不都不出去了吗?”白锡乐也是一脸茫然,“你看到过这个房间的人出去过吗?就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个子很高,一米七左右,长得很白净,在这住了挺长时间了。”白锡乐把眼光投向跟他们一起过来的服务员。

“对不起,先生,我昨天刚来,并没有见过您所说的这位顾客。”服务员很礼貌的回答。

“我去洗手间看看。”谢君诩说着去了洗手间,刚推开门就愣住了。

“怎么了?”白锡乐看到谢君诩这个样子也走了过去。

从门口看到萧杰躺在地上,面色煞白,右手下有一滩鲜血,并且鲜血不断的从右手手腕处流出。

“杰杰!”白锡乐跑过去抱着萧杰,急忙脱下外套包住她手腕上的伤口,整个人都慌了,“快叫救护车!”

被白锡乐这么一喊,谢君诩也回过神来了,赶紧跑过去帮白锡乐一起捂着萧杰的伤口,边上的服务员帮着叫救护车。

半个小时后,萧旭琮赶到医院,双眼血红,眼袋也很重,一看就没休息好。

“杰杰怎么样了?”萧旭琮很疲惫的问。

“还不知道呢。”谢君诩摇了摇头,“不过叔你也别急,杰杰没事的,我看你很累的样子,先休息会吧,杰杰出来我们再叫你。”

“不用,我要陪着她,她需要我。”萧旭琮猩红的双眼流出两行浊泪,自责,愧疚,后悔…他不敢想象,没有了萧杰,他会怎么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对他们来说,就好像一个世纪那样漫长,急救室的灯才灭,医生缓缓走了出来。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萧旭琮急冲冲的跑到医生面前询问。

“没事,好好休息就行。她服用了过量的安眠药,已经洗胃了,没什么事,我看孩子年龄不大,做家长的,千万别光忙自己的,一定要多陪陪她。”医生很和气的劝说。

听到萧杰没事,萧旭琮终于长舒了一口气,边上的谢君诩和白锡乐心里的大石头总算落了地。

“谢谢你,医生,我可以去看看她吗?”三个人异口同声。

  \更?新}F最%快AB上酷匠U、网k

”可以,不过小声点,不要打扰到她休息。”医生说完就离开了,而萧杰也被转到了普通病房。

病房内的萧杰睡的很安静,俏脸依然没有血色,只是这时候她的嘴角微微有些上扬,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

“杰杰,是爸爸不好,你刚回家,我都没有好好跟你说一句话,没有弄明白事情就怪你,这段时间我也没有陪你,让你自己过得这么煎熬,我要是能多关心关心你,你也就不会这么做了。”萧旭琮看着脸上没有一点血色的萧杰,更加的愧疚了。

“小时候,你那么乖巧可爱,我却把你的懂事当成理所当然,一直伤害你的心灵,现在你大了,知道保护自己心爱的东西了,也会抢夺自己在乎的东西,可我却指责你过分,不可理喻。可你为什么不反驳呢?什么事都憋在心里,你要是出点事,你让我怎么办?我怎么对得起你妈对我的信任?”萧旭琮握着萧杰冰凉的小手,泣不成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