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j市公安局:

“小李,王泽那个案子有什么新的进展没。有?总觉得不太踏实,也许咱们手里的证据根本打不掉这两个毒瘤!”许昌面容略显憔悴的问着边上的警员。

“前天收到一个匿名快递,里面是更全面更直接的犯罪证据,经查证,快递的内容完全属实,看来有人跟我们的目的一样,都想让这俩人消失,”小李笑了笑,“不过这些证据只够弄王泽,弄王科还有点难,到时候王泽再替王科顶罪,那王科很快就会出去的。”小李话锋突转。

“打掉一个是一个,他王科想脱身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想尽一切办法,发动能发动的所有力量,搜集王科的罪证,越直接越好,不能让他漏网!”许昌猛地一拍桌子,浑身都有些发抖,他们跟王泽斗了那么多年,最终还是没能彻底将他打掉。

“小葱,哥只能做到这了。”许昌叹了口气,从语气中透露出的是深深的无奈……

日子似乎平静下来了,庭审结果也在所有人的预料之中:王泽被判死刑,王科无期。虽然王泽扛了所有的罪,但总有王科逃不了的,证据销毁的再彻底,也抵不过事实的陈述,还有一些,是王泽想顶也顶不了的罪责,许昌还在当中施压,他们上边的保护伞这时候也不敢公开保他们,毕竟充当黑社会保护伞的罪名不小,他还不想没有下半辈子。索性也没人去调查他,反而高升了,只是升的地方,就有点呵呵了,这也是他最好的结局了。

“王泽王科已经没有了,好多事得我们亲自出马了。”欢乐时代KTV杨盼办公室内,陈煜天,杨盼还有那个人三个人坐在一起,不知道该开心还是该难过,总之不会伤心就对了。

“现在还不是时候,先安稳着吧,等风声过了,我们再走下一步也不迟。”那个人聚精会神的摆弄着桌上的盆栽,“天,你回去找个借口再回来,这段时间你还是呆在白浩天身边安全,许昌要动,他这是不要命了,已经接近疯狂了。越是这种时候,你在白浩天身边才更安全。”

“他们应该早就知道了,这时候回去不是更危险吗?”陈煜天瞪着大眼珠子,看起来有点吓人。

“至少萧旭琮还不知道,只要他不知道你就没有危险,白浩天跟他是一个类型的,要是他知道了,早就来这里找你了。”那个人总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天回去了,我们还要继续呆在这里吗?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杨盼看上去也有些颓废。

“等着吧,在这里,未尝不是件好事。”那个人依旧笑着,“你再派人去查查,萧杰到底是死是活?她没信我心里不踏实。”

“行吧。真不知道这种日子还要过多久,我都想洗手不干了。”杨盼自言自语。

“咱们出去走走吧。”那个人起身拽了一把杨盼,两人去了离KTV不远的公园散步。这个点,公园早就没有人了,两个人的身影被昏暗的路灯拉的很长,一直延伸到路的对侧。

“盼,这一晃,几十年了吧?”那个人有些感叹的问着。

“是啊,二十年了。时间过得真快啊。”杨盼突然也有些感慨,二十年,弹指一挥间,世界早已物是人非,唯有他还伴他左右,替他效劳。

“盼啊,你说,当初我要是心慈一点,宝儿是不是就不会死了?可惜了,那孩子,真的是个好人,可惜跟错了人了,这一别,再也没见,忽然有些想念当初的那些人了,也不知道他们过得怎样。

”去家里看看吧,好久没去,想他们了。”杨盼转头询问那个人。

“好啊,我也好久没去看他们了,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回家了。”说到这,一种莫名的伤感充斥着他的内心,或许,她在后悔当年的所作所为。

与N市交界的半山腰上,萧旭琮自己带着些熟食和酒就那么坐在宝儿的墓前,不说话,不出声,只是默默的打通他的手机,那段不说话,这边也不吭声,周围寂静的一塌糊涂,甚至连鸟叫声都不曾有过。

三个小时后,那个人和杨盼也爬上了半山腰,两人明显年纪大了,走这么点路就累的气喘吁吁得了。

”这么多了,都回家了。“那个人低声呢喃,“都回来吧,只有这里,还有他们的落脚之地。”

“没想到,这些年都走了,就剩下我们几个了,真的该退了。”杨盼的话里也是透着疲惫。

“你们两个说这个,有点不大合适吧?有多少人,是因为你们而死?现在过来假惺惺的怀念,我都替你们恶心!”萧旭琮突然从树后走了出来。那个人和杨盼一点防备都没有,甚至都有些失神了,就那么直愣愣的看着他。

“盼哥,你先回避一下吧,我跟...‘咱爸’,有话要说,我们,好久没叙旧了。”萧旭琮突然拿枪指着杨盼,杨盼向那个人投去了询问的目光。

“咳,多大的事嘛,咱爷俩叙旧还用得着动刀动枪的吗?有什么不能好好谈的呢?我跟你去就是了。”那个人异常洒脱的笑着。

  n最l4新章节2-上y1酷D匠网5

“盼哥,委屈你了。”话音刚落,杨盼还没来得及反应,萧旭琮一枪托砸在杨盼后脑上,杨盼直接倒在地上。

“这是宝儿的墓。”萧旭琮站在宝儿的墓前,看不清表情的说了一句。

“地方不错,以后我就在你们旁边吧,不用太近,只要能看到你们就好了。”那个人点头。

“其实你做的一切我都知道,我只是不愿意拆穿你,毕竟那时候王泽还在,我还得指着你吞掉王泽,王泽没了,我就该报仇了,为你的所作所为买单吧!”萧旭琮紧紧咬着牙齿,猛地回头,毫无征兆的超那个人开枪--

“嘣-嘣-”两声枪响划破夜空,回荡在整个山间。

“啊--”那个人躺在地上痛苦的翻滚着身体,喉咙不断发出呻吟。

“你手里真的没有可以约我的东西,我只是不愿意动你,现在你也该安享晚年了,宝儿是我的命,害他的,一个都跑不了。”萧旭琮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个人,将冷酷演绎的淋漓尽致。点一支烟,转身,离开这个萧瑟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