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单子朝,阿琮现在身上有事,不方便出门,你有什么跟我说好了。”单子朝毫无感情的说到。其实他更希望薛囡囡死,因为女人的仇恨心里是很强大的。

  “陈煜天要害我,求求你看在越越的份上救救我!”薛囡囡很小声的祈求,语气里满是惊恐,但又似乎怕被人听到什么一样。

  “没别的事就这样吧,不管是真的还是你在挑拨,我都不会告诉阿琮的,更不会让他去,你死了这份心吧!”单子朝直接挂了电话,很显然,他是不会让萧旭琮去的。

  另一端的薛囡囡听着话筒传来的忙音,回头看到追出来的一群人正朝她这边走过来,她知道她已经无路可走了,她的嫉妒心毁了她的一切。同时她对萧旭琮彻底死心,取而代之的,是恨......“她有危险。”萧旭琮并没有阻止单子朝,却只是木衲的说着。

  “她必须得死。”单子朝丝毫没有回避,“她该死。”

  “她是越越的妈妈。”萧旭琮甚至有些祈求的看着单子朝,但单子朝只是冷冷的回应。

  “杰杰的妈妈呢?”单子朝才不管薛囡囡是死是活,更不会管萧文越会怎么样,他在乎的,只有萧杰和萧旭琮。

  “我睡觉了。”萧旭琮知道单子朝不会放他走,干脆往沙发上一躺,拿着抱枕压在脑袋上,单子朝叫他他也不吭声,整个就跟一闹脾气的小孩一样,单子朝也是无奈,就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抽烟,一动不动的看着萧旭琮,生怕一个不小心萧旭琮会跑去找薛囡囡,但他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薛囡囡并没有告诉他们她在哪,就算萧旭琮跑出去找她,他也找不到啊!就算能找到L市,他还能找到薛囡囡吗?

  萧旭琮也真是累了,不多会竟然打起了呼噜,他知道有单子朝在,所以他什么都不操心,他可以难得的放松一次。

  深夜,萧旭琮醒来,看到单子朝还是在沙发上抽烟,双眼通红,烟灰缸里满是烟蒂,地上还有两个空烟盒。看到他这副样子,萧旭琮忽然很是心疼,还有一丝内疚。

  “朝儿,休息会儿吧。”萧旭琮拍了拍单子朝的肩膀,他已经好几天没睡了,困的时候全靠抽烟提神。

  “没事,走吧。”单子朝冲他笑了笑,披上外套就往外走。

  “去哪?等等我!”萧旭琮一头雾水的跟了出去。

  “王泽王科还有三天就开庭了,我们不做点什么是不是太对不起这些年他对我们的所作所为?”提到王泽和王科,单子朝恨得牙根痒,他的全家,包括未出生的孩子,全都死在王泽手下,他能不恨吗?

  十几分钟后,朝歌酒吧:“带我来这干什么?”萧旭琮本来就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干什么全都是单子朝计划好了,然后他跟宝儿去做。所以他才什么都不问就跟着单子朝走,但来朝歌酒吧他确实迷糊。

  “琮,朝歌酒吧明明出了凶杀案,可为什么警察查的却是王泽王科?他们难道不应该先找出凶手吗?”单子朝回头看着萧旭琮,那眼神有点像看一个无知的少年。

  “你意思是说有人在背后使劲,而他身后的人没帮他。”萧旭琮眨巴眨巴眼睛,努力思索着,“还有就是大哥那边也使劲了。”

  “警察为什么抓人?”单子朝也是知道萧旭琮短路了,又提醒了一句。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

  “当然要有证据了。”萧旭琮下意识的回答:“资料!对,那些资料!当时网上还爆出很多王泽王科的犯罪资料,你不是还告诉我有人匿名举报朝歌酒吧进行毒品交易,而且藏有枪械,还有人匿名交给警局朝歌的账本还有王泽王科更多的证据,是这些吗?”

  “走吧,去见见他。”单子朝微笑着继续往朝歌里面走,萧旭琮也从后面进跟着他。朝歌虽然被查封了,但两人要进去还是很容易的。

  朝歌酒吧王泽办公室:一个黑影坐在王泽的办公椅上,双腿随意的搭在办公桌上,整个人给人一种吊儿郎当的不靠谱的感觉,房间很暗,而且他的头发遮住了眼睛,只能看到他的侧脸,很白,他低着头,嘴角挂着不羁的笑容,看不清楚表情,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路白。”单子朝指着那个黑影冲萧旭琮说道,然而萧旭琮并没有听到,从进来开始一直环顾四周,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安全的因素在这里。

  听到单子朝的声音,路白抬起头,但他并没有去看单子朝,而是转头看着东张西望的萧旭琮,停顿了几秒钟之后,路白直接跳到桌子上,踩着桌子蹦到萧旭琮边上,萧旭琮还没反应,路白一个大熊抱死死地抱住萧旭琮,“好久不见。”陆白的声音都颤抖了。

  “好久,不见。”萧旭琮被路白抱着,好一会才缓过神来,竟有些木讷的回应。

  “你们......”一旁站着的单子朝明显有些跟不上节奏,他一直以为萧旭琮跟路白不认识,但现在看来两人的关系还不错,甚至更好。他从来没见过路白跟谁这样过,萧旭琮显然是个例外。

  “回去再说吧。”萧旭琮笑了笑,紧紧抱住路白,好像怕他再一次离开。

  “王泽以前把东西都放在他的办公室,出事之前他应该是得到准信了,所有的东西几乎都转移走了,但明显收拾得有些仓促,还是落下了一些东西的,这些东西,足够让他安享极乐了。”路白边说着边从王泽办公桌上拿起一个文件袋,“还有一个小保险箱,不过我没钥匙,开不了。”路白又拿出一个很精致的保险箱,只是很明显的可以看出来外面受损很严重,不用想也知道是路白砸的,但就算是这样了,小保险箱依旧坚强,萧旭琮也不管他们了,就自己在那鼓捣,但还是没有动静,根本打不开。

  “还有没有别的东西?”单子朝快速的扫了遍文件袋里的资料,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没了,就这些了。其他的,不是被销毁就被藏起来了。”路白也知道单子朝想要什么,但他也无能为力。

  “行吧,就这些吧。只要把他搞掉就好了。”单子朝说完自己转身离开,背影是那么的落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