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呢?也不说吗?”萧旭琮转头看着另一个男子,嘴角挂着阴冷的笑容,脸上还沾着那个人的血,根本就是随口一说,也没有问他话的打算,就是奔着他的命去的。

  “我在下面等着你。”男子一脸解脱的表情,萧旭琮眼都没眨一下,手上的匕首直接划开他的脖颈,鲜血飞溅!

  就在他要往第三个人的身边走的时候,一旁的单子朝拦了他一把,萧旭琮站在原地,没动。

  “哥们,你说谁都有个父母亲人什么的,是吧?而且命是自己的,你没有必要跟他们两人一样的,没人会怪你。”单子朝看着这个房间里的最后一个男子,很“善意”的提醒。萧旭琮拿着滴血的匕首,又往前走了一步。

  “天哥,是天哥。”男子看到萧旭琮的表情和动作,单子朝的话一直盘旋在耳边,忍不住看向同伴的尸体,刚才萧旭琮的那股子冷血的样子,根本就是杀人不眨眼。是的,他怕了,他还不想死......“哪个天哥?”萧旭琮显然来了兴趣。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叫天。”男子额头上全是汗,“我们是在广州认识的,那会我被高利贷追债,是天哥救了我,还帮我还债,然后我就跟着他了,有一次他喝醉了,无意中说起他原先在zj市杀了一个警察,被他的大哥藏到广州了,事后他没有说什么,我们也都没再问,我们都是被天哥救了的人,这些年也都替他办事,这一次他让我们来盯着你,没想到全折了。”男子索性什么都说了,一点没有保留。

  “他现在在哪?他的手机号给我!”萧旭琮的脸色铁青,他或许已经知道了什么,只是在验证自己的猜测。

  “他在欢乐时代KTV,手机号......”

  “做掉他。”萧旭琮冲着单子朝挥了挥手,快步走了出去。

  “他已经说了,为什么还要做掉他?”萧旭琮前脚刚走,单子朝后脚跟了上去。

  “出卖自己兄弟的人,必须得死!”萧旭琮话音刚落,两人同时沉默,他们想到了曾经的兄弟,宝儿,他们三个,是铁三角,一起共事了十多年的人,忽然间少了一个人,谁的心里都不好受......欢乐时代KYT,杨盼办公室:“怎么办?到现在都还没有动静?”陈煜天急了,都是跟了他好多年的人,说没就没了,不急才怪。

  那个人刚要说话的时候,陈煜天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本地号码,陈煜天犹豫了一下,接了起来。

  “喂。”陈煜天很谨慎的说道,他认为萧旭琮已经发现他了,所以才给他打电话求证。

  “先生您好,我司新推出保险业务......”另一端传来一个很甜美的女声,陈煜天瞬间懵逼。

  “这还有卖保险的?”

  “算了,不管他了,我给他打电话。”那个人也是一头雾水,这个卖保险的电话打得太不是时候,却又好像刚在点上,是在暗示他什么吗?

  “把人放了。”那个人说的很直接,语气也是不容置疑的。

  “你让我放我就放?我凭什么听你的?”萧旭琮楞了一下,显然没想到他会说的这么直接。

  "酷,匠&网正$#版首'9发

  “我能让你们彻底从zj市消失!”

  “你吹呢你?你要有那本事,就不会从窗帘后面窝着了,真当我还是以前那个做事不动脑子的萧旭琮?宝儿的事咱慢慢算,只要我不死,你就别想着过踏实!人,我都留下了,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我还不伺候了!”萧旭琮异常暴躁的挂断电话,跟了那个人那么些年,对他还是很了解的,他的手里,有他们这些人的把柄是很正常的。

  “你太暴躁了。”单子朝显然也听到了那个人的话,但他比萧旭琮理智的多。

  “又来了。”萧旭琮无语的看了眼手上的手机,他不明白那个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小葱啊,你说谁的身边没有几双眼睛盯着?你总不能都给人蒙上吧?咱们相互体谅一下。”那个人的语气稍稍有些软,也不像刚才那么生硬了。

  “你随意好了,你的人,我已经埋了,你要是想跟我天哥一样的话你就把我的眼睛蒙上,不过我好心提醒你一句,天哥有我大哥在后面撑着,你,要越过我大哥才能走,你自己掂量着来。”萧旭琮直接把手机摔到沙发上,嘴里不断的咒骂着,那个人确实也是把他逼到了绝路。但他有一点没有说错,盯在那个人身边的人,都是许昌派去的警察,那个人不敢动,要是动了警察,他的关系也保不了他,毕竟那是国家机关的人,许昌要在中间稍微用点力,他和他的关系必须得吃枪子儿,所以他的顾虑也很大。

  陈煜天当初闹得动静那么大,也幸亏是前些年,治安比现在混乱的多,许昌正是最得意的时候,是局长眼前的大红人,所以他在暗中偷偷的运作了一下,陈煜天就被送走了。现在的时代,已经不比以前,就拿王泽王科叔侄二人来说,犯罪证据被人录下来发到网上,直接被带走,手底下的人也被警察打散了,都没有反抗的余地,面对他们的,将是法律的制裁。

  萧旭琮刚想坐下,沙发上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操,没完了还!”萧旭琮整个人都是很暴躁的,但当他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直接呆在原地。

  “怎么了你这是?谁的电话啊,能把你吓成这样?”单子朝打趣的看着萧旭琮,接过他的手机看到来电显示也愣住了:囡囡!

  “阿琮,救我,我不想死!”刚一接通,薛囡囡哭喊着说道。

  薛囡囡这么一说,萧旭琮也慌了神了,抓起衣服就往外跑,连话都没回。单子朝还是很理智的,他死死地拉住萧旭琮,不让他走。很简单,薛囡囡是被萧旭琮赶走的,这时候她给他打电话,只有两种可能:一报仇,二是真的遇到危险了。否则她也不会给萧旭琮打电话,总不能是为了再跟他谈情说爱吧?如果她真的遇到危险,萧旭琮去了也没用,说不定那些人就是冲着萧旭琮去的,这样反而会害了他们两个人;如果她是要报仇,那萧旭琮就更是死路一条了。不管是哪种可能,萧旭琮都会有危险,所以他不会让萧旭琮去冒这个险。薛囡囡,夹着萧旭琮,他叫她一声嫂子,没有萧旭琮,他认得她是谁?就算是死了,又跟他何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